梦远书城 > 晓叁 > 记忆缺了角 >
十五


  尽管强烈怀疑,她还是开口确认,“是你找我?”

  以为他来意不善的卉敏,怎么也没有料到他一开口就是道歉。

  “之前的事很抱歉,是我个人的误会。”

  静了半晌,她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挤出一句,“……算了。”毕竟也不是多么严重的事。

  清楚自己之前的失礼,毕崇琰对于她如此轻易便原谅自己不无意外,尤其是对她没有认出自己是当年的那个男生。

  不过他也无意再为之解释什么,直接进入主题,“程小姐认识住在复兴国宅的刘太太吧?”

  卉敏先是感到奇怪,跟着才迟疑的问:“有什么事吗?”

  “她是我的当事人。”

  “当事人?”她很意外听到毕崇琰这么说。

  “刘太太的事情你应该知道吧?”

  “是她先生被杀的事吗?”

  “对,目前的案情对刘太太很不乐观。”

  卉敏听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她虽然同情刘太太,但在案情没有查清楚之前,也无法为她辩驳什么。

  毕崇琰话锋一转,“不过你的证词也许能替她洗脱嫌疑。”

  “我?!”卉敏掩不住诧异。

  “刘太太说案发当天曾跟你通过电话。”

  “对。”那天的事她还有印象,只是不明白自己能帮上什么忙。

  “是你主动打的电话?”

  “对,因为刘先生长期对刘太太施暴,所以我那天才会打电话过去关心刘太太的情况。”事关一个人的清白,卉敏回答得很小心。

  “还记得通电话的时间吗?”

  “差不多是下午快四点的时候,到六点半左右才挂电话。”

  “那就对了。”刘家的电话并没有来电转接到手机的功能,这样一来就能证明那段时间刘太太确实不曾出门。

  卉敏虽然不清楚什么对了,不过听毕崇琰的语气,自己显然是帮上了忙,心里多少也替刘太太感到开心。

  “只要你向检察官说明,应该就能洗脱刘太太的嫌疑,这也是我今天过来找你的目的。”

  说明、目的?

  她这才明白,毕崇琰原来是为了这件事过来,她还在奇怪他怎么会特地来道歉。

  这样一想,她忍不住要怀疑,他该不是因为要请自己帮忙才开口道歉的吧?

  只是看着毕崇琰正直的神情,卉敏又觉得他不是这种人,或许是因为心底始终对他存有好感的关系吧!

  因此,对于他的道歉她仍是欣然接受。

  当他们离开法院时,外头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今天谢谢你的帮忙。”毕崇琰道。

  “哪里,其实也没什么。”

  他取出车钥匙,友善的说:“我送你回去。”

  卉敏直觉婉拒。“不用麻烦了,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毕竟先前的误会才刚解开,多少仍有些尴尬。

  但在毕崇琰的坚持下,她最后还是同意由他接送。

  不过他并没有直接送她回去,而是先带她去吃晚餐。

  当休旅车在一间餐厅门口停下来时,她对一旁的毕崇琰说道:“其实真的不需要这么麻烦。”她能理解他是为了要答谢自己的帮忙。

  不想让她有负担,他体贴的说:“就算没有跟你在一起,我也需要吃饭。”

  跟毕崇琰一块吃饭是卉敏没有想过的事,当两人一块在餐厅里坐下来时,她心里无可避免有丝欣喜。

  只是为免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她将注意力专注到刘太太的事情上。

  “刘太太应该没事了吧?”她不确定的问。

  “根据你的证词跟通联纪录,应该能让检方采信。”

  卉敏听了才算安心,跟着随口问起,“那我需要像电视上演的那样,上法庭作证吗?”

  “除非是刘太太被起诉。”

  “那就好。”

  “不想上法庭?”

  “一般人应该都不想吧!”她直觉回道。

  “看来我不能算是一般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