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盐妻发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一


  蔡保尽颔首下令,“传本府命令,去将官成彰带来。”不过这一来一往尚需大半日,因此此案只能隔日再审。

  审问结束,围观百姓纷纷散去,左之镇的三名好友向两人问过好之后,也先行离去。

  文咏菁来到石檀明面前,感激地道:“多谢石大夫,要是你没赶来,我这罪可就坐实了。”

  石檀明笑道:“这要多亏夫人当初心善,毫不吝惜将那味药材相告,才有今日的善报。”

  文咏菁与他再叙了几句话,石檀明便被蔡保鑫差人来请走。

  左之镇牵着文咏菁坐上了等候在外头的马车,透过车帘,她还能听见百姓们在谈论刚才的案子——

  “这就是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官兰兰不顾姊妹之情诬告妹妹,这下尝到了恶果。”

  “没错,左夫人做了好事,所以老天有眼派了石大夫来救她。”

  “不过话说这官老爷为何要让左夫人的生母来诬陷自个儿的女儿,这是何故啊?”

  “官老爷那人眼里一向只有钱,哪会顾惜什么父女之情,他生的那些女儿全都是用来攀附权贵用的。前年他为了攀上桂王,也不顾桂王生性残虐,常将自个儿的女人给生生虐死之事,竟主动将一个女儿献给他去糟蹋,结果可不活活被桂王给虐死了。之后桂王给了官老爷一笔银,让他可乐的呢,哪里在乎死去的是他的女儿。”

  马车渐行渐远,文咏菁被左之镇抱在怀里,两人好半晌都没说话,只想紧紧的偎靠在一起。

  片刻后,文咏菁嗅到自己身上散发出来的体味,赧然的推开他。“我好几天都没洗澡,很臭,等回去全身上下刷干净你再抱啦。”

  左之镇再将她拉回怀里。“你再臭也是我的娘子,这阵子辛苦你了。”分开这段日子,好不容易能再这样搂着她,他压根不在乎她身上的异味。

  既然他不在意,她也没再挣扎,任由他抱着。“我知道你也很辛苦,为了救我,来回奔波,谢谢你。”让她意外的是,他竟然想到要将石大夫给请来,不禁好奇的问道:“你怎么会想到要请石大夫来作证?”

  “说起来,这事真要多谢元照,是他那日提醒我,除了庄子里的下人,还有谁能证明你的清白,我才想到石大夫。”其实他也可以找林家的人来作证,只是林家较远,一来一往太耗费时间。

  先前他也嘱咐过凤儿去找来当初那名喜婆,可她八成已被收买,坚持不肯作证。

  “下次见到他,我再好好谢谢他。”对她有恩之人,她都不会忘记。

  两人别后重逢,有说不完的话、诉不完的情。

  回到庄子后,文咏菁彻底将自己从头到脚刷洗干净,在吃了一顿饱饭后,与左之镇双双滚到床榻去。

  遭受了这场无妄之灾,两人用身子互相抚慰着这些日子来所受的苦。

  他狂烈的索要着她,她也热切的迎合着他,仿佛恨不得与他融合在一起,以后再也不分开。

  在这一刻她的心灵和身子再也毫无保留,完完全全的让他占有。

  官成彰被拘来公堂,左之镇与文咏菁也被请来了,看热闹的民众也聚集而来,想要看看事情会怎么发展。

  “草民是一时糊涂,听信了小女兰兰的话,误以为真是善善使了卑鄙手段,才害得她被迫嫁给林秀才,草民才让小妾来指证她,求大人明查,草民原先真是不知情。”官成彰将事情全推给了女儿。

  左之镇的眼里闪过一道寒芒,冷冷一笑道:“蔡大人,我昨日遇到一人,他说有关于官成彰之事,想求见大人亲自上禀。”那人是他昨天带着石大夫赶回来时所遇上,他是特地等在官府外头拦下他。

  “是何人?此刻在何处?”蔡保鑫昨日见了石檀明之后,听他对左之镇的夫人极是推崇,连带的看左之镇也顺眼起来。

  “他人就在外头,至于他是何人,还请蔡大人亲自查问便知。”

  “带他进来。”蔡保鑫下令。

  一名五、六十岁的老者被带上公堂,他瘸了一条腿,拄着拐杖,走得一跛一跛的,跪在堂下。

  “堂下所跪何人?”

  “小人原是在官老爷府里头做事,后因不愿将女儿献给官老爷为妾,惹怒了官老爷,被杖打到残了一腿,给赶出了官家。”

  蔡保鑫询问:“你有何事要禀告本府?”

  “大人容禀,小人被打残后无法再干活,只能以行乞为生,前阵子有一日,小人行乞到乐平侯府附近,偶然间见到官老爷和已出嫁的六小姐从侯府内走出来,官老爷脸上还笑得乐呵呵的,通常官老爷只有在得了银子才会那样笑。小人因腿被打残,对官老爷心有怨恨,但小人身分低微,又不能如何,只得退到一旁避让,却听见官老爷正对与他同行的六小姐说了几句话,当时小人心里很震惊。”

  “他们说了什么话?”蔡保鑫好奇的问。

  老者将当时官家父女俩的对话如实转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