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盐妻发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


  李姨娘跪伏在地上,结结巴巴道:“民妇来此是为证、证明当初六小姐确实是遭、遭到八小姐下药迷昏,八小姐贪慕虚荣,认为左、左三爷身分较高,心生歹念,想顶替六小姐嫁、嫁给他,还、还偷了我的首饰和、和银两,拿去给六、六小姐的那两个婢女,买通她们帮忙。”

  这番话她背了好几日,说得坑坑巴巴的,但总算说完了,不是她没良心到不顾母女之情诬控女儿,这回她也是迫不得已。

  官兰兰随即高声说道:“大人,就连她的亲生母亲都这么说了,若非事实,李姨娘又岂会出面作证来害亲生女儿呢?”

  这话一出,原先听了左之镇和文咏菁的辩解而有所动摇的民众,又纷纷相信了官兰兰所言,她亲生母亲都出面作证,那件事八成就是真的了。

  文咏菁一见到李姨娘就有些惊讶了,在听完她所说,更是不敢置信的瞪圆了眼睛,这世界上竟有这样的母亲,她居然颠倒是非,撒谎帮助外人来陷害自己的女儿。

  左之镇眼神冷如寒冰的望向李姨娘,身为人母,这女人简直令人发指,他决定今日过后,就让娘子断绝和官家所有的一切。

  蔡保鑫重拍惊堂木,沉声喝道:“官善善,你还有何话可说?”

  文咏菁冷冷地道:“我只能说,我这辈子看过不少为人母的,但没见过像她这么丧心病狂的母亲。”

  蔡保鑫怒斥,“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你如此咒骂自己的生母,岂是身为人子所该做,由此可见你品性确实不端,本官判你……”

  就在他要宣判时,左之镇出声阻止,“慢着,蔡大人请稍候,我也有人证可以证明我家娘子所言非虚。”

  话说到一半被打断,蔡保鑫甚是不悦,口气也变得不太好。“你还有什么证人?”

  “请大人传唤便可知。”

  “传证人。”

  一名三、四十岁的男子从容的走进来,他撩起衣摆跪下。“草民石檀明见过大人。”

  蔡保鑫在看清他的容貌之后吃了一惊,急忙下堂,亲自扶起他。“这不是石大夫吗?您怎么会来这里?”

  石大夫行医多年,救人无数,三个月前他母亲生病奄奄一息之际,也是多亏石大夫妙手回春才能痊愈,因此他对这位医术精湛的大夫很是敬重。

  “草民来此是为左三爷与左夫人作证。”石檀明不卑不亢的答道。

  “你是来替他们作证?”蔡保鑫面露讶色。

  “没错,草民是来证明当初左夫人嫁给左三爷时,确实中了迷药昏迷不醒。”

  石檀明将事情的经过一并说了出来,“当初左三爷生病时,便是由草民诊治,很惭愧,那时草民一直无法治好左三爷的病。左三爷在成亲翌日,便被其兄长赶出侯府,迁到城郊的庄子,那时左三爷见其新婚夫人一直昏迷不醒,故而曾请草民前去诊治。”

  石檀明医术高明,且常为穷苦的百姓施药义诊,在民间有极高的声望,故而他这番话一出口,就让围观的百姓以及蔡保鑫都很惊讶。

  石檀明接着又道:“说起来,草民能治好蔡老夫人,还得感谢左夫人。”

  “这是何故?”蔡保鑫讶异的问。

  “那味治好蔡老夫人的药材,正是左夫人所发现,她就是用此药治好左三爷的病,还不吝惜的将此药所在之地告之草民,因此令很多同样染了疟症之人得到了医治。故而草民在两日前听左三爷说,左夫人含冤被告之事,便随左三爷匆匆从宁水城赶回来。”

  近两个月来,宁水城有不少人感染疟症,他特地前去诊治。

  此话一出,百姓们顿时一阵哗然,纷纷对官善善改变了看法,原本唾骂她的人也改口骂起官兰兰。

  蔡保鑫对他说道:“石大夫辛苦了,请在一旁稍候。”他走回堂上,用力一拍惊堂木,沉声宣判,“官兰兰状告官善善毁人姻缘一案,本府在此宣判官善善无罪开释,至于原告官兰兰因恶意诬告官善善,本官判其五年罚刑,另,一干出面做伪证之人,一并处以三年罚刑。”

  他一判完,百姓纷纷欢呼撃掌叫好——

  “好啊,这重恶毒的人就该将她抓去关起来!”

  “她简直不是人,竟然如此诬告自己的妹妹!”

  “她那个生母才真是丧心病狂,竟然帮着外人来诬陷自己的亲生女儿,这还是不是人哪!”

  “怎么会有这种没良心的母亲,人家都说虎毒不食子,她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官兰兰万般不甘心的大声喊冤,“大人,民妇没有诬告她,是她毁了民妇的姻缘、抢了民妇的丈夫,全都是因为她民妇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您应该判她有罪,不该判民妇!”

  蔡保鑫怒斥,“公堂之上不得咆哮。你之所为已被石大夫揭露,还想狡言饰过,诬陷他人,简直不知悔改,本府判你多关一年,令你在牢里好好思过反省。”

  李姨娘也吓坏了,惊慌的磕头求饶。“大人,民妇是受了我老家爷的指使才上堂作证,请大人饶命、大人饶命!”

  秀雅与瑶琳也同时出声,“小人也是受了六小姐的威胁才不得不做伪证,小人知错,求大人开恩!”

  官兰兰凶恶的怒瞪三人。“你们现在想改口已经来不及了,咱们可是一条船上的人。”

  “住口!官兰兰,公堂之上不得放肆,来人,将所有犯人押下去。”蔡保鑫下令。

  衙役们上前将一干犯人押走,官兰兰还一路不停狰狞咒骂。

  官兰兰被押走后,左之镇出声说道:“蔡大人,方才听李姨娘所言,此事还牵涉到官成彰,还请蔡大人勿枉勿纵。”所有诬告他家娘子的人,他都没打算放过。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