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盐妻发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九


  蔡保尽一拍惊堂木。“来人,将原告带进来与她对质。”

  官兰兰被带进来时,先是恶狠狠的剜她一眼,脸上闪过一抹得意之色,这才跪到她左侧。“民妇官兰兰拜见大人。”

  “官兰兰,你状告官善善用卑劣手段抢你丈夫、坏你姻缘,你可有何证据?”

  “民妇有证人为证。”官兰兰飞快答道,胸有成竹。

  “证人在何处?”

  “在外面。”

  “来人,带证人进来。”

  坐在一旁记录案情的师爷,让衙役从侧门将证人带入,侧门是提供案情相关人员进出之处。

  衙役很快带进来两人,两人跪在堂下,蔡保鑫依例盘问两人的身分。

  “小人原是六小姐的丫鬟,名叫瑶琳,在六小姐出嫁前两日,八小姐来找小人,并许了小人好处,要小人帮助她迷昏六小姐,好让她顶替六小姐嫁给左三爷,小人一时财迷心窍,答应了她,在六小姐出嫁当日,暗中在六小姐的茶水中下了迷药,迷昏六小姐。”

  跪在她旁边的秀雅也连忙附和,“小人也是如此。”

  她们两人早在被官兰兰找来做证之时,已套好了话,主要的应答则都交由性子较沉稳的瑶琳负责。

  “你们两人说谎,事情根本不是这样!”文咏菁激动的怒斥。

  蔡保鑫斥道:“肃静,本官没有问你话。”

  瑶琳接着说道:“禀大老爷,做下这种事,小人早已深感后悔,前阵子便离开了八小姐,后来遇到六小姐时向她坦白招供了一切,六小姐为人宽厚,原谅了我们,为了报恩和赎罪,我们才会特地前来指证八小姐的犯行。”

  两人确实是在前阵子与官兰兰相遇,那时官兰兰很是落魄,住在一间小破屋里,之后没多久,她们和她碰头,她还给了她们一笔银子,要她们帮忙作证指控官善善。

  她们原本就对被赶出来之事心存怨恨,见有好处拿,自然一口答应。

  蔡保鑫看向文咏菁。“官善善,你有何话要辩解?”

  文咏菁努力抑下胸口的愤怒,有条不紊的说道:“当时三爷病得很重,看了好几个大夫都没能治好他的病,官兰兰担心嫁过去便要守寡,才会想与我对换身分,我不答应,她便与她那两个丫鬟在出嫁那日对我下药,在迷昏我后将我送上侯府的花轿,我被抬进乐平侯府时,人还是昏迷不醒的,直到两日后才清醒过来。”

  听见她的说词刚好与官兰兰等人截然相反,围观的百姓不禁交头接耳,议论起来。

  蔡保鑫也若有所思。“你所说可有证据?”

  “我……”

  她正要开口,外头传来一道浑厚有力的嗓音——

  “我就是人证。”才刚赶回来的左之镇排开众人,大步走了进来,来到堂前,他仰起下颚说道:“蔡大人,我是当事人,我可以证明官善善所说是真,她嫁给我那夜确实昏迷不醒。”因他四年前曾中过举人,有功名在身,无须朝蔡保鑫跪拜。

  官兰兰连忙出声道:“大人,民妇有话要说。”

  蔡保鑫示意。“你说。”

  官兰兰故作委屈的道:“因官善善无意之中发现左三爷拥有的一块荒地能产盐,左三爷才会包庇于她,为她矫饰掩过,还请大人明查,替民妇作主。”

  蔡保鑫询问左之镇,“官善善发现盐地之事可是真?”左之镇得到盐地之事在玉穗城早已传开,这事他也早有耳闻,但程序上还是得问上一问。

  左之镇答道:“那块盐地确实是我娘子所发现,但我并未包庇她,我方才所言句句属实,且我娘子先前在官家,因是庶女,不得看重,她身边甚至连个服侍的婢女都没有,她哪里还有多余的钱财可以买通官兰兰身边的丫鬟。这两人先前在我府里头因犯了事,被我撵走,遂挟怨报复,与官兰兰勾结,做此伪证,诬告我娘子,还请蔡大人明查。”

  看着努力为自己辩护的丈夫,文咏菁先前所受的那些委屈和不平,全都沉淀了下来,胸口也注入了一股暖意,连带的脸上的愤怒之色也消散不少。

  左之镇接着又道:“而且官兰兰嫁到林家已有数月,若她真是被迷昏的,为何直到现在才提告?”

  官兰兰急忙道:“禀大人,民妇还有人证,可以证明民妇绝无撒谎。”

  蔡保鑫下令,“传人证。”

  一名妇人被带进来,颤巍巍的跪在堂下,她没进过衙门,心里怕得发抖。

  “堂下所跪何人?”蔡保鑫按例询问。

  “民妇是、是官善善的生母。”李姨娘抖着嗓答道。

  蔡保鑫不免有些讶异。“你来公堂所为何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