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盐妻发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她将脸贴上他温暖的胸膛蹭了蹭,可怜兮兮的问道:“我要什么时候才能出去?”

  “我昨天去找过蔡大人,但他坚持尚未提审不能开释,不愿释放你。”

  “那不能请他快点提审吗?”

  “此人刚愎自用,任何人的情面都不顾,坚持要等审完前面那些案子才肯审你的。”救不了娘子出去,左之镇很惭愧。

  文咏菁掩不住满脸失望。“那我不就还得在这里被关一阵子?”

  “是为夫无能。”他低沉的语气流露深深的歉疚。

  瞅见一向心高气傲的他此刻一脸自责,她哪里舍得怪他。“不干你的事,是我倒楣,遇到了官家那样的一家人。”

  “你放心,我会打点好,不让任何狱卒再伤害你。”她这么明理,让他更加内疚,也更憎恨官家人。

  牢头这时揪着两名狱卒走过来。“左三爷,我查到就是这两人擅自对尊夫人用刑。”

  “是谁买通了你们这么做?”左之镇眉头一拧,神色阴鸷的质问。

  较矮的那个狱卒唯唯诺诺的解释,“没、没有人买通我们,小的们是因为尊夫人昨儿个进来时大声喧哗,为了让她安静,才一时鲁养这么做。”

  他们绝不会承认有人贿赂了他们,要他们给这女人苦头吃,但他们也害怕这种事要是让蔡大人得知,别说他们的狱卒工作不保,还会被问罪,因为蔡大人早已严令禁止,在未得他允许前,不许任何人擅自对犯人用刑,为了不在她身上留下伤痕,他们两人才扎她的手指头。

  牢头啐了声,狠狠朝两人各踹去一脚。“你们两个好大的狗胆,胆敢私下对犯人用刑,还想不想活了?!”他这是做给左之镇看的,希望能让他消消气,别把这事闹大,否则让蔡大人知晓,他们就惨了。

  虽然律令禁止擅用私刑,但在监牢里,狱卒收用贿赂,私下虐打囚犯之事仍是禁绝不了,但新上任的蔡大人为官刚正、嫉恶如仇,是绝不允许在他治下发生这种事,狱卒们也多半有所有收敛,偏生这两个不长眼的人竟对左之镇的妻子用刑。

  左之镇可是乐平侯的亲弟弟,虽然外传他与乐平侯兄弟不和,可他的身分仍是摆在那里,现下又得了一块盐地,还拉拢了几位官家少爷同做产盐生意,哪是他们这些人能得罪的。

  左之镇心疼爱妻所遭的罪,哪里肯就这样算了,不过他也没当场发作,准备出去后便要拿此事去责问蔡保鑫,他一向自认清廉公正,他倒要看看对这件事他要怎么解释。

  牢头见他没说什么,以为他没打算再追究,挥挥手就让两人滚了。

  左之镇又与文咏菁再说了会话,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他这次来得匆忙,想赶回去替她拿药以及带些食物、被褥和日常用品过来。

  “蔡大人自诩刚正廉明,结果手下之人却是如此胆大妄为,对犯人擅自用刑,还是说,这是出自蔡大人授意?”左之镇一见到蔡保鑫,立刻厉色质问。

  蔡保鑫脸色难看。“本府从未让人对尊夫人用刑,此事本府自会查明,一旦属实,本府自当重惩。”

  左之镇的主要目的是希望能保自家娘子在牢里的这段期间别再出事,因此听到他这么说,也缓了缓语气,“那就有劳蔡大人,希望我娘子被关押在牢里的期间,可别再有人蓄意伤害她。”

  “这事你自可放心,本府可担保,在提审前绝不会再有人对她用刑。”蔡保鑫板着脸做下承诺。

  他为官刚正,对那些徇私妄法之事一向深恶痛绝,被人当面揭露他治下发生这种事,他哪里能忍受,所以左之镇一离开,他便亲自到牢里查问,在得知确有此事后,严惩了那两名狱卒,他们瞬间成了阶下囚,被关押在牢房里。

  在蔡保鑫亲自交代下,牢头更加不敢怠慢文咏菁,唯恐她掉块肉少根头发,都会惹上一身腥。

  此后文咏菁的牢狱日子就没那么难过了,手指头的伤在抹了左之镇送来的药后也逐渐痊愈。

  连日来左之镇在河阳县与玉穗城之间奔波,却始终找不到官兰兰,也见不到官成彰,两人就像存心躲着他似的。

  他打听到再过几日蔡保鑫就会提审自家娘子的案子,无法得知官家会使出什么手段,他心焦如焚。

  “之镇兄,我看嫂夫人这件案子不太寻常。”这日秦奉与南元照、乔守仪一块过来探望他,三人坐下后秦奉首先说道。

  “秦兄这话是何意?”左之镇深知秦奉的性子不可能无的放矢,会这么说定是察觉到了什么。

  秦奉将手里那柄描绘着红梅的折扇掮了两下,缓缓道:“最近玉穗城里有不少人在谣传,当初嫂夫人为了嫁进侯府,下药迷昏了官兰兰,并买通了官兰兰身边的两名侍婢为她做掩饰,趁机换了花轿。”

  左之镇震怒不已。“岂有此理,这些事全是官兰兰所为,怎么会变成是我家娘子所做?!”

  乔守仪接着说道:“就我听到的流言说,嫂夫人这么做是因为她贪慕虚荣,想嫁进乐平侯府享福。”很明显的这种谣言是有人刻意散播,并有人在暗中推波助澜。

  南元照也道:“这件事的始末咱们三人自是听你提过,可这谣言也不知是由哪儿传出来的,而且早已在玉穗城传开,不少人听闻后,都在唾骂嫂夫人。”换言之,此刻的舆情对她极为不利。

  乔守仪轻敲着椅子扶把,若有所思的道:“我总觉这官家状告嫂夫人,这背后似乎有什么阴谋,否则两姊妹之争,官家有必要闹进官府里头吗?两个女儿皆是出自官家,这岂不是让别人看笑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