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盐妻发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乔守仪询问凤儿,“可知状告你家夫人的是何人?”他面目清雅,身量偏瘦,很有儒生气息。

  凤儿楞了下答道:“奴婢不知,夫人一被抓走,奴婢就赶着来向三爷报讯。”

  说完,她心急的看向自家主子。“三爷,您要快点救出夫人,说夫人抢人丈夫,这压根就是莫须有之事。”

  “我这就去知府走一趟。”左之镇即刻起身,他心里的忧急比起凤儿只多不少。

  “正好我闲着也没事,就陪你一块去吧。”秦奉也跟着站起来。

  乔守仪与南元照也同时起身表示,“我们也一块去。”

  他们之所以同去,纯粹是去图个热闹,毕竟告人抢夺丈夫这事,委实闻所未闻。

  左之镇没心情去揣测三人是怀着什么心思才想要跟去,不过他们都出身不凡,说不定能有所帮助。

  一行人很快赶往府衙,求见知府蔡保鑫。

  左之镇说明来意之后,蔡保鑫神色严肃的答道:“关于状告尊夫人之人,乃是其同胞姊姊官兰兰。”他身量矮小,背微驼,下颚微尖,肤色偏白。

  闻言,左之镇满面怒容,“她这分明是颠倒黑白,当初是她不愿嫁给我这才迷昏了我家娘子,让她顶替她出嫁,如今竟诬告我家娘子!请蔡大人立即将我家娘子释放,将此不分青红皂白的泼妇抓起来问罪。”

  蔡保鑫神色淡然的表示,“本府不能只听你片面之词就将人释放,其中是非曲直,本府还要查清,才能裁夺。”

  左之镇提出要求,“那请蔡大人快开堂审理此案。”他不舍得让娘子被关押在大牢里,只想尽快了结此事,接她回去。

  “你当本府是什么人,府衙又是什么地方?提案问审皆有一定程序,如今还有众多案子排在前头待审,本府要先审查过那些案子,才轮得到审查尊夫人之案。”

  左之镇只好改口道:“既然如此,那请蔡大人先将我娘子放了,待轮到她时,我再带她来前来应讯。”

  蔡保鑫义正辞严的喝斥,“既有人告她,本府自当在查明她无罪之后,才能释放她,这是大炎国律令,本府岂可在未查明她是否有罪前便纵放于她,你这是在渺视大炎国王法吗?”

  他出身贫寒,幼时曾遭受权贵欺辱,因此自为官以来,最是痛恨这些目无法纪之事。为官五年,他公正清廉,断案问案从不问贵贱,博得了极好的名声,深受皇帝赏识,就在半年前,将他从一个地方小知县擢升为这通州辖下最繁华的玉穗城的知府。

  左之镇面容一沉。“本朝律令如山,但法理不外人情,我娘子所犯既不是什么大案,又是无辜受累,你硬要将她关押在牢里,纵使待你审问过后,还她清白,那么她这罪岂不是白受了?”

  蔡保鑫神色严正的答道:“届时若查明她无罪,本府自会还她一个公道,判那诬告之人有罪。还请几位先回去,别再妄图关说本府。”

  “你……”左之镇气得脸色发黑。

  秦奉拽着他劝道:“之镇,既然蔡大人如此说,咱们先回去吧。”

  南元照也好言相劝,“没错,还是先回去吧。”

  乔守仪刻意说道:“要是惹得蔡大人不高兴,嫂子在牢里的日子可就难熬了。”

  听见他的话,蔡保鑫怒驳,“本府岂是这种以公报私之人。”

  秦奉急忙打圆场,“是守仪心直口快说错话了,望蔡大人别见怪,这玉穗城的人谁不知道蔡大人为官刚正不阿,素来不畏强权的压迫,有蔡青天的美誉呢。”

  蔡保鑫这才缓下怒容。

  三人拽着左之镇离开后,来到外头,就见左之镇往监牢而去,看样子是准备去探望他家娘子。

  三人跟上,秦奉先开口道:“蔡保鑫为官素有官声,应当不会刻意为难嫂夫人,你不用担心。”

  乔守仪却道:“他这人说好听点是刚正不阿,说难听点是刚愎自用,尤其厌恶像咱们这样有权有势之人,不论犯了何罪,在判案时常常偏向一般的平民百姓。”

  “当务之急是要想想如何把嫂夫人救出来,冤有头债有主,告状的是嫂夫人的姊姊,之镇,你要不要去打听看看她为何要这么做,知道了原因,届时才好解决。”南元照指出最重要的一点。

  左之镇倏然停下脚步,低头思忖片刻,突朝三人拱手道:“多谢三位相陪,我这就去官家问问。”

  三人一听,心想那牵涉到左、官两家的隐私,他们也不好再同去,纷纷告辞。

  官家位于玉穗城隔邻的河阳县,乘马车往返一趟要花上大半天的功夫。

  左之镇来不及去见文咏菁,便先赶往官家。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