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盐妻发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文咏菁笑道:“相公跟我提过了,等他回来后用过元宵,就带我一块进城看烟花。”她接着对几人说道:“你们若要去,可跟我们一块儿进城。”

  厨娘赵婆已是五十几岁都当祖母的人,对这没兴趣,摆摆手道:“我老婆子就不去了,你们年轻人去吧。”

  凤儿与两名婢女互看一眼,一起点头。“那就劳烦夫人带我们一块进城。”

  “只是顺路而已,到时进了城,你们就放心去玩你们的,我们再约个地方集合就好。”文咏菁有意想让她们玩得痛快一点,若是跟着他们,她们定然无法好好欣赏烟火,不如让她们自由行动,大家都高兴。

  两名婢女闻言很高兴,连忙道谢,“多谢夫人。”

  她们来了几天,夫人一直待她们很和善,不曾骂过她们,府里有什么好吃的,夫人也都会给她们留一份,两人不禁庆幸这是遇上好主子了。

  做下人的无法挑主子,遇上坏的,那可有得受罪,严重一点可能连小命都不保,她们先前在其他的府里头做事,主子虽然也不算坏,但也没多好,她们每日都有做不完的事情,累得不行,因此她们的奴约一满,便马上辞了工,听人牙子说这里在招婢女,这才过来应聘。

  几个人坐在桌前一边包着元宵,一边闲聊着烟花会的事情,十分热络,就在这时,有个家丁慌张的进来通报,“夫人,不好了,有官差上门来说,有人击鼓状告夫人,他们奉大老爷的命,要来抓夫人回去问案。”

  “有人告我?”文咏菁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居然会被告。

  “怎么会这样呢,那官爷是不是弄错了?”凤儿惊诧的问。

  “这事我问过了,没弄错。”

  “先别慌,我去瞧瞧是什么事。”文咏菁把手洗了洗,擦净后,走到堂屋去。

  两个衙役一见到她,便问:“你就是官家八小姐官善善?”

  “没错,请问差大哥,我犯了什么罪?”

  “有人告你使了卑鄙的手段抢人丈夫。”

  “什么?!”她错愕的瞠大眼。

  “没这回事,我家夫人没做过这种事!”跟来的凤儿急忙说道。

  “有没有这回事,跟我们回去,见了青天大老爷自见分晓。”没有一个被抓的人不喊冤的,两个衙役看多了这种人,大手一挥,上前就用手铐拴住文咏菁。

  文咏菁这一去就没再回来,因尚未过堂审问,她就先被关进牢里,等候提审。

  她觉得这一切简直就是无妄之灾,而且事由居然这般荒谬,到底是哪个疯子吃饱撑着,莫名其妙跑来告她?

  牢房就像她以前在电视里看到的那样,简陋到不行,没有床铺没有桌椅,只在角落铺了一些干稻草,另一边角落里的放有一个尿桶。

  且不知是哪一个关在这间牢房的犯人撒了尿没清,透着一股浓浓的尿骚味,熏得她快受不了。

  她嫌地上很脏,不肯坐下,站在靠近铁铸的栅栏前,想着这场牢狱之灾是怎么来的,最后她站得两脚发酸,这才走到那堆干稻草上坐下,托着腮继续寻思。

  说到抢丈夫,她似乎跟某个人有这样的瓜葛,不过不是她抢了别人的,而是别人要来抢她的。

  这么一想,她心里很快过滤出可疑之人——官兰兰。

  这女人的节操不会这样毫无下限,颠倒黑白到这种程度吧?明明是她自己想抢她的丈夫,还敢诬告她!

  想到她那日来找她时那嚣张的嘴脸,文咏菁越发觉得这个女人可能真的做得出这种事。

  这么一想,她火大的爬起来,走到铁栅栏前,大声的朝外头咆哮,“官兰兰,你有种给我滚出来!你也太厚颜无耻了,抢不到别人的丈夫,还有脸反过来诬告我!”

  她的话没有引来官兰兰,倒是把狱卒给招来了,狱卒恶狠狠高举手里的鞭子朝她挥来,大声喝斥,“闭嘴!再吵闹有你好受。”

  文咏菁急忙退开,恼怒的瞪着那名狱卒,但也知道再说下去讨不到什么好,只好悻悻的坐回干稻草上。

  凤儿应该去告诉左之镇她被抓了的事,她相信他一定会想办法救她出去,现在说不定已经朝这里赶来,这么一想,她被关进来时的不安和愤怒,渐渐平息下来。

  然而她才平静不久,便有两名狱卒过来,强行将她拉了出去。

  “你们要做什么?”文咏菁察觉到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恶意,满脸惊疑。

  高痩的狱卒嘿嘿狞笑。“对于刁猾顽劣的犯人,咱们要不教得他乖顺一点,这牢里还能安宁吗?你方才喧闹不休,咱们兄弟是来教你一些规矩的。”

  左之镇正与秦奉、南元照、乔守仪在客栈里头商量盐井开始产盐之后要如何贩售等问题。

  “三爷、三爷,不好了,夫人被抓了!”三爷先前提过,今日要在这间客栈谈事情,凤儿一赶来,就问了小二三爷所在之处,便直奔这间包间而来。

  “夫人被抓?!这是怎么回事?!”左之镇愕问。

  坐在一旁的秦奉见她跑得气喘吁吁,温声道:“你别着急,有话慢慢说。”

  他面容俊秀,风流倜傥,手里惯爱拿着柄扇子,即使大冬天里也有事没事就掮两下,以彰显自己的风雅。

  “先前有两个官爷来府里,说是有人状告夫人以卑鄙的手段抢人丈夫,被拘到官府里去了。”

  闻言,坐在另一侧的南元照玩味的睇向左之镇。“这事倒新鲜,我长这么大,还没听过有人这么告人的。”他身量壮硕,为人豪爽,不拘小节。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