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盐妻发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他再怎么疼兰兰,也只不过是把她当做他用来攀附权贵和谋财的工具罢了,至少现在他还有个女儿嫁给左之镇,如能换个人利用,倒也是有好处。

  “没错。”左之镇老实道。这事瞒不了人,也没什么好瞒的。

  “那何时才能开始采盐?”

  “估计还要半年左右。”

  官成彰脸上堆笑,讨好的道:“届时采的盐能不能给我留一些?”每个盐商都能赚得满钵满盆,他当然也想成为其中之一。

  “岳父,这事并非我能作主,这笔生意还有其他友人加入,我得问问他们的意思。”左之镇也不喜官成彰,要不是娘子占了官善善的身子,他明面上是他的岳父,他早就一口回绝。

  “你当初要找人,怎么不找我呢?”官成彰很是扼腕。

  左之镇没有回答,只道:“我找来的人有通州盐铁司的公子秦奉,巡抚大人的弟弟乔守仪,和武卫将军的妻弟南元照,盐引能这么快批下来,全是他们的功劳。”言下之意是,跟他们这几人相比,他算老几?

  官成彰讪讪的笑了笑。“有他们帮忙,事情办起来倒是快很多,之镇真是交游广阔,连这样的贵人都认识。”

  左之镇之所以结识他们,是因为曾与他们在书院里读过几年书,算是同窗,但这个官成彰没有必要知道。

  “岳父所提的事,等盐开采出来,我再同他们说说吧,要是他们答应,就给岳父留一些。”他话都已说到这分上,官成彰要是再不走,他就要下逐客令了。

  见他面露不耐,官成彰心里也有个底了,假意慈祥的叮咛女儿几句,便识趣的告辞。

  送走他,文咏菁看向左之镇,苦笑道:“官家一家人真是不知让该人怎么说才好。”

  左之镇回道:“官家的人若是再来,你要是不想见就别见,省得徒惹不快。”

  她点头,不禁有些感慨,“官善善也真倒楣,有这样的家人,她以前一定过得很辛苦。”

  “以后他们要是再敢来招惹你,赶出去就是,不行,府里的下人不够,我让凤儿再多招一些人进来,到时官家的人再上门来闹,我就让他们拿着棍子把他们给轰出去。”

  文咏菁被他逗得眉开眼笑,亲密的挽着他手臂道:“我刚才那个爹说的没错,我真是嫁了一个好丈夫呢!”

  看来善有善报这句话确实没说错,她能遇上他并与他相爱,不就是她前世救了人得来的福报吗?

  “可不是,你知道就好。”左之镇骄傲的仰起下颚,看着她脸上灿烂的笑靥,他的眸里溢满了对她的宠爱,要是一生一世都能与她这么相伴,了无遗憾。

  在文咏菁与左之镇欢欢喜喜过着日子时,官兰兰却满心妒恨,恨得夜不能寝、食不知味。

  她自从离开林家之后,就没打算再回去,前几日她去找官善善想换回身分未果后,就回到娘家,先是找了李姨娘,许了她好处,让她去劝服官善善,同样也没有好结果。

  她气坏了,不敢相信以前怯懦的官善善竟然连李姨娘的话都敢违抗。

  最后她只好找上自个儿的母亲,并向母亲坦白一切。

  两个女儿出嫁后却都没有回门,官夫人感到奇怪,便分别派人去打听,怎知派去的下人到了侯府却不得其门而入,不过侯府是大户人家,她也没身分置喙什么,怎知派去林家的人也被挡在门外,如今听到女儿这么说,她这才知道发生了这么多事。

  官夫人虽然惊讶于女儿的任性妄为,但最后到底心疼女儿,母女俩商量后,遂由官夫人出面向老爷道出这件事。

  官成彰生气是免不了的,把女儿狠狠骂了一顿,但得知她仍未与林秀才洞房,遂答应要帮她讨回身分。

  可是官兰兰哪里知道,好不容易联合娘请了爹出马,去了一趟左之镇住的庄子,爹回来之后竟将她赶出了娘家。

  你要嘛就老老实实回去林家守寡,要是不肯回去,青牛巷那里有间小屋,你去住那儿,别再踏进官家大门,免得晦气。

  说到底,官成彰还是受了左之镇的那番话影响,也觉得女儿一嫁去林家,丈夫拜完堂就死了,是她带煞所致,不想她影响娘家的运势。

  官兰兰不愿意回林家,无奈之下,只得勉强窝在这间简陋的破房子,她越想越恨,觉得她沦落到这种地步,全是官善善造成的,既然如此,官善善也休想好过。

  后来她又再去找官善善理论,怎料这次人才刚到门前,就被两名家丁给撵走了。

  她满怀怨恨却无处发泄,艳丽的脸孔都扭曲了起来,就在她在街上随意乱晃时,有人找上了她。

  很快的,庄子就再多添了六个人,四名年轻家丁和两名婢女,左之镇也给了两个老仆人一大笔银子,让他们回家养老。

  这日是上元节,用完午膳后,文咏菁坐在厨房里的一张圆桌前,与凤儿、厨娘和新招进来的两名婢女一块包元宵。

  “每年元月十五,玉穗城皆会举办烟花会,时辰是在酉时初,那烟花极是漂亮,夫人可要同三爷进城去看看?”凤儿包好了一颗元宵,抬头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