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盐妻发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天不从人愿,没隔两天,官家又有人来了,而且这次是官家老爷官成彰,也就是官善善的父亲。

  左之镇亲自出面接见,因为官成彰一来,指名就是要找他。

  猜到事情八成与自己有关,文咏菁此刻也坐在堂屋里,她倒要看看官善善的父亲特地过来想做什么。

  官成彰抿了口茶水,笑呵呵的道:“我前几个月押送一批货到北边去,直到过年前才回来,一回来就听说你身子已痊愈,真是再高兴不过了。”

  他身量魁梧,方头大耳,肤色黝黑,所幸生下的几个女儿都像他的那些娇妻美妾,个个如花似玉。

  左之镇客套的回道:“没先去向岳父拜年,倒让岳父先来了,是小婿失礼。”

  “无妨、无妨,看你身子如此健朗,我比什么都高兴哪。”官成彰豪迈大笑,笑完,他慈爱的睇向女儿。“看来你嫁给之镇后,过得很好,这样我就安心了。”

  文咏菁只是淡淡瞥了他一眼,没有回应,她对他没什么好感。

  左之镇委实不耐烦再应酬他,索性直接问道:“不知岳父今日过来可有什么事?”

  “只是小事,主要是过来探望你们。”官成彰说完,望向女儿,温声道:“我听说日前李姨娘来看望过你了。”但却掩饰不了语气中的试探意味。

  “没错,想必姊姊在出嫁前迷昏我,顶替我嫁去林家的事,爹已经知道了吧?”既然他主动提及,文咏菁干脆开门见山直接说道。

  见她竟当着左之镇的面将这事给抖了出来,官成彰一楞,急忙望向左之镇,却见他脸色如常,并无异样,他心思飞转,已明白女儿定是早将两姊妹在成亲前互换之事告诉他了。

  他定了定神色,叹气道:“爹也是前几日回来才得知这件事,这事兰兰做得不厚道,爹已责备过她,不过她虽顶替你嫁给林秀才,却还没洞房就守了寡,在林家这日子也不好过。”说完,他刻意瞅了左之镇一眼。

  左之镇面无表情,端着茶径自饮着。

  “看来之镇已经知道这件荒唐事了,真是汗颜,这全是我教女无方。”说到这儿,官成彰语气一转,又替女儿缓颊,“不过兰兰这孩子也是一时犯了糊涂,才会做出这种事来。”

  官兰兰不想再回林家,遂跑回娘家,要她娘替她想办法,她娘没辙,最后只好把事情全盘托出,并要他帮女儿讨回左之镇这个丈夫。

  他过来之前盘算过,要是善善不得左之镇的心,倒是可以让兰兰取而代之,可经过方才的观察,左之镇对善善似乎倒也很满意,那么就不能那么做了,不过他很快便又心生一计。

  左之镇放下杯子,话里透着抹嘲讽,“岳父无须道歉,多亏了她做下的这糊涂事,倒是让小婿娶了一个好妻子,说来,我还得感谢她当初的自私与任性妄为。”

  官成彰有些尴尬,可也听出他话里对善善的维护之情,若有所思的看向她。

  “善善,你倒是因祸得福,嫁了个好丈夫。”

  文咏菁在心里腹诽,是左之镇因祸得福娶到了她这个好妻子,可这种话自然不能说给他听,她也不想说,只是沉默的等着看这他还想讲什么。

  见女儿不打算答腔,官成彰只好自顾自的再说:“你同兰兰到底是姊妹,你嫁了她原本该嫁的人,夺了她的福气,爹是想,兰兰还是清白之身,要不,你们两姊妹一起服侍之镇,如此一来,也能互相有个照应。”

  他看出左之镇似乎很疼宠善善,只要善善答应,左之镇八成也不会反对,男人嘛,哪个不想享齐人之福。

  文咏菁受不了的翻了个白眼,这种鬼话他也说得出口,敢情官家专门出厚颜无耻之人吗?

  不过她还来不及开口,左之镇便先出声斥道:“岳父说错了,是小婿沾了娘子的福气,要不是有娘子的照顾,我的病也好不了,只怕早已魂归西天,何况当初是官兰兰不愿嫁我这个将死之人,才让自己的妹妹顶替,如今她自个儿克死了丈夫,却想回头,岳父当我这里是什么地方?!”他心疼自家娘子,所以话说得很刻薄,一点都不留情面。

  “这……”官成彰怔楞住,一时竟想不出话来回答。

  左之镇早就对官兰兰和李姨娘所为相当不满,如今火气一来,一时也收不了脾气。“她克死了自个儿新婚的丈夫,我可不敢收下她,岳父还是自个留着吧,或是再找个男人让她嫁了,希望那男人命够硬,可别再被她给克死了。”

  官成彰终于找回了自个儿的声音,急忙替女儿澄清,“贤婿啊,你可别听旁人胡说,林秀才本来就有病,是因为成亲当日太过欢喜,才会一时激动厥了过去,就这样去了,这事与兰兰无关,她幼时批过命,相士说她天生好命,能嫁个贵夫,还有旺夫运,是林秀才没福气。”

  左之镇俊脸一垮。“看来那相士学艺不精,竟没算到她一嫁人就守了寡,这种相士的话不听也罢。”

  话到此,官成彰终于确定左之镇是铁了心不想收下兰兰,怕再说下去会更引得他不悦,反倒坏事,连忙话题一转,“罢了,咱们不提这事。我听说你得了块盐地,已经开始凿盐井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