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盐妻发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她心肠恶毒?那她和官兰兰不就从头毒到脚,整个人都毒烂了!若不是念在她是官善善的生母,不想让她太难堪,文咏菁真的很想直接把她给轰出去。她觉得官善善摊上这样的母亲,比以前她那个抛弃了他们三姊弟,跟别的男人跑了的老妈还要糟糕。

  她实在不想理会这种人,也无言以对,索性端了杯茶,慢慢啜饮着。

  “你这贱丫头,娘在同你说话,你这是什么态度?简直不孝!”李姨娘破口大骂,站起身冲过来,扬起手就要朝她挥去。

  文咏菁抬起手臂挡住她挥来的手,将另一只手端着的茶杯搁下后,脸色一沉也跟着站起身来,她决定不再客气。

  “当初官兰兰对我下迷药的事,想来你应该也知情吧?你是不是失心疯了,帮着外人迷昏自己的女儿也就算了,现在看女儿的日子好过了一些,又要求女儿把丈夫拱手让人,然后去帮别人守寡,这种没人性的事你也做得出来,我看我根本就不是你的女儿吧。”

  李姨娘厉斥,“你胡说什么,你是从我肚子里爬出来的,当初还把我折腾得差点难产而死。”

  就是因为这样,她一向不喜欢这个女儿,生她时把她折腾得死去活来,结果盼了半天却是生了个赔钱货,所幸两年后她总算生了个儿子,让她得了老爷的看重,才能从一个通房丫头被抬成姨娘。

  李姨娘的口气和眼神就像她跟她有仇似的,哪里像在对待自己的女儿,她实在无法理解她的想法,大过年的被她找上门来乱,她的心情真的非常非常不好。

  “你走吧,回去跟官兰兰说,叫她死心吧,嫁都嫁了,哪还有再换回去的道理,真是可笑!”文咏菁不想再跟她耗下去,说完就想离开。

  李姨娘喝斥,“你给我站住,你不换也得换,这事由不得你作主!”

  女儿出嫁前,她可是收了六小姐一笔银子,帮着她迷昏了死都不肯跟六小姐调换的女儿,这会儿六小姐又找上她,要她帮她换回来,她同样收了六小姐一些首饰,要是没办成这事,那些首饰可要还回去,她哪里舍得。

  文咏菁被气笑了。“由不得我作主,难不成还由你作主?莫非左之镇是你丈夫啊。”官家怎么净出这样的奇葩,一个比一个还不可理喻。

  “你这恶毒的贱丫头,胡说八道什么,你是我生的,我叫你换你就得换!”见迟迟劝不了女儿,又无法再像昔日一样对她打骂,李姨娘的脸色越发狰狞。

  “哼哼,有句话说嫁出去的女儿如泼出去的水,我已经不是官家人了,你少给我来这一套,还有,我听说过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可没听说过出嫁了还得从母。”

  “你这个不孝女!”李姨娘被她给堵得脸色发主目。

  为了让她死心,文咏菁只好把左之镇抬出来。“要不你跟我一块到我相公跟前,咱们一起问问他的意思,若是他同意让我跟官兰兰对调,那我无话可说,如何?”

  一听,李姨娘顿时有些心虚。“你、你……这种事如何能让你相公知道?”

  “为何不能?难道你们以为我相公是瞎了吗?要是官兰兰真要与我换回来,他会认不出我跟她吗?”文咏菁受不了的拍额,她真的无法理解李姨娘与官兰兰究竟是怎么想的,既不想让左之镇知道,又想跟她换回来,她们当左之镇真笨得分不出来吗?还是她们已编造好了一套说词来应付他?

  “这事等你答应之后,兰兰自会同三爷解释清楚。”李姨娘以前是个婢女,身分低微,左之镇则是出身自乐平侯府的少爷,纵使他已成了她的女婿,她也不敢直呼其名。

  文咏菁想来想去,觉得以官兰兰的为人,八成是想拿她当替罪羔羊,把所有事情全都推到她头上。

  她摇头,觉得李姨娘与官兰兰都没药救了,索性开口叫来守在房门外的凤儿,交代道:“凤儿,去请三爷过来,就说我娘有话要同他说。”

  李姨娘吓坏了。“不不不,别去请他,我这就走、这就走。”她也就敢欺压女儿,哪里有胆子对三爷据实以告。

  见她主动说要走,文咏菁也不再坚持要请左之镇过来,其实这会儿左之镇外出,压根就不在。

  让凤儿送她离开后,文咏菁揉揉眉心,虽然没做什么事,可应付一个不讲理的女人,实在很累人。

  她现在只希望官兰兰跟李姨娘能彻底死心,别再异想天开搞什么换妻的把戏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