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盐妻发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她暗自琢磨了几日,觉得左之镇既然没死,那么他的妻子理应是她才对,这才决定找上门,讨回自个儿的身分。

  文咏菁讥讽道:“看来你的脑洞开得不小,有病就要去找大夫,别跑出来乱咬人。”

  官兰兰气坏了。“你说什么?!”

  “我说你疯了,恕我不留。”文咏菁说完,起身就要离开。

  官兰兰恶狠狠的扑上前抓住她,吼道:“我才是左之镇的妻子,你不准霸占我的身分。”

  文咏菁被她给掐痛了,蹙眉扳开她的手,冷着脸驳斥,“这当初可是你弃如敝屣不想要的,如今想要回去,没门!”

  “你不怕我告诉三爷?”官兰兰阴恻恻的威胁。

  自己当初做出了那种事,竟然还有脸威胁她,文咏菁再次确定这女人真是脑子有病。“那你可别忘了对他说,当初你是如何迷昏了我,把我送到侯府去的事。”

  说完,她举步走出去,恰好看到迎面而来的凤儿,便叫她赶快把人送走。

  文咏菁回到房里后,忍不住直叹气,走了一个梅云樱,又来一个官兰兰,这还让不让人好好过年啊?

  左之镇与朋友谈完事情,送对方离开之后,也快步回到寝房。

  “娘子,我听凤儿说来的人是官兰兰。”

  “嗯。”她懒懒的应了声。

  “她来做什么?”

  “她来找我换回身分,说要回来当你的妻子,然后要我去林家守寡。”文咏菁不屑的撇了撇嘴角。

  多亏她早已向他坦白了身分,这会儿面对他时,才能这么轻松。

  左之镇不敢相信,“你说什么,她要同你换回身分?!”

  文咏菁见他一脸惊愕,顿时被逗笑了,原本郁闷的心情稍稍舒缓了些,遂将先前官兰兰所说的话转述给他听。

  听完,他怒极了。“她难道不知道羞耻这两个字要怎么写吗?”

  “估计不知道。”她笑着搭腔。

  左之镇拿出做丈夫的气魄,保证道:“娘子不用怕她,万事都有为夫替你顶着,她要是敢再上门来,为夫就把她轰出去!”

  文咏菁再也忍不住大笑出声,心里剩余的不快也全消散了,她感动的环抱住他的腰,将脸贴上他的胸膛,娇声道:“那就有劳相公了。”

  “这是为夫应当做的,娘子无须客气。”他搂着她,十分欣喜她这般柔顺依靠的模样。

  相公好威武,让文咏菁情不自禁春心荡漾,主动献吻挑逗。

  两人热烈的拥吻着,朝床榻而去。

  不久,衣裳落了一地。

  如今的两人已不复当初的生涩,他熟知她身上每一个能让她酥软的敏感之处,而她亦知晓要怎么做才能让他更加舒畅。

  两人都竭尽所能的取悦彼此,想让对方得到更大的欢愉。

  罗帐里传来阵阵销魂的呻吟,满室旖旎……

  文咏菁不是没想过官兰兰不会轻易死心,心里也有准备她会再来闹,果然,初三这日,官兰兰便找了个帮手过来。

  教她讶异的是,帮手竟然是官善善的亲生母亲,但更让她吃惊的是,官善善的生母此刻所说的话——

  “你本来该嫁的人就是林秀才,如今兰兰要求你换回去也没有错,你就换回去吧,这里本来就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你老老实实的给我去林家。”

  文咏菁满脸狐疑地问道:“你真的是我亲生的娘?”

  “你这孩子说的这是什么话,难道你如今连亲娘都不认了吗?”李姨娘不悦的斥骂。

  她一张瓜子脸,模样标致,在十六岁时就生下官善善,今年不过才三十几岁,可她面对女儿时,眉眼之间却流露出一抹刻薄,也难怪文咏菁会怀疑她不是官善善的生身之母。

  “我不是不认娘,而是你知道你刚才说了什么吗?试问有哪个亲娘会这样子对待自己的女儿,这是后母才会做的事吧。”文咏菁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毫不掩饰目光中的质疑。

  李姨娘愀然变色。“你六姊告诉我你变了,我原本还不相信,这会儿见你连娘都不想认,还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娘不得不相信了。你这孩子才出嫁几个月,心肠怎么变得这么恶毒?”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