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盐妻发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好事被打断,左之镇恋恋不舍地放开她,声音也沉了些,“嗯,你先请他到书房,我这就过去。”

  “是的,另外,外头有个姑娘找夫人。”凤儿接着再说。

  “有人找我?知道是谁吗?”文咏菁问。

  “说是您娘家的人。”

  “娘家?”闻言,她不安的看了左之镇一眼。

  左之镇收回原本要走出去的脚步。“要不我先陪你一块过去。”

  得知她真正的来历后,他暗地里打听了官家的事,得知官善善是庶女,在官家的地位不高,她母亲又偏宠弟弟,十分苛待这个女儿,因此她日子并不好过。

  文咏菁摇头。“不用,你去见秦二爷,我去看看娘家来的人是谁。”

  左之镇仍不放心的叮咛道:“有什么应付不来的事,立刻让人来叫我。”

  她轻点螓首,心里暖暖的,有个能一起承担所有事情的人,感觉真好。

  两人一块出了房门,左之镇往书房而去,文咏菁则走向堂屋。

  来到厅里,她看见一名陌生女子,容貌艳丽,头上插着一支金钗,颈子上戴着一串珠炼,两只手各戴着一只玉镯,身上罩着一件黑色斗篷,里面穿着一袭鹅黄色锦袄。

  对方一见到她,便神色轻鄙,倨傲的命令道:“我有话同你说,你找个方便说话的地方。”

  文咏菁带她到东厢房。“有什么事你说吧。”她径自坐下来,既然对方不客气,她也没有必要给对方好脸色。

  女子对她不敬的神态很不满。“官善善,是谁给了你狗胆,让你这般怠慢我?”

  文咏菁立刻还以颜色。“没人给我狗胆,因为狗胆都长到你身上去了。你有话就快说,若只是想说这些废话,我可不奉陪。”

  官善善性子荏弱,在官家备受欺凌,但她不是官善善,对官家的人也全没好感。

  “好啊,我看你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女子抬起手,就要朝她掮去一耳光。

  文咏菁抓住她的手腕,用力甩开。“你想撒野也得看清楚,这里可不是你的地盘,可以让你为所欲为!”

  “你……”官兰兰踉跄了下,惊愕的看着与以前截然不同的妹妹,她这才发觉她眉目清朗自信,神色之间不再透着怯懦,宛如变了一个人似的,惊讶之下她脱口而出,“你是谁?”

  “我是谁你不知道吗?”文咏菁打量着对方,暗自臆测着这女子是官家的什么人,一来就气焰嚣张的想甩人巴掌。

  官兰兰被她的话给噎了下。“你变得同以前不一样了。”

  “你就当以前那个我已经死了。有什么事就快说吧,我没空闲跟你闲磕牙。”

  “你……”官兰兰恼怒的张口又要骂她,但一抬眼,觑见她冷冽的眼神,不由自主的便把话给吞了回去,待稍微冷静下来后才道:“我来找你是要同你换回身分的。”

  文咏菁立即知晓她的身分,不敢置信的瞪着她。“你疯了吗?当初你用下流的手段迷昏我,顶替了我嫁给林秀才,现在居然还想换回来,你当是在玩游戏吗?!”

  官兰兰蛮横的嗔道:“总之,本来就该是我嫁给左之镇,而你该嫁的是林秀才,你给我换回来就是!”

  随即一念闪过,文咏菁质问,“是不是那个林秀才对你不好?”要不然她怎么会突然跑来,说出这种没脑子的话?

  官兰兰本来不太想说,但思及这件事她早晚也会知道,便道:“在我嫁给他的那天他就暴毙了。”才刚拜完堂连洞房都还没过,林秀才就不知因何原故突然猝死,因此她到现下仍是完璧之身。

  文咏菁难掩讶异的瞪圆了双眼。“他死了?!”她忽然觉得很讽刺,官兰兰先前百般不愿嫁给左之镇,是因为不想守寡,谁知千方百计嫁给林秀才的当天,竟然就成了寡妇。

  官兰兰瞥见她投来的那抹讽刺的眼神,顿时恼羞成怒。“本来是你该嫁给他守这个寡的,现下我要换回来!”

  自打林秀才猝死后,她就被林家的人认为是克夫的不祥之人,没人给她好脸色看,林家所在的松林县,又离玉穗城有两、三日的路程,她一时之间无法得知左之镇的情况,以为妹妹嫁给那个病殃子,日子也不会比她好过,无奈之下也只好隐忍下来。

  可时日一久,她再也忍不下去,准备回娘家时,却听说左之镇因得了一块盐地发家的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