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盐妻发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盐井开凿一事进行得非常顺利,董师傅表示,若没意外的话,明年四、五月就可以开始产盐了。

  这时已是岁末,随着年关将至,文咏菁与下人忙成一团。

  要布置庄子,还要置办年货,现下庄子里的钱是只出不进,文咏菁不得不谨慎计算花销,以免手头所剩的银钱撑不到明年盐井开采就全花光。

  左之镇找来的几个朋友虽都已将各自的分额提交出来,那些银子他也全交由她所管,但那是要支应开凿盐井的各项所需,她并不打算动用,公归公、私归私,得分清楚才行。

  她为左之镇和庄子里头的几个下人各做了一套新衣裳,她自己的则省了,她嫁过来时带来的衣物虽没有很多,但也足够穿了。

  左之镇一办完事回府,就直直往寝房而去,一推开门,看见文咏菁坐在桌前,桌上摊着一本帐薄,旁边还摆着一袋碎银和铜钱,拨着算盘在计算什么,他走上前,亲昵的揽着她的肩问道:“娘子在做什么?”

  “后天就是过年,我问过凤儿一般过年时要发给下人多少赏银才够,正在算这些加起来一共要花多少银子,好事先准备起来。”

  “娘子不用再为这些小钱发愁,想怎么赏就怎么赏。”他大气的从怀里掏出几张银票递给她。

  她讶异的接过那些银票数了数,发现足足有两百五十两,吃惊的问:“你这些钱哪来的?”

  “自然是赚来的。”左之镇得意的扬起嘴角。

  “你是怎么赚的?”文咏菁疑惑的追问。

  “是我光明正大赚来的,你尽管拿去花用。”

  自打她跟他成亲以来,他没能让她过上什么好日子,他一直心存愧疚,今日终于能够拿钱回来,他总算稍稍吐了一口怨气。

  她挑眉,“既然光明正大,为何不能说是怎么赚来的?”

  “我先前与朋友一起做了个小买卖。”

  “是什么买卖?”他越是这样遮遮掩掩,文咏菁就越是好奇。

  “总之就是个小买卖。你拿着这些钱去多添几件衣裳和头面首饰。”他端出做丈夫的威严,坚持不再吐露更多。

  她瞟他一眼,沉默了须臾,才语气幽幽地道:“你说以后不会再有事瞒着我,原来全是骗我的。”

  被她这样一说,左之镇立刻高举白旗,老实的招了,“是做……胭脂水粉的买卖。”

  一个大男人做女人生意有些娘气,他才不肯明说,不过脂胭水粉的生意确实好赚,成本低、利润高,店铺才开张不到一个月,就连本钱都赚回来了,而开店的资本则是他变卖幼时长辈送他的一块上等好玉,以及一对黄金打造的长命锁得来的。

  闻言,瞟了眼他那别扭的表情,文咏菁忍不住笑出声,安抚自家这个爱面子的男人。“这生意做得好,女人的钱最好赚了,为了爱美,个个都很舍得花钱,你是怎么想到的?”

  被她这么一夸赞,左之镇又高兴了起来。“随便想的。”

  人一旦缺钱,很多以前不会做的事也不得不做,盐井那边还指望不上,为了赚钱养一宅子的人,他苦思冥想许久,才想到可以把主意打到胭脂水粉上头。

  后来与一位朋友提起,两人一拍即合,很快就租下一间铺子,找木匠订了货架,装修门面,再找来货源,店不久就开张了,恰逢过年前,姑娘们都会为自己添购些胭脂水粉,好打扮自己,因此店里的生意极好,先前进的货几乎都要售磬了。

  他今天也带了些上等的胭脂水粉回来要送给她。

  “喏,这些都是店里卖的,我特意留了一些给你,你若有空可以打扮打扮。”

  “我不爱在脸上抹这些。”她觉得官善善这张脸已长得不错,皮肤白晰柔滑,眉型漂亮,唇色也粉嫩,不需要化妆就很好看了。

  “留着吧,要是你哪日想打扮时可以用。”左之镇也觉得她不施脂粉已很美,但这可是他的一番心意。

  “好吧,我收下就是。”手上多了他带回来的两百五十两,文咏菁心情很好,不吝惜的给他一个吻,当做奖励。

  他搂住她,正想加深这个吻时,就听凤儿敲了敲房门禀道:“三爷,秦二爷来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