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盐妻发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左之镇审问了两个老仆人以及厨娘与新招的两个小厮后,最后只剩下文咏菁带来的两个陪嫁丫鬟。

  因为这事与文咏菁有关,左之镇遂将她也请了过来,把审问的事交给她。

  文咏菁端坐在堂屋里,冷眼看着一脸惶恐走进来的秀雅与瑶琳。

  方才左之镇告诉她庄子里可能有人去向梅云樱通风报信,她首先怀疑的就是她们,啧,她本来还以为是梅云樱太了解左之镇,才这么会拿捏时间,没想到是出了内奸。

  她也不啰唆,直接质问,“你们两个,究竟是谁将庄子里的事泄露给梅姑娘的?”

  “夫人明察,这事不是奴婢做的。”秀雅与瑶琳异口同声的喊冤。

  左之镇低声交代了凤儿几句话,凤儿悄悄离开。

  “你们老实自首,我可以网开一面,可若你们嘴硬不肯承认,要是被查出来,可就没这么好过了。”

  “夫人,真的不是奴婢做的,奴婢是冤枉的。”

  文咏菁见两人还是坚决否认,一时之间也想不到办法逼她们吐实,严刑逼供什么的对她来说太残忍,又不是什么深仇大恨,没必要。

  瑶琳又道:“夫人,奴婢是您的陪嫁丫鬟,自然是向着您,怎么会向梅姑娘通风报信,求夫人相信奴婢,奴婢绝没有做这种事。”

  秀雅也急忙附和,“就是啊,奴婢又不认识那个梅姑娘,为何要这么做?求三爷和夫人明察。”

  文咏菁看看她们,再觑向左之镇,没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是她们所做,要让她们认罪有点难办。

  左之镇轻拍她的手,安抚道:“是不是她们所做,很快就会知道了。”

  听他的言下之意似乎是能找到什么证据,文咏菁不禁有些好奇,刚想开口询问,就见凤儿快步走进堂屋,将手里的两只荷包递给她。

  “夫人,这是奴婢在秀雅和瑶琳房里找到的。”

  秀雅与瑶琳一看见那两枚塞得鼓鼓的荷包,登时脸色都变了。

  秀雅甚至愤怒的脱口质问,“凤儿,你私自拿我和瑶琳的荷包过来做什么?!”

  这话无疑是承认那两只荷包是她们的,但瑶琳扯着她的衣袖想阻止却已来不及了。

  文咏菁掂了掂手里的荷包,望向她们。“这是你们两人的荷包,看来里头装了不少银子呢。”她当场打开来,将里头的银子全倒到桌案上,算了算,至少都有二、三十两。“我曾听你们提过,你们的月银泰半都得送回家去,这么多银子是怎么得来的?”

  而就她所知,她们两人平时常会去买些胭脂水粉和一些小首饰什么的回来,再加上又要送钱回老家,根本不可能存下这么多钱。

  见自个说错话,露了馅,秀雅急忙解释,“夫人,那些都是奴婢这么多年来辛辛苦苦攒下来的。”

  文咏菁自是不相信她的话,对凤儿交代道:“凤儿,你上梅家去问问梅姑娘,她这段时日都给了她们多少银子,说个数目,再派个人过来,我从这里拿出来还给她,省得教她以为咱们府里头的人都贪财。”

  闻言,秀雅与瑶琳面如死灰。若是凤儿真上梅府去问,那么她们两人向梅小姐通报信而得到打赏之事,便会曝露了。

  明白无法再狡辩下去,瑶琳和秀雅当即跪下磕头。“奴婢知错了,求夫人饶命!”

  文咏菁冷冷的看着两人,她又没有要杀她们,饶什么命,不过罚还是要罚。

  “我最讨厌吃里扒外的人,你们做出这种事,不用再留下来了,凤儿,带她们去收拾收拾,让她们今天就走,至于她们从梅小姐那里拿到的这些不义之财,就全部没收充公当做惩罚。”她只各给她们五两银子,其他的全都没收。

  见事情已毫无转圜,秀雅与瑶琳心怀怨恨的离开。

  处理完两人的事,文咏菁轻吐一口气,感叹的道:“她们从一开始就很不老实,是她们一直求情我才让她们留下,想不到她们会做出这种事来。”

  “把她们赶出去也好,这样一来,关于你的来历也较不会惹人起疑。”左之镇牵着她的手,与她一块走回寝房。

  有他相陪,她忽然觉得秀雅她们背叛的事,也变得无足轻重了,她微笑的靠着他的肩,遥望着挂在天边的月牙儿,不再如初来这里时的茫然,心里是前所有未的安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