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盐妻发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我早就知道她在撒谎。”左之镇特地托人到梅府打听过,退婚之事根本是出自她之意,反倒是她爹劝她别在他落难时落井下石。

  “那你为何没有揭穿她,还在她每次来时这般陪着她?”文咏菁不解。

  “她之所以接近我,是为了那块盐地,加上我的病已痊愈,她有意想与我重续旧情,我没有揭穿她,只是想让她误以为我仍对她有情分。要给予一个人最大的打击,莫过于给他希望,然后再狠狠踩碎。”为了留住她,他不再保留的道出心中打算。

  失而复得,他将她紧紧搂在怀里。

  “以后我再不见她,我与她的情分早在她退婚时就已断得一干二净,不能在我落难时与我共患难的女子,并不值得留恋,只有你才是值得我一心一意对待的人。她要是敢再上门来,你就将她给轰出去,无须再有顾忌。”

  文咏菁哭笑不得,原来她这么多天的醋都白吃了,不过他这么在乎她,也不枉她精心策划离家出走这一招。

  她用这种方法来试探他心里究竟还爱不爱她,不仅对他狠,对自己也很狠,但是与其拖拖拉拉的继续猜疑下去,还不如直接弄明白他的心意。

  这有点像在赌博,牌面开出来之后就一翻两瞪眼。

  让人在快要申时的时候才把信送去,也是她故意安排的,因为他如果还想挽回她,一定会拚了命的赶来。

  且她并不是待在天水客栈里,而是坐在对面一间客栈二楼靠窗的位置,在那里可以把天水客栈的情况尽收眼底,只要他一出现,她就能立刻看见。

  托人把信送出去后,她便紧张的盯着天水客栈,唯恐看漏了任何一个进出的人。

  虽然她离开前带了一百两银子,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心想他如果选择了梅云樱,至少她还能带着银子另寻他处生活,但心底仍怀着一丝丝希望……

  幸好他没有辜负她,终于来了。

  解开误会之后,文咏菁抬起手,用衣袖替他抹去脸上的雨水。“以后你有事情要先跟我说清楚,这样才不会造成误解。”

  左之镇连忙颔首答应,“下次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

  她拉着他往前走,坐上小厮驾来的马车。

  马车其实刚才就到了,本来小厮见到他,便要把车赶过来,是她让他停在原地,自己先过来找他。

  两人身上都湿透了,车里也没衣服可换,可他们丝毫不介意,亲密的抱坐在一块。

  文咏菁搂抱着他的腰,依偎在他胸前,突地想起一件事,问道:“你都娶妻了,梅云樱还想与你复合,难道她肯当小妾吗?”

  左之镇温柔的将她贴粘在颊上的发丝拨到耳后。“以她的性子自然是不肯的。”

  “那她不就得设法让你把我赶走,才能占据正妻之位?”

  怪不得梅云樱在他面前一派柔顺,却又屡次暗中挑衅她,这是故意要引起她的怒气,藉此挑起事端,好让他对她心生厌烦。

  这女人心机真重!

  “她不会有这个机会,我的妻子只有你一个。”

  “那你还要再对付她吗?”此刻仔细想想,文咏菁大约猜得出来,他先前为何要隐瞒她关于梅云樱的事,大概又是面子的问题。

  “你不想见到她,这件事就算了,以后我也不会再见她。”左之镇不愿再因为梅云樱引发她的不快。

  她也不希望他再跟她纠缠下去,附和道:“是没必要再理她,而且要不是因为她退婚,你也不可能娶我,你若是没娶到我,你的病也治不好,所以说起来还得感谢她退了婚,你的病才能痊愈。”因果、因果,有她退婚的因,才有她嫁给他的果。

  有时候一个人做了坏事,却也有可能间接促成好的结果。

  爱妻重回怀中,他的心神渐渐定了下来。“好吧,看在这件事的分上,那就饶了她吧。”

  原本他早已遗忘梅云樱退婚的事,不料她竟又再找上门来,这才让他想起她先前的背弃,尤其她在见到他无恙,手上又有了块盐地后,竟妄想再与他复合,这才激起他愤怒,遂心生一计,想暂时与她虚与委蛇,然后再狠狠报复她。

  可此刻经历了这场风波,他已无心再去报复梅云樱,以前那些事都已不重要,此刻在他心里,最重要的是他的娘子。

  文咏菁拉下他的颈子,吻住他,经过这番小别,两人对彼此的心意又更加深几分。

  她偷偷的想着,一个这么爱装模作样的男人,竟然会失态发狂的在大雨中找她,这样的男人啊,让她如何能不爱呢?

  秀雅与瑶琳暗中将夫人离家出走的消息,透露给梅云樱知道。

  梅云樱一听闻,不顾已入夜,匆匆赶至庄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