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盐妻发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左之镇:

  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不在府里了,这是我考虑了好几天才下的决定。

  我想你一定会认为我是在无理取闹,没事找事吧,可你知不知道我这几夭心里的纠结和挣扎?

  我真的很想相信你对梅小姐已没有感情,可是她天天来找你,你也天天跟她有说有笑,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要是另一个男人天天来找我,我也跟他有说有笑,你会怎么想呢?

  你想必早就暴跳如雷了吧。

  我忍了这么多天,但我实在忍无可忍了,我很想把你狠狠痛骂一顿,更想直接把她轰走,叫她不准再上门来。

  我知道你与她之间有着十几年的感情,而我们才认识不到半年,但是请原谅我的自私,我无法允许丈夫的心里还容纳了另一个人,我要就要全部,只有一半的心我不屑。

  所以我决定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

  我会在天水客栈的包间等你,如果你申时前都没来,我就知道你的意思了,而我也不会再回去,以后我们就各过各的,谁也不要再干涉谁。

  左之镇很快读完后,脸色铁青,他捏着信,朝小厮大吼,“快备车,去天水客栈!”就快申时了,他一定要赶到才行。

  片刻后,他坐上马车,不停的催促赶车的小厮快一点。

  庄子位于玉穗城外,这时有数辆马车在城门口排着队等候入城,左之镇眼见来不及了,索性冒着雨跳下马车,直接跑进城里,心里不停的在呼喊着——

  别走、别走,该死的,我不准你走!

  好不容易终于来到天水客栈外,左之镇已全身湿透、一身狼狈,但他连停下来喘口气都没有,冲进客栈里,抓住一名小二就道:“快带我去包间……”

  “抱歉客官,这会儿包间已全都客满了。”

  “她说在这里等我的,你快带我过去!”他神色激动的抓住了小二的手臂。

  “客官是与人有约吗?不知那位客官贵姓,小的帮您问问是哪一间。”小二见过形形色色的客人,有的客人比他还粗暴,相比起来,这位客官的失态根本不算什么。

  “她姓官,不对,她姓文。”

  “小的这就去问问,您稍等。”小二抽回手,跑到二楼去,不久回来后说道:“客官,包间里并没有姓文的客人。”

  左之镇不敢置信,“你说什么?!”

  小二大声的再说一次,“几间包间里并没有姓文的客人。”

  “她走了?!”想到可能会就此失去她,左之镇再也顾不了什么脸面和矜持,失控的怒咆,“怎么可以?她怎么可以就这样走了,连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肯!”接着他冲到大雨中,茫然的朝四处叫唤着她的名字,“咏菁!文咏菁,你出来,我来了,你快出来——”

  他仓皇茫乱的在附近的街道上,疯了似的找她。

  “娘子,你在哪里,快出来,我来了、我来了!你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我不允许,你快回来!”

  左之镇觉得胸口仿佛破了一个大洞,寒风和冷雨全灌进身体里,他又疼又冷,布满了血丝的双眼不停的在雨雾中梭巡,只要看见一个相似的人影,他便会急奔过去。

  不是、不是!

  “娘子、娘子,你回来、回来,你答应过我不会离开,你怎么能食言……”

  在他身后,有一人默默看着他发狂般的四处找人,能让那么心高气傲的一个人这样失态,够了。

  那人朝着他走去,冷不防从他的背后抱住他。

  “我在这里。”

  左之镇原是愤怒的要挥开对方,但在听见传入耳里的熟悉嗓音时,他整个人一震,霍地转过身,在看见那张刻入他骨血的面容时,他狂怒的握住她的肩膀。“我不准你走!你听到了没有,我不准你离开我!”

  文咏菁仰着被雨水打湿的脸庞,静静看着他,缓缓出声,“你若要我不走,就要赶走梅云樱,我与她之间,你只能选择一个,你要想清楚。”

  他毫不犹豫的回道:“我当然要你,我怎么会去选那种薄情寡义又虚伪的女子。”

  “你说什么?”她难掩错愕。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