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盐妻发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回到房里,文咏菁不停的深呼吸,想抑下胸臆之间那熊熊烧灼的怒焰。

  该死的,有了她,他居然还敢跟别的女人纠缠不清,可恶、太可恶了!

  如果他想脚踏两条船,她是绝对不会答应的,他休想享受齐人之福。

  那女人在他落难之时弃他而去,这样的人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他是蠢蛋吗?

  竟然看不出来那女人虚伪的一面!

  不行,她不能再让那女人嚣张下去,一定要想个办法来治她。

  文咏菁气愤的用力一捶桌子,烦躁的在房里来回踱步,思绪纷飞混乱。

  直接把人轰走,只会让人觉得她器量窄,容不得人,所以她不能骂她、赶她。

  她到底还能怎么做呢?唉哟,烦死人了!

  屋外下着冬雨,过午后,左之镇忙完事情,坐马车回府,进屋后,先低头吩咐两名新招的小厮几句话,这才往寝房而去。

  在房里不见文咏菁,他脱下身上的斗篷,唤来凤儿问道:“夫人在哪里?”

  “夫人不是在午睡吗?”凤儿讶问。

  “她不在房里,你去厨房找找,我去书房看看她是不是在那里看书。”他知道她闲着没事时,不是在厨房和厨娘研究料理,就是去书房看书。

  “奴婢才刚从厨房过来,并没有见到夫人。”她回道。

  “那她大概是去书房了,我去找她。”

  左之镇沿着廊道走向书房,进去后并未见到她,他不免有些讶异,这下雨天的,她会去哪里?

  他回头让凤儿找来秀雅、瑶琳询问,雨人也不知,几个人把整座庄子前前后后找遍了,都没找着她的人。

  左之镇动怒了,“你们都在做什么,怎么会连夫人上哪儿去了都不知道?!”

  明白主子找不到夫人心里急了,凤儿急忙安抚道:“三爷请息怒,用过午膳之后,夫人说要午睡,不用奴婢陪着……夫人会不会是睡醒后出门去了?”

  “下雨天的她出门做什么?”他质问。

  凤儿忖道:“可能是想散心吧,今早奴婢就见夫人神色郁郁,似是有什么心事,还说……”

  左之镇急问:“她说了什么?”

  “她说自打梅小姐这几日天天来看三爷,三爷一颗心似乎就扑到了梅小姐身上了。”

  “胡说,哪有这回事!”他严正驳斥道。

  “奴婢也是这样劝夫人的。”凤儿委婉的接着道:“可梅小姐天天上门来找三爷,三爷都已娶了夫人为妻,又每日见梅小姐,纵使是看在昔日的情分上,可到底有些不妥,也难怪夫人会胡思乱想。”

  左之镇脸色极为难看,有些事情他觉得没必要说出来,说出来会显得他这人心胸狭隘,他不想让她知晓他是这样的人,才会瞒着她。“凤儿,你快带秀雅她们出去找找。”

  “是。”凤儿应了声,领着秀雅和瑶琳出去找人。

  他心焦的在寝房里踱步,他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在意梅云樱的事,若是早知道她会有这样的反应,他就不瞒着她了。

  不过如今说这些都晚了,他只盼她能快点回来。

  瞟见屋外的冷雨,想着她正在外头受寒受冻,他心里又急又不舍。

  左之镇越等越焦躁,打算也出去找找,刚走到堂屋,迎面而来的小厮就送来一封信。

  “三爷,方才外头有个人送来这封信,说是一位姓文的姑娘让他转交的。”

  “姓文?”左之镇一楞,想起她本姓文,急忙接过信拆开来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