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盐妻发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梅云樱柔柔欠了个身,细声开口,“云樱见过嫂子。嫂子先前对云樱有些误解,但云樱相信,日后嫂子定能明白云樱的。”

  文咏菁越看越觉得这女人很假,她明明在跟她说话,两只眼睛却看着左之镇,眼神像带着钩子似的柔媚诱人,分明就是当着她的面在勾引她的丈夫。

  这是想挑衅她吗?来呀,谁怕谁!

  文咏菁亲密的挽住左之镇的手臂,整个人光明正大的偎靠在他怀里,笑着反击道:“不是我要误解云樱姑娘,之前在相公落难时你离他而去,也怪不得会被人误会是个薄情寡义之人。”

  左之镇见她主动投怀送抱,很是欣喜,本想抬手搂住她,但碍于梅云樱主仆也在场,一时忍住的没动。

  梅云樱幽幽道:“世人都误解我不要紧,只要三哥能了解我就好。时候不早,见了三哥无恙,云樱也就安心了,云樱这就告辞。”有些事无须争在一时,横竖来日方长呢。

  左之镇送她离开后,再回到堂屋,文咏菁淡淡的扫他一眼。“去洗把脸,准备吃麻辣火锅了。”

  她是不太相信那个女人的说词,但她不愿像个妒妇在背后妄加批评,也不想追根究底追问两人方才到底说了什么,毕竟不管怎样,他们之间都曾有过十几年的情谊,他若是相信那女人说的话,也在情理之中,只要日后别搞出什么问题来就好。

  文咏菁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自从有了第一次,梅云樱就常借着各种理由,在左之镇在的时候登门拜访,而他总会耐心相陪。

  文咏菁很不满,曾严正表示,“她一个未出嫁的姑娘常常跑来我们这里,不太妥当吧。”

  怎料左之镇的回答却是——

  “她既不怕人说闲话,就由着她去吧。”

  她不想为别的女人的事跟他吵架,那只会伤害彼此的感情,但她在前两日,还是忍不住问了他一件事,“你真相信是她爹擅自作主,强迫她与你解除婚约吗?”

  他没有直接回答,搂着她说道:“你不用在意她,你才是我的妻子,当初不管她是不是被迫,都已经没有意义。”

  文咏菁虽然不是很满意他的回答,不过尚可以接受,而且他待她仍如往常,这才使得她心中虽有芥蒂,却也没有发作。

  但随着梅云樱天天上门来找他,她觉得忍耐已快到极限。

  这日晌午,秀雅来到后院,找到正在晾衣裳的瑶琳,低声说道:“我问了凤儿,三爷今日没有要出门,你快去把这消息传给梅小姐,衣裳我来晾。”

  “好,我这就去。”瑶琳应了声,将衣裳交给她。

  是夫人亏待了她们两人,可不能怪她们出卖她,为了打探三爷的消息,梅小姐的打赏可是不少,等攒够了一笔银子,哼,谁还要留在这座破宅院里头受气。

  瑶琳很快悄悄从后门离开。

  一个时辰后,文咏菁便听说梅云樱又找上门来,她实在忍无可忍,丢下手里在看的书,走到堂屋准备去撵人。

  来到门口,她看见左之镇与梅云樱在品茗、闲话家常。

  梅云樱拈了块点心尝了口,浅笑赞美道:“这凤梨酥味道真好。”

  “你若喜欢,待会带些回去吧。”

  “这怎么好意思?”见他对待她的态度就如同往常那般呵宠,她脸上透着一抹羞喜的微笑。

  “你的嘴素来很刁,难得你喜欢,这些就当做是你送来的那些水梨的回礼。”

  左之镇语气柔和的说道。

  “那就多谢三哥了,我记得以前三哥常常带着各种口味的糕点来看我,全是玉穗城里最好吃的糕点。”梅云樱发现文咏菁来到门口,得意的瞥了她一眼。

  哼,就算左之镇娶了她,但他心里最宠爱的人仍是她,凭她也想同她争?!

  文咏菁顿时觉得一股火沿着胸口往头顶直窜。

  那凤梨酥可是前几天她和厨娘一起做出来的,他竟然拿来送给梅云樱讨好她,简直快把她给气炸了。

  她愤怒的提步就要走进去,但在跨过门槛时陡然想到,若是她就这么进去跟他吵,只会让那女人看笑话,刚好遂了那女人的意,她大概是巴不得她跟左之镇吵得越凶越好,她绝不能上她的当,因此她及时收回脚步,忍住气掉头就走。

  胸口憋着的那股怒火,快把文咏菁的心肝脾肺肾都给烤焦了。

  她对感情有洁癖,一旦发现另一半的心不在自己身上,她就会立刻快刀斩乱麻。

  这几天来左之镇的表现,让她感到失望,就算他和梅云樱之间曾有过十几年的情谊,但他都已娶了她,就该忠于她,若是他还是放不下对梅云樱的感情,那么她可以成全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