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盐妻发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文咏菁回到庄子,正和凤儿与厨娘在准备煮火锅的食材,秀雅前来禀报有客来找三爷。

  她来到堂屋,看见一名身披枣红色斗篷的年轻姑娘,一派温雅的端坐在椅子上,一名婢女安静的侍立在她身边。

  她问道:“三爷还没回来,不知姑娘找他有何事?”

  梅云樱秀丽的脸上挂着得体的浅笑,起身微微欠了个身。“我是三哥的故人,不知三哥何时回来?”她自幼便这么称呼左之镇。

  就文咏菁所知,左家只有三兄弟,左之镇排行最末,并没有什么妹妹,对眼前这个称呼他三哥的姑娘,不由得多看了一眼,女人的第六感让她隐隐觉得这姑娘似乎来意不善。

  她算了算时辰,答道:“约莫申时左右吧。不知姑娘怎么称呼,是之镇的堂妹还是表妹?”她索性也不称左之镇为三爷了,直呼他的名字,展现两人的亲密。

  “都不是,我与三哥自幼一块长大,我姓梅。既然三哥快回来了,我就在这里等他好了。”梅云樱说着这话时,也在暗暗打量她。

  见她那张素净的脸上未施脂粉,模样虽然称得上清丽,可与自个儿相比还逊色几分,最重要的是,她与左之镇之间可是有着十几年的情分,这可是她比不上的。

  若非当初是她想差了,哪里轮得到她这区区的商人之女嫁给他。

  文咏菁觉得这姓氏好像在哪里听过,沉吟须臾,终于想起凤儿说过左之镇以前曾有个青梅竹马的未婚妻,正是姓梅。

  好啊,她居然还有脸敢找上门来,这是想跟左之镇重续旧情吗?文咏菁心里冷冷一笑。

  “原来是梅姑娘啊,提到姑娘的姓氏,倒让我想起来之前之镇也曾有过一位姓梅的未婚妻,但在之镇重病落魄时,她竟背弃与之镇的感情,弃之镇而去。”

  听见她语带讽刺,梅云樱的脸色有些难看,解释道:“我没有背弃三哥,我解除婚约是被家人所迫,我万不想离开他的。”

  文咏菁佯装这时才知道她的身分,故意吃惊地道:“哟,原来你就是那位抛弃他的未婚妻啊,失敬失敬。”

  见她的表情透着满满的讥讽,梅云樱捏紧了手里的绢帕,极力忍住怒气,仍露出楚楚可怜的模样。“若非身不由己,我哪里舍得在三哥病重之时离开他,这些日子我时时挂念着三哥的病,日日焚香祈求,希望上苍能保佑三哥的病早日痊愈,幸而老天得见,他终于康复……罢了,这些话对你说了也无用,我等三哥回来,再向他解释,我相信他会理解我的。”

  左之镇性子高傲,但素来对她呵宠备至,她相信若是他听了她的解释后,定会谅解她。

  “那你就在这里等他吧,我还有事要忙。”

  文咏菁淡淡的瞟她一眼,便离开堂屋,边往厨房走去,边恼怒地想,丈夫的前未婚妻找上门来,她不是不介意,只是也找不到什么理由把人给轰出去,而且她说的那是什么话,什么是她祈求老天保佑,左之镇的病才能好,那是她辛苦去找来金鸡纳树的树皮,才治好他的病的好吗!她除了抛弃他,让他幸运的娶到她之外,一点功劳也没有!

  心里憋着一股闷气,在准备好煮火锅的食材后,得知左之镇回来了,文咏菁立刻来到堂屋,想看他是怎么对待前未婚妻的。

  这一看,她两眼都要冒火了,左之镇竟轻声细语的与前未婚妻说话?!

  “是这样吗?我猜想也是,别说我们之间有着这么多年的情分,以云樱的善良,就绝不会在我落难时绝情的离我而去。”

  “我就知道三哥能明白我的苦衷。”梅云樱眼里含泪的看着他,表情幽柔得让人心生怜惜。“前阵子听闻三哥另娶别人时,我心痛如绞,后来又听说侯爷不顾手足之情将三哥给赶出侯府,我心里着急得不得了,可是爹娘拘着我不准我出府,我才迟迟未能来探望三哥,如今见三哥已复原,真是太好了。”说着,她用绢帕抹去泪珠,露出一抹欣慰的微笑。

  “若非你爹来退了婚,大哥也不会替我另娶,只怨我们无缘。”左之镇叹息一声,但暗藏的眸光却冷得结冰。

  她幽幽睇着他,羞涩的暗示,“三哥,如今你已痊愈,我想爹娘也不会再反对……”她话没说完,便娇羞的垂下脸。

  他眸里闪过一道寒芒,嘴上却遗憾的道:“可惜如今我已有妻室。对了,你可见过你三嫂了?”他一抬头刚好瞥见站在门口的文咏菁,立刻朝她招手。“娘子,过来。”

  那日得知她的来历后,他们就说好以后在人前他称呼她为娘子。

  文咏菁横他一眼,这才姗姗走过去。

  他拉着她的手,为两人介绍,“这位是玉穗城主簿梅大人的千金云樱。云樱,这是你三嫂。”

  主簿是辅佐知府处理府衙中的文书事务,这官在玉穗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算太小。

  “我们不久前已见过面。”文咏菁皮笑肉不笑的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