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盐妻发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左之镇直觉认为她现在要说的才是关键,忍不住正襟危坐,凝神聆听。

  她神色认真的看着他,徐徐启口说出自己最大的秘密,“我的身体是官善善,但是灵魂却换了个人,我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人,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来到这里,不过我猜八成是官兰兰当初对官善善下的迷药过重,导致她承受不了死亡,这时刚好在另一个世界的我为了救一个溺水的小孩也一命呜呼,于是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里,成为官善善。”

  左之镇震惊的瞪着她,半晌后才有些难以置信的开口,“你的意思是……你借了官善善的身子还了魂?!”

  “大致上是这样没错,只是还魂这事我也是身不由己。”

  这件事确实很离奇,他蹙眉沉思,好一会儿后,似是想通了什么,他的神情慢慢平复下来。

  不管她是谁,他只知道他娶的人是她,他想要的人也是她,至于她是不是官兰兰或是官善善,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让他心悦之人是她。

  陡然想到什么,左之镇紧张的伸手捏了捏她的脸和她的身子。

  “你这是在做什么?”文咏菁轻拍掉他的手,他弄痛她了。

  “你不会突然来了,然后又突然走了吧?”他紧盯着她,语气里流露出浓浓的担忧。

  “应当……不会吧。”坦白说,这种事她也没底,谁知道老天把她送来这里,会不会又再把她送走。

  听她这么说,他稍稍安下心。“那么你原本叫什么名字?”

  “我叫文咏菁。”文咏菁用手指沾了茶水,在桌上写下自己的姓名。

  其实在说出这件事的时候,她是很紧张的,担心他接受不了,以为她在胡说八道,或是把她当成什么妖魔鬼怪,不过看他现在的表情,似乎接受了她的说法,让她不禁松了一口气。

  “咏菁、咏菁……”左之镇将她的名字含在嘴里,反复念着。“那以后我就叫你咏菁。”

  她嘴角扬着笑,心里甜甜暖暖的,他能这么轻易就认可了她,让她很高兴,不过她仍小心地提醒道:“没人的时候再这么叫,再怎么说,我这具身子可是官善善的,要是被秀雅她们听见,恐怕会引来麻烦。”

  “好。”左之镇小心翼翼将她搂进怀里,轻声的在她耳边要求,“答应我,你绝不会离开我。”她已是他的妻,他不许她弃他而去。

  听出他话里藏着害怕失去她的恐惧,她心里一疼,柔声安抚道:“你不用担心,我想,我既然顶替了官善善而活,若没什么意外,我应该会在这里活到老死。”

  左之镇像要说服自己似的,用力颔首。“没错,你当初是为了救人而死,这定是老天爷给你的补偿。”他不放心的郑重叮嘱,“还有,这件事以后别再同任何人提起。”

  文咏菁含笑应道:“你放心,除了你我也没打算告诉别人,我只是觉得我们既是夫妻,应当让你知道我真正的身分。”

  他突然间醒悟,她之所以把这个秘密告诉他,是因为已认定了他,不由得满心欢喜。

  左之镇拉拢了通州盐铁司秦大人的公子加入,采盐之事很快就被批准,董师傅便率着一干工人开始动工开凿盐井。

  文咏菁闲着没事,也常跟着左之镇过去,看工人怎么施工。

  只是凿个井,就有很多繁杂的工序,要先定井位,才能开井口,之后再下石圈,凿开大口,再扇泥、下木柱,最后再凿小眼等数个步骤。

  这时已是十一月,玉穗城同台湾的气侯相仿,冬天时平地并不会下雪,但随着气温直降,也越来越冷。

  这日午后,文咏菁帮忙熬煮好几大锅的姜茶,要让工人喝了暖身,熬完后,她缩着颈子,跟左之镇说道:“我冷得受不了,先回去了。”

  见她整个人缩成一团,左之镇有些舍不得,替她将身上的斗篷再拢紧些。“之后会越来越冷,没事你还是别过来了。”

  别人家的娘子不爱抛头露面,他家的娘子是哪里有热闹就爱往哪里凑,一点都闲不下来,真是不让人省心,不过在得知她来的地方是不会拘着女子在家的,他只好由得她去。

  “再说吧。”她虽然很怕冷,可要她闲着没事龟缩在家里,她又觉得很无聊。

  离开前,她踮起脚在他脸上轻吻了下。“若是没事就早点回来,今晚我准备煮麻辣火锅。”

  在她坦诚相告之后,两人之间的感情简直如蜜里调油,越发亲密,她很自然就会对他做出亲密的举措。

  左之镇耳根发红,谨慎的左右瞧了瞧,见没人看向这边,也快速的亲了她脸颊一下,温柔的笑道:“嗯,我会早点回去。”

  他送她坐上马车,目送她离去,手捂着方才被她亲过的地方,嘴角忍不住弯了弯,心头如泡了蜜似的,甜滋滋的。

  虽然他仍不太习惯在外头和她有这般亲密的举措,但他并不讨厌她这么做,也许也会慢慢适应,因为他恨不得向全世界宣告她是他最疼爱的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