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盐妻发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文咏菁早就发现,她亲口交代的事,她们还不太敢躲懒,若是其他人说的话,两人泰半都是听而不闻。

  凤儿解释道:“她们在房里午睡,奴婢想只是烧个水,就没特地叫醒她们,不是她们不愿意做。”

  文咏菁蹲下来帮忙将木柴塞进灶口,语重心长的道:“凤儿,你要记住一句话,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人哪,不能老实过头,否则定会被欺负。”秀雅她们就是吃定凤儿老实,才敢在大白天躲到房里睡大头觉。

  凤儿沉默须臾才道:“奴婢只是想,咱们庄子里的下人不多,没必要闹开来。”

  “有时候息事宁人只会助长这种人的气焰,反而无助于改善情况,不过我是她们的主子,她们俩是我的责任,我会处理好这件事。”说完,文咏菁站起身,走向秀雅她们的房间。

  一进到房里,她就将睡得很沉的两人给叫起来。

  被唤醒的秀雅与瑶琳很是不快,正想撒气,一见是夫人,登时把到嘴边的不满给吞了回去。

  文咏菁拉来一张椅子坐下,两手横胸睨瞪着两人。“啧啧,你们两人倒是比我这个夫人还好命,竟然睡到这时候还不醒。”

  躲到房里午睡被主子逮个正着,两人都有些忐忑,匆忙爬起来,垂手侍立在她跟前。

  秀雅辩解,“奴婢是身子有些不适,才到房里歇息。”

  瑶琳也跟着表示,“奴婢也是头痛,所以才回房里小睡一下,请夫人原谅。”

  文咏菁锐利的眼神在两人身上转了一圈,也许是因为以前的官善善太过软弱,加上两人本是官兰兰的丫鬟,不把她放在眼里也是很正常的,她并不是要她们小心翼翼的服侍她,不过这两人如果还是那么难使唤,留着也没用。

  “你们倒是很娇贵,毛病不少,不如就回去好好调养身子好了,这府里头需要的是拿了银子能办事的人,可没多余的钱养着爱偷懒又不做事的人。”文咏菁的语气不是很严厉,目光却很冷。

  两人一听,连忙异口同声地道:“请夫人息怒,奴婢以后不敢了。”

  “因为府里的下人少,我也不需要你们整天跟着服侍,才让你们帮忙其他人做事,如果你们觉得大材小用,受了委屈,大可以走。我这不是在赶你们,只是觉得如果你们留在这儿这么不痛快,还不如离开得好,省得大家都不舒服。”文咏菁把话直接挑明了说。

  两人吓得跪了下来。“奴婢知错了,请夫人不要赶我们走,奴婢以后一定好好做事,再不敢躲懒。”

  “我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若是再犯,就别怪我不留情面。”对这种欺善怕恶的人,她是完全不客气的。

  两人感激地道:“谢夫人开恩,奴婢定不会再犯。”

  文咏菁起身,离开前不忘交代,“去厨房帮凤儿烧水,送来我房里。”

  左之镇一回府,就急着去见娇妻。

  他离开时她仍在睡,他不舍得叫醒她,回房后看见她刚沐浴过那娇懒诱人的模样,他情不自禁直直来到她面前,这才发觉自己太过急切了些,不想让她知道他才与她分开不久,就如此思念她,登时敛下表情,刻意让语气显得平淡一些,“娘子刚净过身?”

  “嗯。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文咏菁觉得他真的很爱装,刚才进来时见到她,明明就很高兴,现在又故意一脸淡定。

  “事情谈完,没其他的事,便回来了。”他绝不会承认他是急着想回来看她。

  她拉着他坐下。“你坐,我有一件事要跟你说。”

  “什么事?”他在她身旁坐下,反握住她的手不舍得放。

  文咏菁理了理思绪,想着要从哪里切入比较好,这才缓缓地道:“事情是这样的,我其实不叫官兰兰。”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左之镇一头雾水。

  “本是这样没错,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所以你娶的人不是官兰兰,而是官善善。”

  他疑惑的望着她,“你的意思是,你的名字叫官善善?”他思及有一次他叫她兰兰,她却恍若未闻。

  “原则上我是官善善没错,不过,我还是先告诉你为什么你娶的新娘子会换了个人,因为有人调了包。”

  听出其中另有隐情,左之镇的神色也严肃也几分。

  “你还记得我嫁过来时,昏迷了两日吧?”

  他颔首,“记得。”

  “那是因为官善善本来该嫁的人是林秀才,官兰兰才该嫁给你,可她嫌你是个病得快死之人,不愿意嫁,她们的父亲安排她们在同一日出嫁,官兰兰便迷昏了官善善,来个偷天换日,吩咐陪嫁的婢女把她送到侯府派来迎接的花轿上,自己则跑去坐上林府的花轿,因此你的新娘就变成被迷昏的官善善。”

  听到这里,左之镇察觉有些不对劲,依她先前所说,她应当是官善善,可她却连名带姓直呼自己的姓名,一般人应当不会这么说话。

  看出他的疑窦,在他问出口之前,文咏菁便先一步道:“你是不是觉得我的话有点奇怪?这自然是有原因的。”既然跟他结成了夫妻,他有权知道自己究竟娶了什么人。“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有点离奇,不过我绝没有骗你。”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