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盐妻发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他性感的嗓音和温热的气息钻进她耳里,令她身子敏感的微微一颤,原本的恼意神奇的顿时烟消云散,脸色由阴转晴,整个人心花怒放起来,她抬眸觑着他,娇嗔回道:“好吧,这次的事就算了。”

  她眉目之间不自觉流露的妩媚之色,看得左之镇心痒难耐,情不自禁俯下脸,想亲吻她那双诱人的眼。

  在他靠过来时,文咏菁很自然的阖上眼,他轻吻着她的眼皮,再吻向她的眉心,接着滑向她玫瑰色的唇瓣。

  他捧着她的脸,吻得很轻很柔,情意几乎要满溢而出。

  感受到他传递而来的缠绵情意,她的心也柔如春水,心中涌起一股满足,想与他携手一起共度往后的每一个晨昏。

  凤儿早已识趣的退了出去,遇见迎面而来的秀雅和瑶琳,她连忙示意千万不可进去打扰。

  “三爷跟夫人在里头做什么,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秀雅质问道。

  “自然是做夫妻该做的事,说不准明年的这个时候,宅子里就能添一个小主子呢!”凤儿不介意秀雅不善的语气,笑呵呵地道。

  秀雅与瑶琳自然听出凤儿话里的意思,互觑一眼,又瞟了眼前方紧闭的房门,只能摸摸鼻子离开了。

  此刻,文咏菁与左之镇在房里吻得难分难舍。

  左之镇打横抱起她,走向床榻,继续昨晚没做完之事。

  ……

  从今以后,她就是他名副其实的妻子,只属于他一人。

  左之镇觉得胸口涨满了情意,更加紧密的搂着她,两人的身子完全贴合在一起,他更不断在她脸上、身上撒下绵细温柔的吻。

  仿佛颤栗般的酥麻感受,从文咏菁蜷缩的脚祉头,一路席卷向她的头顶,她好似被抛上了云端,心中的空虚被一股暖暖柔柔的东西给填满,令她不由自主的逸出满足的叹息。

  她缓缓张开了眼,深深凝视着他,胸口涌动着浓浓的爱意。

  就是他了,她要共度一生的男人。

  当极致的愉悦降临的那一瞬间,两人的身子皆欢快的微微颤抖着,她觉得彼此的心跳好似同步了,呼息也紧紧交缠在一块儿。

  “兰兰,以后我们就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了。”左之镇低沉沙哑的嗓音在她耳畔呢喃。

  兰兰是谁?!

  乍然听见他喊的是别人的名字,文咏菁惊怒的正要开口质问,话到唇边她才猛然想起,兰兰正是她现在的身分。

  她张了张嘴,想告诉他她不叫兰兰,下次欢爱时,她不想再听见他喊着别的女子的名字,那种感觉实在很糟,但思及其中的来龙去脉很复杂,一时间根本说不清楚,加之昨晚没睡好,此刻欢爱过后很倦很困,她心想,等醒来再说吧,阖上眼,她很快在他怀里酣然睡去。

  左之镇拥着她,端详着她的睡颜好半晌,这才心满意足的同她一块入眠。

  文咏菁醒来时已是下午,在房里没见到左之镇的踪影。

  她想起他今天下午约了几位朋友有事要商量,这会儿应该是去赴约了。

  她伸了个懒腰,觉得身子有些粘腻,下床想叫秀雅她们烧些热水送来。

  一打开房门,就见凤儿守在外头。

  “夫人,您醒了,是不是饿了?奴婢这就去端午膳过来。”凤儿露出殷勤的笑。

  三爷离开前交代她,待夫人醒来后定要好好伺候她。

  “让秀雅她们送些热水进来,我想先洗个澡再用膳。”

  “是。”凤儿应了声离开。

  文咏菁在房里等了好半晌,还不见凤儿回来,便亲自找去厨房,却见凤儿在灶口前烧水。“凤儿,怎么是你在烧水,秀雅她们呢?”

  “她们……”凤儿迟疑着不知该怎么说。

  文咏菁看见她的表情,心中了然。“是不是她们又在偷懒不做事?”

  她不习惯有人跟进跟出的服侍,再说她身边也没什么事好让秀雅她们伺候的,所以便让两人帮着其他人做事,但她们却自认是她的贴身丫鬟,身分比一般下人还高,总不太愿意做那些杂事,一找到机会就偷懒。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