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盐妻发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她忽然觉得他此时就像一只摇着尾巴等着主人摸头的大狗狗,便下意识的伸出手,结果发现他比她高半个头,摸起来不太顺手,她只好改为拍着他的肩,赞许道:“干得好,真不愧是我相公。”

  左之镇愉悦朗笑,他可是第一次听她亲口承认他是她的相公。

  “娘子你也不差。”适才她把大哥骂得说不出话来,真是大快人心。

  能娶到她为妻,他是真的该感谢大哥,是她治好了他的病,还发现了盐地,她简直是他的福妻。

  想起方才两人同心对抗他大哥的情景,文咏菁骄傲的抬起下巴。“我刚才把你大哥骂得狗血淋头,是不是让你很爽快?”

  左之镇委婉的表示,“你骂得很好。”不过确实泼辣了点。

  她笑咪咪的用手肘撞了他一下。“你刚才的表现也很威武。”经过这一次,她觉得一个能够那样保护她的人,够格当她的丈夫了,她凤心大悦地道:“好吧,今晚我就搬进你房里跟你一块儿睡。”

  他不敢置信,说不出话来,只能呆楞楞的望着她。

  见他迟迟没有回应,文咏菁小脸一垮。“怎么,你不想吗?那就算了。”

  左之镇这才回过神来,一脸惊喜,忙不迭地道:“不不不,我想、我想,你今晚就搬过来一块睡。”话出口后,似乎觉得自己那语气太迫不及待了些,他略略收敛笑意,再补充道:“成亲那时我病重,未与你共度洞房花烛夜,委屈你了,今晚就权当补过吧。”

  她此刻心情极好,倒也不介意他的忸怩,反而觉得他越看越顺眼,而她似乎也越来越喜欢这家伙了。

  翌日一早,文咏菁看见左之镇左颊上的那块瘀青,眼神微微一闪。

  她完全没有想到本来应该很美好的洞房花烛夜,最后竟演变成一场灾难。

  也不知是该怪他太猛了,还是该怪这副身子禁不起痛。

  昨晚在橙红的烛光下,两人甜蜜的饮了合卺酒,然后牵着小手一起上床。

  他们一边热吻着,一边为对方脱衣,简直就像干柴遇到烈火,情欲轰地燃烧起来,一发不可收拾。

  左之镇急着想要拥有她,她也渴盼着得到他的抚慰。

  但急切着想要进入花 径的他弄痛了她,在她喊停时还不停,最后她痛得朝他挥了一拳,把他打下了床榻。

  可想而知,心高气傲又欲火正盛的他,哪里受得了,马上吼道:“你在做什么,你竟然打我?!”

  “是你先弄痛我,又不停……”

  “那种情况下你要我怎么停下来?”

  “根本就是你不管我是不是很痛,只顾自己痛快!”文咏菁指责道。

  “我要是不管你,早就不管不顾的冲进去了,哪会停在那里,不上不下,弄得我自个儿也很难受。”平时这种话他是绝对说不出口的,但此刻在气头上,他没有多想便脱口而出。

  两人就这样吵了起来,搞到最后,好好的洞房花烛夜就变成两人背对背而睡,谁都不理谁。

  漱洗完,左之镇见她不理他,犹豫了下,也没理睬她,径自坐到桌前用早膳。

  凤儿见两人之间气氛不对,且三爷脸上还带着块瘀青,不免感到好奇,两人不是说好要补过洞房花烛夜吗,为何会这样?难不成是夫人打了三爷?

  文咏菁本来有意想跟他和解,只要他先跟她说话,她就可以当昨晚的事不曾发生过,却见他冷着脸看都没看她,这下她也恼了,哼,不理就不理,谁希罕!

  她埋头吃饭,吃完就要起身出去,免得在这里看了他就有气。

  就在离开时,她的衣袖被扯住,她回头仰着下颚,用鼻孔瞪他,“你拉着我做什么?”

  “关于你昨晚打了我一拳的事,我决定原谅你了。”左之镇的表情就像在施恩给她似的。

  文咏菁磨了磨牙,真想狠狠咬他一口,“是喔,那我是不是要痛哭流涕多谢你的宽宏大量?”

  原谅她?他有没有搞错!是他不对在先,她才会不小心打了他,好吧,要是有错,他们两个人都有错,算是扯平了,他凭什么端出这种傲慢的态度。

  左之镇像没听出她话里的嘲讽,摆摆手道:“倒也不用,以后别再犯就是了。”

  她甩开他的手,不悦的想掉头走人,却被他一把给拽进了怀里,唇瓣贴在她耳边低声道:“好了,我们别吵了,就当全是我的错吧,以后我不会再弄痛你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