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盐妻发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我从未在爹娘面前说过你一句不是,可你呢,在他们过世后,是怎么对待我的,你真是个好兄长啊!”

  左之佑厉色反驳,“你既已成家就该搬出侯府,这有什么不对?至于你的病,难道是我害你染上的吗?你身为弟弟,不顾嫡亲的兄长,觊觎乐平侯爵之位,挑唆父亲将爵位传给你,幸亏父亲还不至于太糊涂,才没听信你的挑拨。”

  文咏菁实在看不下去了,跳出来维护左之镇。“从你怎么对待之镇,就看得出来你的品性有多恶劣,当初把几块贫瘠的土地分给他,说得好似自己有多好,如今发现有利可图,居然又找理由想收回去,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比你更不要脸的人,亏你还是个侯爷,还是之镇的大哥!”

  那块地能产盐可是她第一个发现的,谁也不准来占便宜。

  左之佑被她骂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你是谁?胆敢胡言乱语诬蔑本侯,来人,将这贱妇拉下去掌嘴。”

  随从一听到命令,就要上前把人架走。

  左之镇立刻将她拉到身后,神色阴鸷的道:“谁敢动她一根头发,我要他不得好死!”

  文咏菁看着左之镇的背影,不禁觉得她这个丈夫还不赖嘛,知道保护她,还撂下那么猛的话,但她从来就不是个只会躲在别人背后的人,她从他身后走出来,与他并肩而立,对左之佑嘲讽道:“连你的弟媳都不认得,你还有脸叫人打我?!公公果然没有看错,你根本不配继承乐平侯的爵位。”

  左之镇很想回头叫她别再火上添油,少说几句,大哥带来的随从就有六个,万一真要动起手来,要他一个人打六个委实很难,但想到她是在替自己抱不平,心里不禁漾开一片暖意,也就随她去了,要是真闹到不可开交,大哥连脸面都不顾,大不了他豁出去拚了就是,总不能教自个儿的媳妇受了委屈。

  左之佑怒目瞪着她,似是恨不得扒了她的皮,他阴狠的骂道:“原来你就是当日娶进门的新娘子,竟是如此没教养的泼妇,既然你父母没好好教教你做媳妇的规矩,就让本侯来教你!”他朝她走去,抬手就要掌她巴掌。

  文咏菁没料到他竟会亲自动手,要躲开已是来不及,然而就在那巴掌即将要挥到她脸上时,左之镇及时抓住左之佑的手腕,制止了他。

  “大哥,她是我的妻子,是好是坏都轮不到你来管教她。”

  两人至此算是已撕破了脸面,左之佑也不再给他好脸色。“你让开,就算她是你的妻子,我身为她的大伯,也有权管教她这个不知礼数的贱妇。”他抬手想推开护着她的左之镇。

  左之镇哪里肯让他伤到她,再次出手阻挡他,厉声道:“大哥请自重,以你的身分如此为难弟媳,不怕被人看笑话吗?”

  左之佑盛怒的破口咒骂,“要笑话也是笑话这没教养的贱妇,还有你,纵容恶妻辱骂我这个大哥,传出去只会被人戳着脊梁骨唾骂。”

  被他一口一句骂着贱妇,文咏菁心里很不爽,她刚才是一时没有防备才差点被他打到,见他与左之镇对骂,她又立刻挺身而出,连珠炮似的开骂,“像你这种不仁不孝不忠不义的人,才应该要被戳脊梁骨!你家亲戚和隔壁邻居知道你是这么卑鄙无耻的人吗?”

  左之佑被她气得脸孔都扭曲了,一时间甚至说不出话来。

  左之镇听了,真觉得痛快极了,故意在火上再添油,“大哥,你万般不好,唯一做对的一件事,就是替我娶了这么好的妻子,冲着这一点,我愿意向你道声谢。”

  左之佑这下子气得头顶都要冒烟了,当初为了要同他分家,撵他出门,他只是随便让媒婆找了户人家就订下亲事,哪里晓得竟会替他娶进这样一个没规矩的贱妇。

  “你们别得意,日后我会让你们为今日之辱付出代价。那块地我是要定了,你们不让出来,我有得是办法得到!”左之佑恶狠狠的撂下话后,拂袖而去。

  一干随从见了,连忙跟上。

  待人离开后,文咏菁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左之佑好歹是乐平侯,要是他使了什么阴招,硬是夺走那块地,以如今左之镇的能耐,根本斗不过他。

  她紧蹙着眉,担心的扯着左之镇的衣袖。“那块地不会真被他给抢走吧?”

  左之镇将她的手握进掌心里,安抚道:“你放心吧,他抢不走的。”

  “可他是乐平侯,万一他拿权势来逼迫官府,让官府将地判给他呢?”

  “这种事绝不会发生。”他信心满满。

  她一脸狐疑。“难道这里的官府很清廉公正,威武不能屈?”

  她的话令他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事跟官府无关。”

  “那是为什么?”

  左之镇得意的挑了挑眉。“我当初决意要找人一起做贩盐生意,不只是因为我们的银子不够,而是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有了这些人加入,大哥就别想动那块盐地。

  文咏菁楞了下,接着猜测道:“难道你找来的朋友,官位比乐平侯还大?”

  “这倒不是,不过也不是大哥能招惹得起的。”他微勾起嘴角,得意地道。他以前往来结交之人,泰半皆是出身权贵,若真要和大哥对抗,他绝不会落于下风。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