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盐妻发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画眉?”她错愕的瞪大眼。“你怎么突然想到要帮我画眉?”

  见她脸上没一点惊喜害羞,还一副他是不是犯糊涂的表情,他不免有些懊恼,别人家的娘子都是那么温婉娴淑,就只有他家娘子性子大刺刺的,不知温柔为何物。

  “做丈夫的都要替娘子画眉。”左之镇微抬起下巴,高傲的道。

  “是吗?”文咏菁看见凤儿掩着嘴在一边偷笑,再看着他一脸别扭,她极力忍着笑意,决定顺从的让他画眉。“好吧,你画吧,不过不要画得一粗一细一高一低,这样我会见不了人。”

  “你放心,我会画得很好。”他信心满满,拿着眉笔开始在她眉毛上描画。

  其实她的眉毛细长,颜色浓黑适中,本来就长得极好,不画便很美,但他突然心血来潮,想尝尝为妻子画眉之乐。

  他描完左边,再描右边,然后再描左边,之后两边来来回回的描画着,表情也跟着越来越凝重。

  见他画了半晌都还没画好,文咏菁问道:“还没好吗?”

  左之镇的手微微一顿。“再等一下。”他用手去涂抹方才画歪的眉,结果越抹越黑,他脸色也变得一样暗沉了。

  凤儿在一旁静静看着,几乎都要不忍心看下去。

  文咏菁瞟了眼左之镇的神情,倏地推开他,跑到铜镜前一看,差点没昏倒。

  “这画的是什么鬼呀?!”她的眉毛都看不出形状了,一片黑色,连她的眉心和额头也都染黑,她没好气的瞪向拿着眉笔跟来的他。“你是不是故意不想让我出门见人,才把我画成这副鬼样子?”

  “不是。”他僵硬的解释,“我没想到画眉会那么难,老是有一边比较粗一边比较细,才会弄成这样。”

  他的表情很无辜,仿佛自己也是受害者,文咏菁顿时觉得好气又好笑,也不忍再责怪,转而向凤儿吩咐道:“凤儿,去拿条湿布给我。”

  凤儿掩不住偷笑着,很快拿来一条湿布,小心替她将画坏的眉毛擦干净,回复她一张干净的脸。

  瞟见左之镇杵在一旁闷不吭声,脸色不太好看,凤儿赶忙替主子说话,“夫人别怪三爷,三爷也是好意。”她知道自家主子是想亲近夫人,没料到好心办了坏事。

  看见他的表情,文咏菁觉得很好笑,这男人自己做错事还一脸不高兴,好像谁欠了他似的。“算了,反正都洗干净了,吃饭吧。”她走过去,拉着他一块走向桌前。

  她若不哄着他,还不知要闹别扭闹到什么时候。

  在她牵握着他手的那一瞬间,左之镇阴沉的心情顿时明朗起来,“以后我……”

  他话还未说完,便被她抢先一步,“不要再帮我画眉了。”见他似乎又要变脸,她随即解释,“你看我的眉毛长得很好看,根本就不需要画。”

  左之镇绷着脸不说话,只是点点头。

  吃饭时,他还在懊恼着适才画坏了她眉毛之事,觉得自己这个做丈夫的在妻子面前丢了脸面,心情十分不好,连带的也没啥胃口。

  快速用完早膳,左之镇就准备出门去盐地一趟,怎料就在这时,有个不速之客登门。

  “三弟,为兄见你气色甚好,病是痊愈了吧,看来我作主替你娶妻冲喜真是对极了。”左之佑坐在堂屋的主位,言笑晏晏,但话里话外的意思却把弟弟的病能康复全都归功于自个儿。

  他身上穿着一件蓝色锦袍,腰佩一条莹白的玉饰,头上用金环束起,一身华贵,面容与左之镇有几分肖似,但他较显粗犷,下颚蓄了一绺胡须。

  文咏菁看着他那副得意的嘴脸,再想到他之前对左之镇所做的事,不禁很想狠狠朝他那张笑得很假的脸挥去一拳,再踩上一脚。

  左之镇抑下对他的憎恶,语气冰冷的回道:“若不是娘在过世前嘱咐你,定要替我娶了妻后才能分家,还找了族中长辈为证,只怕大哥连替我娶妻都不愿,就急着把我撵出家门了吧。”

  父亲过世后,卧病在床多年的母亲也跟着去了,母亲过世之前,他就身染重病,母亲一直放心不下他,且定是早就看出大哥容不下他,才会这么叮嘱。

  左家本有三兄弟,只不过二哥早夭,他又与大哥相差了十岁,两人并不亲厚,但他从没想过大哥会在父母过世后,对他这般绝情,如今竟还有脸上门来邀功,他难道没有羞耻心吗?

  左之佑倒也没发怒,反倒好似被误解般无奈的叹了口气。“三弟,你这是在怨我将你送到这处庄子来吗?唉,大哥我可是用心良苦。”他抬眼打量了这处前两个月才翻修过的堂屋,续道:“这宅子虽然旧,但风水甚佳,极适合你养病,大哥才会将你送来此处,还将此庄子分给你,就是盼着你能早日痊愈,你瞧,才搬进来没多久,你这病不是全好了吗?”

  他当初见他病成那样,还以为他撑不了几天就会病死,哪里想得到他竟会有痊愈的一天。

  “那我还真要多谢大哥了。”左之镇咬着牙,脸色阴沉地道。

  现下依他的能力还对付不了大哥,对他的不满也只能暂时隐忍下来,以期来日再报。

  “我瞧你似乎很不满意我当初的苦心安排,不如这样吧,我收回这处庄子和先前分给你的那几块地,另外给你几间店铺和一处位于玉穗城中的大宅。”左之佑说出真正的来意。

  闻言,左之镇再也忍不住动怒了。“你是听闻其中有一块能产盐,这才巴巴的赶来想换回去吧。大哥,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怪不得父亲生前说担心你品性不端,一度不想把爵位交给你承袭。”

  左之佑愀然变色。“你说什么?全是你仗着父亲生前偏宠你,在他跟前搬弄是非,他才会对我有所误解。”这件事在他心头一直是个疙瘩,因此他才会在父母过世后,不顾手足之情将他撵了出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