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盐妻发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见他一派从容淡定,似乎胸有成竹,她不免有些讶异。“难道你有办法筹足那些银子吗?”他该不会是在别的地方还偷偷藏了私房钱吧?

  “我没打算去筹银子。”其实早在她提起那块地可能有盐时,他便已通盘考量过了。

  她惊愕的瞠大眼。“蛤,你不筹银子?你是不想开采那块地了,还是你想要把地卖掉?”

  “我没打算要卖。”见她一脸着急,左之镇突然兴起想要逗逗她的坏念头,故意不把话一口气说完,而是端起杯子,慢条斯理的啜着茶。

  文咏菁情急的摇着他的手臂催促道:“你既没有要卖,又不想办法筹钱,难道你手里还有银子吗?”

  “没有,我所有的银子都在你那儿了。”他摇头,垂眸看着她亲昵的搂着他的手臂,再看着她眼睛睁得大大的,一脸好奇的表情,不禁有股想将她搂入怀里好好疼惜的冲动。

  她终于看出来了,他根本是存心吊着她,她凶巴巴的拍打着他的手臂。“喂,你不要再卖关子了,快点告诉我你到底想怎么样?”

  “真是粗鲁。”左之镇嫌弃道。

  文咏菁横眉竖目,两手叉腰。“你要是再不说,我还可以更粗鲁。”

  “姑娘家应当温柔娴雅才是。”他教训道。

  “别拿我做不到的事来要求我,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你爱要不要!”

  左之镇瞪着她,然后从嘴里吐出了个字,但仿佛含着一颗卤蛋,有些含糊不清。“……要。”

  她一开始没听清楚,但见他说了后脸色别扭,耳根子微微发红,很快会意过来,她挑起眉,咧开得意的笑容,伸出一只手拍着他的肩膀,称赞道:“算你有眼光。”

  他有些羞恼,索性将她一把扯进怀里,抬起她的下颚,故意恫吓。“你老是调戏我,我要惩罚你。”

  文咏菁两眼眨了眨,流露出一抹兴味。“哦,你要怎样惩罚我?”

  见她没有丝毫惧意,反倒一脸期待,左之镇磨着牙,心一横,俯下脸,狠狠的攫住她那张老是说着不正经话的小嘴儿,来回辗吮。

  被他有些粗暴的吻着,她却不觉得讨厌,她一向是个忠于感觉的人,于是她两手环抱住他的颈子,毫不忸怩的回吻着他。

  左之镇起初有些措手不及,但没多久,两人很快就适应了彼此,越吻越深入,心跳也越来越急促,体温渐渐升高,他的手忘情的抚摸揉搓着她的背,搂着她将她压向自己的身子。

  两副身躯紧密贴合磨蹭,蹭出了热烈的欲火,他感觉到下腹蠢蠢欲动,仿佛在催促着他更进一步。

  文咏菁察觉到身子里躁动着的情欲,在发现他的手意图解开她的衣襟时,她硬生生强迫自己拉离与他的距离。

  她觉得进展太快了,虽然已决定跟他试试看,但她还没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最重要的是,她对他的感情还没深到可以将整个人交给他。

  他不满的想拉回她,却被她拨开了手,他燃烧着欲/望的双眼带着怒气瞪着她。

  文咏菁安抚道:“你先等一下,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不适合做那种事。”

  左之镇急忙反驳,“我的身子已经恢复七、八成了,这些天和你和师傅去看地也都没问题。”

  “还是等你完全复原再说。”她很快转开话题,“你还没告诉我,你既不想卖地,手上又没钱,究竟打算怎么做?”

  他有些悻悻,但也没再强求,理了理衣裳,平稳心绪后,才缓缓道:“我打算找几位朋友,我出地他们出钱,凿井采盐可没那么简单,除了银钱之外,若没有其他的关系,可不容易取得朝廷售盐的引子。”

  “什么是引子?”文咏菁不解的问。

  “引子是朝廷允许私人售盐的一种凭证,除此之外还要向盐铁司上报,征得朝廷同意之后,日后便要依据产量来上税。”

  “那要上多少的税?”她没想到要采盐来卖,还牵涉到这么多问题。

  “盐税较重,一般约是三成。”

  文咏菁很吃惊。“这么重?!”三成就是百分之三十,也就是说他们产出的量,每十分里,就要上缴三分。

  “朝廷能允许民间私下采盐已是不错,在前朝,这可是禁止的。”

  接下来左之镇又告诉她关于朝廷采盐贩售的规矩,两人讨论了一下午,见他早就把各方面的事情都考虑得很周全,她不禁对他另眼相看。

  她本以为他只是个身娇体贵的侯府少爷,没想到他的思绪竟如此周密,计划起事情来,各方面都很仔细,连她完全没想到的细节,他也都预先设想好了。

  看来他不只是那张脸长得好看,内里也是有真才实学,随着他的解说,文咏菁看向他的眼神也多了几分的欣赏。

  接下来的日子,左之镇一边调养身子,一边筹备凿井采盐的事。

  文咏菁也在与他朝夕相处之下,情愫渐生。

  这日一早,文咏菁来到左之镇房里,等着要与他一同用早膳,怎料他忽然吩咐凤儿,“去取支眉笔过来。”

  凤儿有些不解,本要开口询问要做何用,但眼神一转,落到夫人那张清丽素净、未施脂粉的脸上,忽然顿悟了,掩着嘴笑着,很快拿来自个儿的眉笔递给主子。

  文咏菁正坐在桌案前看着一本杂书,里头记载着作者老怪游遍天下时,遇到的一些光怪陆离的趣事。

  这是她昨日无意间在他书房里看到的,顺手翻了翻,没想到就迷上了,幸好这个时代用的是汉字,她都认得,看得津津有味,所以并未多加留意左之镇与凤儿的对话。

  直到手里的书册被拿走,文咏菁才抬起头来。“你做什么?把书还我。”

  “等一下再还你,你先坐好,我帮你画眉。”左之镇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