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盐妻发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她不死心的劝道:“你相信我,那里的土真的是咸的,可能会有盐,你若不信,要不然我们一起去看看。”

  瞟了眼她抓住他衣袖的手,左之镇的嘴角微微扬起,缓缓地道:“我说不用买,是因为那块地就是我那个好大哥分给我的。”话一出口,不意外看见她瞠大了双眼。

  “蛤?!”文咏菁惊讶的张大嘴,接着想到什么,忍不住两手握拳,振臂欢呼,“耶!要是那块地里真的有盐,那我们不就发了吗?快快快,我们去看看!”说着她牵起他的手,迫不及待的拽起他就往外走。

  他的视线停留在两人交握的手上,嘴角上扬的弧度扩大,他反握住她的手,扯了她一下。“你先别急,当然是要去看的,不过要先找个经验老道的师傅同咱们一块去,才能确定那块地是不是产盐。”

  “说的也是。”文咏菁停下脚步,不好意思的吐吐小舌,刚才她高兴得过了头,没想这么多,幸好有他提醒。“那你快让人去请师傅过来。”

  左之镇特地从两座城镇外的屏阳县请来一位相熟的董师傅。

  在董师傅到达之前,左之镇已与文咏菁一起去看了一趟,发现那土里确实有咸味,他掘了一些土,仔细察看,隐隐可见土壤之中有一些类似盐粒的东西。

  不过纵使这块地里真的有盐,但却不知量有多少,若只有表面薄薄一层,就不值得凿井开采,要底下整个土壤里也都有盐才值得,但这就仰赖经验老道的师傅看过才会知道。

  这会儿文咏菁与左之镇正跟在董师傅身边看地,董师傅掘了不少土壤察看,还拿着一根细长的铁器钻进土里,取出一些较深层的土壤。

  如此经过两个多时辰之后,董师傅布满皱纹的脸上咧着笑,一开口便道喜,“恭喜左三爷,这块地里确实产盐,且据老朽判断,盐的含量还不少,能够凿井采盐。”

  闻言,文咏菁开心的拉着左之镇的手,又叫又跳。“哈哈哈,真的有盐,左之镇,我们要发了!”

  见她在外人面前这般失态,左之镇觉得甚是丢脸,但她亲昵的举动让他又觉得心头欢喜,一时之间竟也没多加斥责,只是有些尴尬的望了眼董师傅。“拙荆一时太过高兴了,有些失仪,还望董师傅莫见怪。”

  董师傅捊了捊下颚的白须,笑道:“哪里,左夫人这般欣喜,也是真性情。”

  “我打算凿井开采,不知可否能请董师傅帮忙?”左之镇诚心问道。

  “老朽已年迈,怕做不来了。”他已年逾六旬,精力、体力都没年轻时那么好,这几年都在家中休养,没怎么再接活儿干了,这回他之所以应左之镇之邀前来,是看在两、三年前左之镇曾帮过他孙儿一个忙的分上。

  左之镇诚心诚意的拱手相请。“我看董师傅身子还很硬朗,再做几年都不成问题,对这凿井采盐的事,我是两眼一抹黑,一窍不通,恳请董师傅能够帮忙。”

  听见两人的对话,原本还沉浸在兴奋中的文咏菁,也敛起神色,跟着央求道:“是啊、是啊,董师傅,请你帮帮我们,我们两个都是外行人,什么都不懂,过来之前,三爷就一再跟我说,要说采盐这一行,没人比董师傅更经验老道的,最重要的是,董师傅为人可靠重义,是最值得信赖的人。”后面那些话都是她自己胡乱掰的,左之镇压根没说过,但左之镇会找他来,定是信得过他,想来她这么说也不夸张。

  见两人都一派诚恳,加上左之镇又对他孙儿有恩,董师傅考虑了下,便答应了下来。

  接下来三人便开始商讨要如何凿井采盐之事。

  听董师傅简单介绍要如何开凿、如何采卤,采完之后,又要怎么运送上来,最后还要再煎盐,才能从中提炼出盐巴。

  文咏菁听得两眼发昏,工序比她想象的还要复杂很多,倒是左之镇听得很认真,还提出几个问题请教。

  三人走回宅子的路上,左之镇仍在与董师傅讨论,文咏菁有一句没一句的听着,但在听到开凿一口盐井要花费的人力物力时,她的脸色瞬间一变,这才想到一件很现实的事,他们手上只有几百两银子,连前制作业的成本都无法负荷。

  想到巨额的花费,她的嘴角抽了下,看向仍在跟董师傅讨教着的左之镇,不知道他有没有想到这一点。

  若是他们筹不出钱来,只能看着土地干瞪眼了,要不然就只能把这只金鸡母给高价卖了,但若是真要卖,她又万般不舍,她可是第一个发现的人呢。

  想到这些,文咏菁先前的喜悦之情像是被狠狠泼了盆凉水,心头凉拔凉拔的,一路上不停的叹着气。

  终于,她奇怪的反应引来左之镇的注意。“怎么了?是哪里不适吗?”先前还那么兴高采烈,怎么这会儿整个人突然蔫了下去?

  “我……”她想把心中的忧虑告诉他,但是见他一脸关心,不禁把话又吞了回去,不想在这时坏了他的好兴致,算了,等回去再跟他说吧,于是她摇摇头,强挤出一个笑容。“没事。”

  他看出她心里肯定有什么事,但当着董师傅的面又不好细问,便打算回去后再问个清楚。

  在客栈安顿好董师傅,并请人明日送他回屏阳县后,左之镇和文咏菁这才回到庄子。

  两人喝了杯茶,休息一会儿,在他的询问之下,她这才说出心中隐忧,“开凿一口盐井要花费那么多钱,我们手上所剩的那些银子一定不够。”

  左之镇闻言,神色不变。“你一路上在担心的就是这件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