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盐妻发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这时有人推门而入,看见这情景,惊呼道:“你在做什么?”

  然而他却恍若未闻,继续撞着。

  来人将他的身子拖开,焦急的阻止道:“你疯了吗?别再撞了!”

  左之镇怔忡的抬起眼,楞楞的望向来人,下一瞬,他回过神来,怒斥道:“你究竟上哪儿去了,怎么到现在才回来?你知不知道所有人都在找你?”他头上流着血,又面带怒容,神色看起来有些狰狞。

  “我上山找金鸡纳树了。”提到这件事,文咏菁满脸喜悦,将带回来的树皮现给他看。“你看,我找到树了,这就是它的树皮,你的病有救了!”

  他直楞楞的瞪着她手中的树皮,张着嘴想说什么,但还未发出声音,便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她吓了一跳,急呼,“左之镇、左之镇,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我好不容易才找到金鸡纳树,你可别在这时候死啊……”

  寝房里的气氛很凝重。

  文咏菁安静的杵在一旁,默默承受朝她投射而来的指责眼神。

  凤儿见了连忙出声缓颊,“夫人将树皮磨成粉熬成药汁,见三爷仍不省人事,喂不进药,一时情急才会掰开三爷的嘴,强行将药汁灌进去,没想到会害三爷呛到了。”

  三爷呛到后不久便醒了过来,可能是呛得难受,因此也气坏了,知道是夫人强行灌他喝药,他虽没责骂夫人,却一直用一双冷眼谴责的瞪视着她。

  闻言,文咏菁用力点头附和,表情很是乖顺。

  她是护理人员,自然明白是不能在病人昏迷不醒时,用这种方法灌药,可那时见他头破血流,脸色死白,整个人倒下去就像没气了似的,检查他的心跳也越来越微弱,替他做了CPR也没醒,她吓坏了,着急之下理智全丢光,等了大半夜他还不苏醒,又迟迟喂不进药,没办法之下才会这么做。

  左之镇冷眼瞪着她,看见她难得一见的柔顺模样,不知为何,噎在他心口的那股子怒气慢慢消散了,须臾后,他神色缓了缓道:“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

  适才被灌了药汁,他除了嘴里,就连鼻子也跑进了些许药汁,十分不适。

  见他不气了,文咏菁登时扬起笑靥。“喏,既然你醒了,就直接把这药粉给吃了吧。”她忙不迭拿出先前用金鸡纳树树皮磨成的粉末,递到他面前。

  他瞥了一眼她唇边的笑意,接过那只装了药粉的小瓷瓶,将里头的药粉倒入嘴里,凤儿立刻端来温水让他配药喝下。

  服下药粉后,左之镇觑向她问:“你这树皮是在哪找到的?”

  “是在西边那里的山上。”见他转醒,文咏菁此刻的心情很轻松,便将她是怎么找到金鸡纳树的经过告诉他。“那头大黑熊一直追我,把我追得都快没气了,后来我整个人火大,准备豁出去跟它拚个你死我活时,谁知道它老兄竟然不见了。”

  左之镇目不转睛的凝视着她,随着她说到惊险处,一颗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她一边说,一边眉飞色舞的比手划脚。“我累得快死了,靠着一棵树坐了下来,结果你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就在我喘过气后,准备下山时,突然间从上头飘落一串乳白色的小花,吓,好样的,那居然就是我找了一下午的金鸡纳树,所以我想,那只黑熊说不定是上天派来引导我找到金鸡纳树的使者。”她笑咪咪的下了个结论。

  听她出去了一整天,就是为了替他找药,过程还如此危险,他突然觉得心口一阵炙烫,弥漫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感动。

  “不管我这病能不能治得好,我都欠了你一个大恩情。”左之镇动容的道。

  文咏菁满脸笑容,挥着手不在意的道:“现在别说这些啦,先治好你的病才是最重要的。”

  她看得出来他很感激她,她并不求他回报什么,但能得到他这样感谢的话,还是觉得很受用。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文咏菁瞬间觉得疲惫感蔓延全身,她掩嘴打了个呵欠。“我好累,先回房去睡了。”

  “快去吧,好好休息。”他连忙催促道。“凤儿,你也快去睡吧。”

  凤儿领命先退了出去。

  文咏菁仔细端详了他一会儿,确定他真的没有什么问题后,这才放心离开。

  一走出他的寝房,抬头就见天边隐隐透出微光,她没想到这么一折腾,天竟然都快亮了。

  她嘴边挂着笑容,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回到房里,头一沾枕,就昏沉沉的睡着了。

  左之镇每天服用金鸡纳树皮磨成的粉末,几天之后,发寒、发热与头痛欲裂的情况果真改善了不少。

  就连以往为他诊治的大夫来看过之后也感到惊奇不已,向文咏菁索要了一小块树皮想回去研究。

  文咏菁大方的给他,并毫不保留的将金鸡纳树所在的地方告诉他,还不忘叮咛道:“这种树在山上并不多,只有不到十棵,石大夫若是想去取树皮,尽量小心割取,不要环状剥皮,那会让树很快就枯死。”

  送走了石大夫后,文咏菁来到桌边坐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