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盐妻发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文咏菁眼睛一亮。“那些树都长在哪里,能不能告诉我?”到时她一种一种找,说不定会找到。

  樵夫指了几个方向。“那里、那里,还有那片山头都有。”老樵夫又好心的劝道:“山里有些野兽,还有黑瞎子,姑娘只身一人上山,万一遇上可不好,不如先回去,再找人陪着一块来。”

  好不容易都走到这里,她哪肯再回头。“我跑得很快,不会有事,多谢老人家。”说完,她不再耽误时间,拔脚就朝老樵夫方才所指的方向走去。

  不是、不是,这株也不是!看过了上百株的树后,文咏菁的脚步越来越沉重,最后再也受不了了,气喘吁吁的背靠着一棵树稍做休息。

  怎么办,没有一株是金鸡纳树。

  这山里该不会没有吧?她遇见老樵夫时燃起的希望,如今如同被吹熄的火烛,顿时灭了。

  这次她是临时起意,出来得匆忙,没带粮食和水,此刻是又累又饿,且头顶的阳光已西斜,再不回去天很快就要黑了,她失望的叹了一口气,开始起程归去。

  就在这时,前方忽然窜出一头莫约两公尺高的黑熊,凶猛的朝她扑过来,她吓了一大跳,赶紧转身往旁边的树丛逃去。

  文咏菁用最快的速度往前冲,不时回头张望,见黑熊仍紧追不舍,她顿感头皮发麻,啊娘喂,她又没去招惹它,它干么把她当仇人一样,一直追着她?

  她拚了命的在树林间奔逃,衣裳从里到外都被汗水给浸得湿透了,胸口急促的起伏着,两只脚都快跑断了。

  最后她实在没力气再跑了,索性愤怒的转过身,准备正面迎敌,不料狂追着她的黑熊不知何时不见了踪影。

  文咏菁一楞,逃过一劫,她固然高兴,但想起之前自己被追得狼狈兮兮的糗态,不禁骂道:“黑熊老兄,你是闲着无聊,追着我好玩的吧?”不过回应她的只有山鸟啁啾。

  她全身无力的靠着一棵大树坐了下来,深呼吸了几口气,紧窒的胸口这才稍微舒服些,休息片刻,她渴得快受不了,打算先去找水喝,她记得方才好像隐隐看见左边那里有一条小溪。

  刚站起身时,头上飘落了一小串的白花,文咏菁下意识抬手接起,垂眸瞥一眼,下一瞬她瞪大眼睛。“噫,这花好像是金鸡纳树的花!”她霍地抬头,发现她方才靠着的那棵树,枝桠间缀着一串串乳白色的小花,花形和叶形都像极了她记忆中的金鸡纳树。

  她看着看着,几乎要哭了。

  她两只手激动的抱着那棵树,胡乱说道:“谢谢老天、谢谢佛祖、谢谢上帝,还有谢谢黑熊大哥。”要不是被那头黑熊追到这里,她也发现不了这棵树。

  惊喜过后,文咏菁找来了一块尖锐的石头,割下一块树皮带走,脚步轻盈的往山下跑去。

  看见凤儿走进寝房,左之镇极力撑起身子问:“人可找到了?”

  凤儿摇摇头,见他面露忧色,连忙安慰道:“三爷别担心,奴婢已把庄子里所有人都派出去找了。”

  她心里也记挂着夫人的安危,这会儿都酉时了,还不见夫人回来,真真把她急死了。

  左之镇又躺回床榻上,有些失神的道:“她会不会是……走了?”

  他想起那日她鼓励他的那些话,那时她脸上的笑容是那样的真诚,虽然这几日在喝了她开的药后,他的病情并未好转,心里也不曾生过怨言,毕竟她已尽力。

  她想了想答道:“夫人离开时什么都没带,应当不会不告而别。”

  “那她……会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想到她可能发生了什么意外,他心口顿时一紧。

  她原以为夫人是因为治不好三爷,心情烦闷,才想出去走走,不想她竟到现下都还未回来,她也很担心夫人是不是遭逢了什么意外,三爷病重,夫人若再出事,她真不知以后日子要怎么办才好。

  但这样的话可不能老实跟一二爷说,凤儿只好道:“奴婢猜想夫人莫不是回娘家了,要是明天一早若夫人还不回来,奴婢就让秀雅回去问问。”

  左之镇点点头,如今也只能这样了。“对了,秀雅她们可有说夫人今儿个为何要独自出门?”

  “奴婢问过秀雅她们,她们说夫人没交代,只说要出去走走。奴婢再出去看看。”说完,她便又走出寝房。

  左之镇咬着牙,右手握拳用力捶着床板,他真恨透了此刻什么事都做不了的自己,只能窝囊的躺在床上干着急。

  他情愿她是厌弃了他这个病殃子的丈夫,偷偷离开,也不愿她遇到什么意外。

  “只要你好好的,去哪儿都没关系,不回来也无妨。”他低喃道。

  担忧着她的安危,左之镇在床榻上躺不住,吃力的撑着身子坐起来,他想下床,但两脚一踏到地上,关节处便传来一股刺痛,整个人直接摔倒在地。

  他撑着床缘想爬起来,却虚弱得站都站不起来。

  他恨死了这具无用的身子,憎恨的拿头撞击着床缘。

  “这么没用你还活着做什么,不如死了干净!”

  一下又一下的撞击闷响,代表了他的绝望与痛楚,磕得都头破血流,仍没有停下来的打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