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盐妻发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你老是口没遮拦说些胡话,还敢说我。”他见过的姑娘,没哪个像她这么大刺刺的毫不掩饰。

  “我夸你还要被你骂,好好好,我收回刚才的话,你长得一点都不好看、很丑,可以了吧?”

  “你胡说,我哪里长得丑了?”左之镇不满的道。

  文咏菁有点受不了他。“夸你好看不行,说你难看你也不高兴,你这个人很难相处耶。”

  “你若看不过去,大可不必留在这里。”他并没有想撵她走的意思,只是一时受不得气,话便脱口而出,说完之后不禁有些懊恼。

  她眯着眼瞅着他。“你以为我很爱留在这里吗?”

  左之镇顿觉胸口一窒,片刻后才涩然道:“我知道,你本来就不情愿嫁给我,要是我过不了这一关,你就把这庄子卖了,剩下的那些田地也值不了几个钱,要是能卖出去就卖了,卖不出去就罢了,得的那些银子你分一些给凤儿,也算全了我同她的主仆之情,她跟了我十几年,我得了这病,身边伺候的下人全都散光了,只有她没离开。”

  听他说着说着,竟交代起遗言了,病人最重要的是求生的意志,这么灰心丧志对他的病情可不好,文咏菁两手搭上他的肩膀,收起懒散的表情,正色道:“别说这些丧气的话,你要相信自己一定能渡过这个难关,有句话说自助而后天助,如果连你自己都放弃了,老天爷又怎么会帮你?虽然暂时找不到金鸡纳树,但我找了另外两味药,对你的病多少有些帮助,如果幸运的话,说不定吃了几次之后,你的病就能治好了。”

  感觉到从她掌心传过来的暖意,左之镇抬首,怔怔地注视着她。

  她清丽的面容神色坚定,水眸凝视着他,他感觉心湖好似隐隐被什么触动了,掀起微微波澜。

  文咏菁铿锵有力的又道:“你看你都撑了这么久,难道你甘心就这样被病痛打败吗?我知道发病的时候很难受,可是你绝对不能失去信心,你还这么年轻,一定有很多想做的事,只要熬过了这一次,以后你就能实现自己的梦想了。”

  她的话一字一字钻入左之镇的耳里,鼓舞了他的意志,他晦暗的眼神再次燃起一抹希望之光。

  他双手用力握拳,坚定地回应道:“我不会被打败的。”

  “那就对了。”见他重新振作起来,她展颜而笑。

  她的笑容映入他的眸心,为他暗沉的心增添了一抹亮光,也在这一刻,她的倩影在他心版上留有一道烙印。

  左之镇服用加了常山和青蒿的汤药,却每服必吐,且病情完全没有好转,就连原本颇有信心的文咏菁也不禁开始动摇了。

  看三爷又吐了,凤儿着急又担忧,情急之下,语气不免有些重,“夫人,三爷服了药就吐,现下情况更严重了,您开的药压根一点用都没有。”

  “我……”文咏菁心里也很着急,看来没有经过提炼的常山和青蒿是没办法治疗疟疾,要是能找到金鸡纳树就好了。

  “凤儿,不要为难她了,这都是我的命。”躺在床榻上,稍稍缓过气来的左之镇虚弱的出声,他抬眸觑向文咏菁,眼里流露出一抹请求。“你还记得那日我对你说的话吗?要是我有个万一,希望你能照我的话做。”

  闻言,文咏菁的心情倏地一沉,在这种情况下,她没有办法说什么,草草的点了下头,用眼神示意秀雅和瑶琳留下来帮忙凤儿后,便离开房间。

  她最近发现这里的气候跟台湾差不多,都是属于温暖潮湿的亚热带型气候,适合金鸡纳树的生长,说不定能找得到。

  文咏菁独自走出庄子后,一时间有些茫然,不知该往哪里去,举目四顾,发现西边是一片葱郁苍翠的山峦,便提步往那里而去。

  那山看着不远,实际走起来却不近,还得先经过一片只长了几根杂草、布满砂砾碎石的荒芜之土。

  她走了一个多时辰,直至日正当中,都还未走到山脚下,现在正值秋老虎正旺的九月,她早已汗流浃背,抬眸看了看,估算走到山边恐怕还要一个小时,她心里已萌生了打道回府的念头,却在准备转身回去时,脚下绊到一块石头,整个人踉跄的往前一扑,狠狠的摔了一跤,吃了一嘴的土。

  “呸呸。”文咏菁一边擦着嘴巴,一边吐掉吃进嘴里的泥土,忽然间尝到一种咸涩的味道,她以为是嘴巴磕破皮流血了,撩起衣袖擦了擦,却没发现血迹,但是嘴里还是有一股咸味。

  味道莫非是来自刚才不小心吃进去的那些泥土?

  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她也没想太多,爬起来后掸了掸衣裙,抬头看向前方的山峦,又改变了心意。

  既然都来了,而且路都走了一大半,还是过去看看好了,说不定会有奇迹出现,能找到金鸡纳树。

  再花了快半个时辰的时间,她终于抵达山脚边,接着便沿着一条山径往山里走。

  茂密的树荫遮挡了阳光,透着丝丝的凉意,方才的燥热消散了,文咏菁轻吐一口气,开始认真的四处张望,寻找金鸡纳树,正好见到有个老樵夫扛着树枝下山,她便走过去向他打听。

  樵夫听完她的话,答道:“金鸡纳树我倒是不曾听过,不过姑娘说的这种长着白色小花的树,山里头倒是有不少种,就是不知哪一种是姑娘要找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