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盐妻发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秀雅与瑶琳互看了一眼,由瑶琳开口道:“六小姐说,届时两人都拜堂成了亲,夫人就算知情也无可奈何。”

  她这话说得算是委婉,当初六小姐是这么说的——

  “等那没用的废物醒来又能怎么样,难道她还能有胆子把这事抖出来吗?何况堂都拜了,她还能换回来不成?就算届时事情闹开,你们就说是她贪慕虚荣想嫁到侯府,这才使计顶替了我。”

  文咏菁从两人的话里约略听出,原本的官善善恐怕是个柔弱胆小之人,所以才会这样被人给欺到头上。

  不过瑶琳刚才说的也没错,这堂都拜了,怕是也没机会再换回来,她一时之间也没有其他的想法,只能等治好左之镇的病再做打算。

  她与左之镇之间并没有感情,万一他熬不过,一命呜呼,让她成了寡妇,那也没什么,反而日后在这里没人管着她,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更逍遥自在。

  思及此,文咏菁的心定了定,又再问了两人一些事情,才让她们离开。

  文咏菁拿着毛笔在宣纸上作画,画完后她递给凤儿。

  凤儿接过看了一眼,两道细长的柳眉顿时拧了起来。“夫人,您画的这是什么?”

  文咏菁倒了杯茶喝,抬眉一笑。“金鸡纳树啊。”

  “这都糊成一团,哪里还看得出树形。”

  “所以我不是跟你说了,我不会画画,你却非要我画。”文咏菁努了努嘴,一脸无辜的说,“你看,我已经很努力了,画不好真的不能怪我。”

  凤儿为难的皱起眉。“可我这几日找了很多人打听,城里的药铺我也一家家问过了,都没人听说过金鸡纳树。”说完,她质疑的瞟了夫人一眼,怀疑这世上是否真有这种树。

  听她这么一提,文咏菁陡然思及了一件事。“说不定是这里的金鸡纳树不叫这个名字,也或许是这里的气侯不适合它生长。”

  金鸡纳树是翻译的名称,原产于南美洲,它必须在温暖的气侯才能生长,看来这里可能真的没这种树。

  凤儿焦急的道:“那怎么办?三爷的身子真的不能再拖下去了,难道没有其他的法子了吗?”

  文咏菁沉吟须臾,说道:“要是真找不到金鸡纳树的话,要不然就用常山和青蒿来试试看好了。”既然现代人是从常山和青蒿提炼青蒿素来治疗疟疾,也许直接入药也会有些效果。

  “那夫人快把药方写给奴婢吧。”凤儿真的不忍心再看自家主子饱受病痛折磨了,只要有一线希望,什么办法她都愿意一试。

  “药方?”文咏菁一楞,她又不是中医师,哪懂得开药方。

  “是呀,请夫人快把药方写出来,奴婢才好拿着方子去抓药。”凤儿催促道。

  “呃。”文咏菁有些心虚的摸摸鼻子。“你将之前的药方拿来我看看。”

  凤儿没有多问,很快取来药方交给她。

  文咏菁认真研究,仔细计算过其他药材的分量之后,又补上常山和青蒿各三钱加,再交给凤儿。

  凤儿接过药方,急着就要出去抓药,走到门口,她又回过头道:“奴婢去抓药,还请夫人帮忙照看三爷。”

  庄子的下人除了她之外,就只有两个打扫园子的老仆人和一个厨娘,虽然夫人还有两个陪嫁丫鬟,但三爷肯定不会让她们服侍,她想,夫人既然是三爷的妻子,自然有责任服侍三爷,只是夫人一直没这自觉,把自个儿当成外人,每天只去看三爷一、两回,接着不是待在她的寝房里,就是在庄子里四处闲逛。

  “哎,我觉得三爷似乎不太想见我,每次我去看他,他都摆着张脸给我看。”

  文咏菁其实也很无奈,不是她不想照顾左之镇,而是他似乎不太乐意让她照顾,既然有凤儿在照顾他,她也乐得清闲。

  凤儿转过身,正色道:“那是因为三爷还不熟悉夫人您,才显得生疏,只要您多去看看他,等他熟悉您了,便不会如此了。”想了想,她觉得应当让夫人多了解三爷一些,便又走回案前道:“三爷虽然心高气傲,但他心地好又重情,老侯爷还在世时,不太喜欢侯爷,觉得他品性不好,因此曾一度想安排三爷在老侯爷百年之后继承乐平侯的爵位,是三爷念在与侯爷的兄弟之情上,力劝老侯爷打消这个念头,侯爷才能在老侯爷身故后承袭乐平侯的爵位。

  “三爷和未婚妻梅小姐是一块儿长大的,当年梅小姐的父亲牵连了一桩案子,为了帮助梅家,三爷才与梅小姐订下亲事,之后在乐平侯府的庇护下,梅小姐一家人总算是渡过了危难,可没想到梅小姐竟然不顾三爷对她的情分,在三爷生病之后,梅小姐只来探望过几次,后来竟向三爷提出解除婚约的要求。”

  听到这里,文咏菁觉得这左之镇实在很倒楣,兄长和未婚妻竟都是这种无情无义之人。

  “三爷这个人就是性子傲了些,帮助人也从来不说,别人才会老是误解他。夫人,奴婢知道你在这时候下嫁三爷也是被逼的,那天三爷赶您走其实也是为了您好,他只是不想拖累您。”说到这儿,凤儿竟跪了下来。“奴婢求您看在与三爷已是夫妻的分上,对三爷好一些。”

  “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文咏菁吓了一跳,急忙起身扶起她。“我又没亏待他,被你这么一跪,倒像我虐待他似的。”

  凤儿赶紧摇头,央求道:“不是的,奴婢没有这个意思,夫人别误会,奴婢只是希望夫人能和三爷更亲近一些,三爷现在正在受苦,若您能多照顾他一些,他心里也会好过一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