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盐妻发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只是顺口说了句,便惹得他不高兴,这人脾气也太差了吧!

  文咏菁翻了个白眼。“我只是随便说说,没有特别的意思,你既然不要我帮你,那我回房去了。”她还有很多事想问问陪嫁过来的婢女。

  左之镇看着她离开,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要出声叫她留下来,可他实在拉不下脸。

  想起先前她面对他时那恣意的模样,他这位新婚妻子似乎……与他想像的不太一样。

  思及她适才说的那种金鸡纳树的树皮,他晦涩死寂的眼神里闪过一抹光亮,若他真能痊癒,这份恩情,他定会重重报答。

  “……因为八小姐,喔不,是夫人想嫁入侯府,就与六小姐对换了身分,她替夫人嫁给林秀才,夫人则嫁给三爷。”

  文咏菁长腿交叠坐在椅子上,听完这个名叫秀雅的婢女所说的话,她托着腮,斜睨着她。

  她从小就在奶奶的面摊帮忙,国中就四处打工赚钱贴补家用,她看过的人很多,不敢说有识人之明,但还是看得出来秀雅在撒谎。

  她抬起眉盯着秀雅,语气稍微严厉了些。“你不要以为我忘了以前的事,就连脑子也变笨了,再给你一次机会,我要听实话。”

  秀雅被她那双锐利的眼神看得心头一惊,但仍强装镇定道:“奴婢没有欺骗夫人。”

  见她仍不肯坦承,文咏菁不再理会她,转而看向另一名叫瑶琳的婢女。“既然秀雅放弃说实话的机会,就换你来说吧,别再拿我先前染了风寒服了药,才会昏睡两天这种鬼话来诓我,你若跟她一样不老实,你们就一块滚出去吧。”

  她心里已经有了底,她应该是被下了类似迷药的东西才会昏迷两天。

  闻言,瑶琳和秀雅皆大吃一惊,以前温懦好欺的夫人,怎么如今像是完全变了个人?

  瑶琳连忙求情道:“夫人千万别赶我们走,我们是夫人的陪嫁丫鬟,您若把我们赶走,我们可没地方去。”

  “要我不赶你们走可以,你老老实实的把之前的事说清楚,若是还敢撒谎,我也没留下你们的必要。”文咏菁这话说得毫无转圜,她深知人善被人欺的道理,她虽不会去主动欺负别人,但也不会任人欺负到她头上。

  “这……”

  两名婢女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文咏菁刻意再逼迫道:“我数三声,若是你们还不从实招来,就去收拾行李滚吧。一、二……”

  “我说。”瑶琳急忙出声。

  “最好别再撒谎。”文咏菁警告。

  目前她除了得知原主的名字叫官善善,是官家庶出的八小姐,在两天前嫁给了乐平侯府的三公子,其他的一概不知,才急于想要知道有关于这具身体更多的消息。

  且两个婢女为何要编造谎言欺骗她,背后是不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她隐约觉得这件事很重要,必须要赶快弄清楚。

  “奴婢不敢再欺骗夫人。”瑶琳终于老实招了。“事情是这样的,是六小姐想嫁给林秀才,不愿嫁给三爷,才想出要在一同出嫁这日,与夫人互换身分的方法,没想到夫人不肯,于是六小姐便命人在夫人的茶水中下了迷药,迷昏了夫人,然后交代我们让夫人坐上前往侯府的花轿。”

  她和秀雅其实并非有意欺瞒,只是见夫人醒来后什么都不记得了,她们不想再惹麻烦,才会捏造了个谎言敷衍,没想到却被识破。

  文咏菁疑惑地问:“姊姊为何不愿嫁给三爷,难道她跟那个林秀才有什么私情吗?”

  秀雅答道:“六小姐之所以不愿嫁给三爷,是因为外传三爷病得很重,撑不了多久,六小姐不想一嫁给他不久就要守寡,所以才想与夫人互换。”

  林秀才的家世虽然不如出身乐平侯府的三爷,可也算殷实的人家,虽然称不上多富裕,但也有些家底,兼之听闻林秀才又生得一表人才,六小姐才想嫁给他。

  为这事,六小姐先前曾去求过老爷,但被老爷拒绝了。

  毕竟六小姐是嫡女,而夫人只是庶女,三爷不管怎么样都是出身侯府,是当今乐平侯的嫡亲弟弟,身分尊贵,官家虽然富裕,但老爷到底只是个商人,能攀上乐平侯已算是高攀,哪能让三爷娶一个庶女为妻。

  所以就算三爷病得再重,也要由身为嫡女的六小姐出嫁。

  老爷如此坚持,其实还有一个原因,便是在谋算三爷的家产,一旦三爷病死了,那么三爷留下的家产可就全都归了六小姐,老爷也能名正言顺的得到那些家产。

  可老爷千算万算,却没算到乐平侯表面上似乎很重视弟弟,私底下就早就盘算好要将这个大麻烦赶出去,且老爷更没想到素来任性骄纵的六小姐会瞒着他对夫人下迷药,顶替夫人嫁给林秀才。

  原本老爷安排夫人嫁给林秀才做填房,是存着拉拢的心思,看好林秀才日后有可能会中举,若他更争气点,说不定还能中个进士,届时说不得能谋个一官半职,到时那就长脸面了,还有个当官的女婿可以当靠山。

  而她与瑶琳原本都是六小姐的婢女,为了替六小姐掩饰,这才被迫跟了夫人。

  秀雅与瑶琳将事情源源本本的说了出来,听完后,文咏菁蹙着眉思索了须臾,再提出一个疑问,“姊姊对我下药,她就不怕我醒来后将这件事抖出来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