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盐妻发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凤儿听她说的没错,急问:“没错,就是疟症,大夫说三爷这是染了瘴疠之气,夫人可有办法治得好?”

  古代因为科技不发达,察觉不到疟原虫的存在,因此将感染了疟原虫的疟疾当成是染了瘴疠之气。

  得了疟疾的人最典型的症状就是忽冷忽热循环不休,先是发冷、打冷颤,然后再发热又出汗,还可能会伴随着关节痛、呕吐、头痛、溶血反应、黄疸、贫血、血尿、抽搐等症状。

  她上前按了按左之镇的脉搏,她其实不太懂怎么诊脉,这只是装模作样的摆摆样子罢了,她故作沉吟,而后问道:“大夫开的药方里有没有添加常山或是柴胡?”

  她记得以前在中医诊所打工时,曾看过一本中医的书,书上提过古人常用这两味药材来治疗疟疾的发热情况。

  在十八世纪时,有人发现可以从金鸡纳树的树皮中提炼出奎宁来治疗疟疾,二十世纪时又有人发现从常山和青蒿里可以提炼一种青蒿素来治疗疟疾。

  “药方里有加常山,可三爷吃了会呕吐,后来大夫又改换了柴胡来代替,可服了两个多月的药,三爷的病始终不见起色。夫人,您是不是有办法治得好三爷的病?”凤儿觉得夫人似乎真的懂医术,圆胖的脸满含着希冀望着她。

  就连左之镇都忍不住觑向她。

  文咏菁想了想,又问道:“这里可有金鸡纳树?”

  虽然她没办提炼出奎宁,但听说最初是有人将金鸡纳树的树皮磨成粉服下,发现能够治好疟疾,也许她可以试试看。

  “金什么树?”凤儿瞪大眼。

  “金鸡纳树,这种树的树皮可以治疗疟疾。”

  “真的吗?我这就去打听!”凤儿赶忙将地契收妥后,迫不及待的就要往外走,不过走了两步她又回过头来。“对了,这树长什么样子?”这种树名她连听都没听过,不知它的样子可不好找。

  这事关病能不能治好,左之镇也紧盯着文咏菁看。

  由于二战时日军曾引进金鸡纳树在台湾种植,文咏菁以前所读的护专校园里也种植了几株,因此她见过这种树,遂将树形的模样告诉凤儿。“它的叶片是椭圆状对生,会开乳白色或是粉红色的小花,差不多有一、两层楼高。”

  左之镇倏地想到一个疑点,质问道:“你是如何知道这种树的树皮可以治好我的病?”

  对他质疑的态度虽然不满,但文咏菁想到他是病人,也没跟他计较,随便掰了个理由敷衍他,“我是听一个已经过世的老大夫说的,他说他曾用这种树皮替人治疗好疟疾。反正你现在也没药可治,不如让人去找找,也许会有用。”言下之意就是死马当活马医吧。

  左之镇心高气傲又好面子,他可以嫌弃自己,但却不允许其他人这么看待他,因此听见她的话后着实有些气恼,苍白的唇瓣不悦的抿着。

  “三爷,奴婢就这出去打听哪里有这树,想办法找来树皮。”凤儿挂心主子的病,说完后便匆匆忙忙离去。

  陪嫁过来的两个婢女安静的杵在一旁,但心里都对夫人竟然懂得医理之事大感惊奇,未出嫁前夫人寡言沉默,素来逆来顺受,可方才竟敢当面质疑违抗三爷的话,神情还隐隐透着一股泼辣,这可奇了。

  最离奇的是,夫人清醒之后,竟对以前的事不太不记得了,问了些奇奇怪怪的问题。

  左之镇虽然恼她,却也不是个是非不分的人,他看向她说道:“若是你说的那种树皮真能治得好我,日后我便欠你一份恩情,你若有什么要求,我都会替你办到。”

  “怎么,你现在不赶我走了?”文咏菁挑起眉,笑睨着他。

  他冷冷的瞥了她一眼,不吭声。

  知道染了疟疾的人会很难受,文咏菁也不再嘲笑他,回头看向杵在身后的两名婢女,吩咐她们去拿冷水和布巾来,他现在正在发烧,她打算用冷水替他擦拭身子,帮助他降低体温。

  冷水打来,文咏菁就要替左之镇脱去衣服,对她而言这是很自然不过的事,以前照顾病人时,这种事她没少做过,至于是男是女,她并未在意,身为一个护理人员,是不可能因为病人是男性而有分别之心。

  反倒是左之镇被她的举措给吓了一跳,紧按着衣襟瞪着她。“你要做什么?”

  “你现在在发烧,我用冷水帮你擦擦身体,这样你会舒服一点。”

  见她说得坦然,左之镇反倒有些别扭,手仍按在襟口上不肯放开。“等凤儿回来再让她做。”

  文咏菁觉得这只是举手之劳,也没多想。“她不知何时才会回来,刚好我现在闲着也没事,你快把手放开,我才好帮你脱衣服擦身子。”

  见她想要扳开他的手,他连忙斥道:“你一个姑娘家,怎么说起这种话一点也不害臊!”

  被他斥责,她感到莫名其妙,有种好心被雷劈的感觉。“我是好心帮你,为什么要害臊?”说着,瞟见他脸色尴尬,她眯了眯眼,接着像想通了什么,忍不住笑出声,“你这是在害羞吗?”

  被她戳破了心思,左之镇恼羞成怒。“你一个大姑娘的,没羞没臊成何体统?”

  文咏菁没好气的反驳道:“我做了什么没羞没臊的事,难道好心帮你还犯了罪吗?你既然不想我帮你,那就算了,就当我好心被狗咬吧。”

  他脸色一沉。“你骂谁是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