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王爷娶错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大婚这日,比起上回迎娶顾明惠时更加盛大的迎亲队伍,在锣钹喜乐和炮竹声中来到袁家。

  整个永平坊,被浩浩荡荡的迎亲人员给挤得水泄不通。上百名的侍卫和琴师乐手整齐的排成两列,在外头等候。

  辜稹元从披挂着彩绸的白马上翻身下马,俊美的脸庞上,嘴角高高扬起,眼眸里的光彩亮如星辰,举步跨过门槛,步入袁家,要来迎接他的新娘。

  喜婆牵着新娘子的手,正在拜别母亲和兄长。

  袁康氏含泪依依不舍的对她殷殷嘱咐,而看着即将出嫁的妹妹,袁维眼里也闪着泪光。

  “拾春,你记着,咱们袁家永远都是你的娘家,以后但凡有什么事,都可以回来找娘和大哥。”他明白依莱阳王对拾春的爱宠,必不会委屈了拾春,但还是忍不想告诉她,他们永远都是一家人。

  “多谢娘、大哥。”他们的话让她心里盈满感动。

  辜稹元走过来,从喜婆的手里接过她的手,朝袁氏母子承诺。

  “岳母、大舅子放心,今后本王必不会让她受一丝委屈。”寻寻觅觅,好不容易才找回了她,他恨不得把所有的一切都给她,他要让她往后的日子都充满欢喜,不会后悔为他留下来。

  袁康氏和袁维轻轻点头,接着一块送新人走出袁家大门。

  辜稹元紧握着袁拾春的手,袁拾春踩着轻盈的脚步跟在他身边,红色盖头下的她,那张清秀的脸庞,轻轻弯起的眉眼,漾着灿亮的笑意。

  两人交握的手,仿佛在彼此承诺着,此后的人生路上,将携手同行。

  早晨甫下过雨的天空,两道弯弯的虹霓,高挂在湛蓝的天空中,宛如也在为这对新人献上祝贺。

  尾声

  “你说若是男孩,叫学谦可好?”挺着七个月大的身孕,袁拾春靠在床榻上,询问身旁的丈夫。

  “你要把咱们的儿子叫学谦?!”听妻子提及这个名字,正抚摸着妻子肚腹的辜稹元,登时变了脸。

  感受到他身上瞬间迸发出来的恚怒,袁拾春一脸莫名,不知说错了什么,惹得自家王爷这么生气,“这名字有什么不对吗?”

  他下颚绷紧,咬牙切齿,“都这么多年,你还忘不了他吗?”

  不明白他口中所指的人是谁,袁拾春满脸迷惑,“忘不了谁?”他那嫉恨的眼神,把她给瞪得心里发毛,更是莫名其妙。

  明明她才是孕妇,可她怀孕这七个多月来,一直好吃好睡,睡不好吃不好的人反倒是他,担忧她没办法把孩子给平安生下来,即使太医和她一再向他保证,她这副身子很健康,平平安安生下孩子不会有问题,他仍是放

  辜稹元嗔怒的指控,“你连儿子的名字都取成这般,还想否认!”

  话里的酸妒之味浓得惊人,快把她给酸死,但她是真的不知道他说的人究竟是谁,“这名字怎么了?我真不知道你说的到底是谁。”

  “你还不承认!”

  “我没什么好认的,你到底要我认什么?”突然一念闪过,她不敢置信的瞪住他,“难道你是在怀疑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

  “本王没这么说。”她肚子里的孩子自然是他的,问题在她取的名字,即使当年她只提了一次,可他牢牢记下了。

  他以为两人经过这么多的风波,她的心已完完全全属于他,哪里知道,她至今仍对那男人念念不忘,连他们两人的儿子都要取名为学谦。

  被他用那种质疑的眼神怒视,袁拾春一脸莫名其妙,“那你在闹什么脾气?”

  “你想把儿子的名字取名叫学谦,你心里还有本王吗?”他绝不容许他们两人的儿子取这个名字。

  她还是没弄懂这名字是哪里惹到他,好言安抚道:“我只是跟你商量,又不是非要取这个名字不可,你若真的这么不喜欢,可以取别的。”

  他冷着张俊脸警告,“我们孩子的名字,绝对不许有‘谦’这个字。”

  见他对这个谦字如此痛恶,袁拾春面露为难之色,“这可难办了,依照皇族族谱,咱们孩子的名字,按规制

  辜稹元带着怒容的俊颜登时一楞,“什么族谱?”

  “大行皇朝皇族族谱啊,你们这一辈是元字辈,下一辈是谦字辈,依规矩,皇家的子孙都得按族谱的辈分来命名不是吗?”这事是赵魁告诉她的,说完,瞅见他脸上的怒色忽地消散,隐隐露出一丝尴尬之色,她眯起眼瞪着他,“你刚才想到哪里去了?”

  她忽然忆起,被她遗忘许久的学长的名字就叫王品谦,当年她似乎曾告诉过他,再想起他方才那番质疑的话,她顿时明白过来某人误会了,自个儿狂喝陈年老醋。

  辜稹元经她一提,也想起族谱之事,明白是自己误会她,却拉不下脸来认错,神色倨傲的别过脸不吭声。

  她又好笑又好气,“既然王爷这么不喜欢谦这个字,那王爷就自己去征求皇上的同意,让咱们的孩子无须依皇家族谱来命名。”

  辜稹元自是不肯向她坦承自己乱喝飞醋之事,回过头表示,“既然下一辈排到谦字,那还是依族谱来命名吧,不过学谦这个名字不好,换一个。”他已对那名字心生芥蒂,便不想让自个儿孩子取这名字。

  “随你,以后孩子的名字给你取,我不管了。”她接着意有所指,“不过刚才被王爷这么一闹,我倒是想起一个已经很久没再想起的人,忍不住有些怀念。”

  “不准你想他!”辜稹元霸道的命令。

  袁拾春笑得一脸无辜,“我本来连他的模样都忘了,要不是王爷提起他……”

  他狠狠封住她的嘴,不让她再有心思去想其他的人,除了他,她谁也不能想。

  (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