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王爷娶错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没错。”

  “那皇上怎么说?”

  “皇兄让我明天带你进宫。”他将她揽入怀里,“拾春,等皇兄见了你,咱们就成亲,以后你就是我的王妃,从此再也不准离开。”

  “那明惠呢?”她抬起眼望向他。

  “她自尽死了。”他刻意隐下顾明惠是被他逼得不得不自尽而死的事。

  闻言,她轻轻叹息一声,明惠的死全是她咎由自取,倘若她先前不一再找人来杀她,也许如今还能活着,是她把事情做得太绝,才把自己送上了死路,只是她很纳闷,明惠究竟是怎么认出她的。

  “明惠为何知道我就是明冬?”

  “先前我误认她是你,曾带她去春余酒楼用饭,她在那里尝到你送去寄卖的枣泥核桃糕,因而对你心生怀

  “我想起来了,你与她大婚前几日,我曾在苏府见过她,她尝了我做的糕点,问我是在哪里学来的,怕是在那时就已确定我是明冬。”当时明惠面不改色,那心思蔵得极深。

  “她已伏罪,今后再也不会有人能伤害你。”思及因误认顾明惠是明冬而迎娶的事,辜稹元十分懊恼。

  听出他话里的一丝恼意,她两手搂着他的腰,将脸靠在他肩上,不再提明惠的事,笑睇着他,提了个要求,“等王爷有空,带我去见见我的老乡。”知道有人与她一样来自异界,她忍不住想见见对方。

  他抬手轻抚着她的脸,即使她换了容颜,却仍如从前那般能勾动他的心,教他为她痴狂,只因这副身子里的魂魄是她,他颔首答应,然后对她说了句话——

  “唉漏服油。”

  那四个音他念得不标准,却让袁拾春神色震动,她接着展颜而笑,也回道:“I love you。”

  我爱你,谢谢你找到了我,让我能再拾回这段爱。她默默在心里说着。

  这一晚,两人舍不得睡,相拥一夜,互诉着分别一年多的相思之情。

  翌日,早朝过后,辜稹元带着袁拾春走进御书房。

  端坐在御案后的辜擎元,目光锐利的打量着袁拾春。

  “民女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袁拾春依礼俯身跪拜在地。

  “起来吧。”辜擎元见她这礼行得丝毫不差,举止之间也从容不迫,确实不像一般不知规矩的百姓。

  “谢皇上。”袁拾春站起身,神色镇定,抬起脸微笑的面向皇帝。

  “袁拾春,朕有话问你。”他召她进宫,不只是为了看她,更是为了要考校她,倘若她通不过他的考校,他不会承认她是明冬,也不会再为稹元赐婚,皇帝赐婚可不是儿戏,能一而再再而三。

  “皇上请问。”袁拾春不卑不亢的颔首。当从辜稹元那里得知,皇上要见她,她心里便明白,他这是想亲自试探她是否真是明冬。

  “当年明冬曾说过三个谋士的故事,是哪三个?”当初正是因为听了她所说的这三个谋士的故事,在当年季长欢找上他时,他才会重用他,而后在夺位之争上,便是靠着季长欢为他出谋划策,最后他才得以登基称帝。

  “是张良、孔明和刘伯温。”

  见她竟一字不误的答了出来,辜擎元暗自点头,接着再问:“明冬曾说过,要如何才能让百姓不造反、不作乱?”

  “首先要让百姓能吃得饱,有衣穿,有钱花,有屋住。”

  “你果然是明冬!”辜擎元面露惊喜之色,起身走到她面前,好奇的问:“你快跟朕说说,你究竟是怎么复生的?”

  袁拾春只好将昨天告诉袁氏母子的那番话再说了遍,辜稹元也在一旁仔细倾听着她的遭遇。当她说到她为了他放弃回去的机会,选择留下时,又欣喜又感动的紧握住她的手。

  “……所以我再也不能回去,以后将在这里终老一生。”

  “袁拾春,跪下接旨。”辜擎元突然端起脸来。

  她楞了楞,听命跪下,不明所以的看向他。

  “查,袁拾春品性高洁,事母至孝,足为天下楷模,朕恩准莱阳王择日迎娶袁拾春为妃。”

  听见皇帝亲降谕旨,袁拾春惊讶的望向他。

  袁稹元也惊喜的跪了下来,“多谢皇兄赐婚。”

  辜擎元含笑的嘱咐两人几句,“你们俩几经波折,总算能再厮守,往后要互相扶持、不离不弃,知道吗?”

  “臣弟遵旨。”辜稹元欣然领命。

  “民女遵旨。”袁拾春也微笑领命。

  莱阳王府对外宣称,顾明惠得了急症,暴毙而亡。

  两个月后,莱阳王府再传出喜事,而莱阳王这次要再迎娶的王妃竟又是苏国公新认的一位义女,这消息一传出,引起满京城议论纷纷。

  “这莱阳王是怎么回事,前王妃才逝世不久,他竟又要成亲了!”

  “离奇的是,他这回要娶的竟然又是苏国公认下的义女。”

  “最奇的是,他认的义女竟先后都被莱阳王给看上了。”

  “我听说苏国公这回所认的义女,也同样是平民出身,她与苏国公的掌上明珠苏小姐交好,做了一手好糕点,连苏国公都爱吃,这才认她为义女,后来莱阳王无意间尝了她做的糕点,据说与他那已故的宠妾所做的糕点味道颇为相像,约莫是因此想起了他那早逝的宠妾,才纳她为妃。”

  酒肆饭馆中,莱阳王要再娶妃之事,成为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