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王爷娶错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你想到哪去了,我是想同你说,当初我为报答你的救命之恩,答应跟随你七年,如今这期限,再过两个月就要到了。”

  “噫,这么快吗?哎呀,这样一来,本少爷身边可就缺了个武林高手的跟班。”

  在他眼里他只是个跟班?周随素来面无表情的脸上,隐隐浮现一抹青筋。

  苏越似是浑然没发现自个儿的话惹到他了,兴匆匆接着说:“要不这样吧,你不当我的跟班,就来给我打下手,枭首阁副阁主给你当,你看怎么样?”

  周随赏他一记冷眼,不发一语,扭头就走。

  “哎,周随,你倒是回个话呀。”苏越追了过去,俊秀斯文的脸庞带着狐狸般的笑意。

  “王爷回来了。”顾明惠有些意外他竟会提早回来,但仍满脸欣喜的迎了上去。

  不过回应她的不再是他宽厚的怀抱,而是充满暴怒的一巴掌。那毫不留情的一巴掌将她打得摔跌在地,嘴角流出血红,她满眼惊愕的望住他。

  “王爷?!”她接着发现,他看向她的目光不再温柔呵宠,而是凶暴狠戾得仿佛要噬人。

  “本王问你,你可知道‘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这两句诗?”

  “我不记得了。”她泪盈于睫,泫然欲泣道:“难道王爷是因为妾身仍记不起以前的事,所以才发怒打妾身吗?”

  辜稹元见她还在这般作态,憎厌的再朝她狠踹一脚,生生把她的身子给踹得滚了几圈才停下来。

  她趴在地上呕着血,对他突然的转变又怒又惊,不明白为何曾有的百般眷宠,竟会一夕之间荡然无存,她不甘的十指揠抓着地面,撑着疼痛的身子,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泣问:“王爷!妾身做错了什么?”

  “你所犯下的罪,即使本王把你千刀万剐,都消不了本王心头的怒火。”宛如冰霜似的嗓音,透着他掩不住的恨意。

  他那恨意仿佛化成森森利剑一把把的刺向她,令顾明惠心中骇然,霎时间她明白了,脸色瞬间惨白,他之所以从先前那般温柔呵宠,变得这么残酷无情,只可能是一个原因——

  她冒充明冬的事败露了!

  看见他眼中那浓烈得犹如要化为实质的杀意,她惊恐的连连退后,想要逃走。

  可他压根不给她机会,“看来你已知道自己犯了什么大罪!”毫无温度的冰冷嗓音,挟着森然的暴戾之气。

  她惊吓得双腿发软再也站不住,整个人跪到地上,仍试图为自己挣得一线生机,“不是我要冒充明冬姊姊,

  是王爷自个儿认错了人,怪不得我!”

  见她竟把事情怪到他头上,辜稹元神色冷鸶,“本王自个儿认错了人?常四,把东西给她看。”

  “是。”常四将手上包在布巾里血淋淋的首级取出来,扔到她面前。

  顾明惠垂目一看,见竟是一颗人头,惊吓得尖叫出声,“啊——”紧接着发现那竟是陶真的首级,吓得几乎要昏厥过去。

  “陶真竟敢把本王的事泄漏给你,还帮着你买凶一再行刺明冬,这就是他的下场!”辜稹元冷酷的面容,此时阴狠得似是修罗。

  回王府的途中,他先去收拾了陶真。

  当时陶真卜算到了自己的死劫,想要逃走,被常四给抓了回来,死前已亲口招认,是他不小心将先前他欲寻找明冬之事告诉顾明惠,因此才会受她胁迫,不得不帮着她买凶暗杀袁拾春。

  顾明惠绝望的跌坐在地。他知道了、他什么都知道了!

  “倘若你只是冒充明冬,本王或许可以看在明冬的分上,免你一死,但该死的,你竟然一再派人去杀她!当年明冬对你这个妹妹可是照顾有加,你就是这么报答她的?!”辜稹元每一句的指责,都像刀刃一样尖锐的刺向她。

  “我也不想,我也不想的,我从陶叔那里得知王爷要找姊姊,我以为那是绝不可能的事,她早就死了,怎么可能再复生,直到那天,在酒楼里尝到那块枣泥核桃糕,那味道竟与她生前所做一模一样,我吓到了,终于相信也许她是真的复生了,后来,我害怕自己冒充她的事被王爷知道,所以才会……”顾明惠哭喊的认错,“王爷,我知道错了,一夜夫妻百日恩,求您看在明惠这段日子的伺候——”

  辜稹元恨声打断她的话,“你还有脸跟本王提夫妻,本王想娶的从来就只有明冬,而不是你!常四,把她押下去,她派人刺杀明冬几次,就给本王割下几块肉来,没割完不准她死!”

  听见他这般残酷的话,顾明惠骇然的震住,他是要她活生生痛死!

  她满眼怨毒的看向辜稹元,下一瞬,她绝然的一头撞向一旁的柱子,宁愿自绝,也不活着受那罪。

  她头骨登时撞得碎裂,殷红的鲜血染红柱子,整个人缓缓倒卧在血泊中,瞠瞪着的双眼,充满了怨恨不甘……

  她只不过是想要像明冬姊姊一样,也备受王爷的呵宠……她只是想尝尝那种滋味……谁知一尝就上了瘾,再也容不了人来夺走……

  顾明惠一死,辜稹元随即进宫面圣。

  “稹元,是什么事让你这么急着来见朕?”辜擎元本已准备用晚膳,听见内侍通传他有重要的事求见,这才延后用膳,先接见了胞弟。

  “皇兄,我找到明冬了!”轻快的嗓音带着浓烈的欢喜之情。

  辜擎元没好气的沉下脸来,“这事你不是早就告诉过朕了,还娶了那顾明惠为妃吗?”他打扰他用膳,为的就是这事?

  “那贱人不是明冬,她欺骗了我,拾春才是真正的明冬!”提起这件事时,辜稹元的神情仍有些怒气。

  辜擎元皱起眉头,“这是怎么回事,为何又多出一个拾春来?你不会又认错人了吧?”

  “这回绝不会了,拾春真的是明冬,她拥有明冬的所有记忆,她就是明冬!皇兄,你先前说的没错,没有明冬记忆的人,又怎么会是明冬呢,先前都是顾明惠欺骗愚弄了臣弟。”终于与真的明冬相认,辜稹元胸口的喜

  辜擎元听得惊奇不已,“这么说这袁拾春真的是明冬?”

  “没错,皇兄,臣弟要迎娶她为王妃。”

  “你不久前才娶了顾明惠为妃。”辜擎元提醒他这件事。

  “那贱人死了!”

  “她死了?你把她给杀了?”

  “是她心知难逃一死,所以自个儿撞柱而死,让她这么死,真是太便宜她了,我本来打算让常四将她带下去,活活剐了她的肉。”

  听胞弟说出这番凶残的话来,辜擎元头痛的扶额,才娶了没多久的王妃,就这样给他弄死,这百姓会怎么看待这件事?他名声本就不好,这会儿怕是连言官都要进言参他一笔。

  “你真是让朕不知道该怎么说你才好,你才大婚不久,这王妃就死了,你说百姓会怎么在背后议论这事?”

  “他们怎么议论,臣弟不在乎,终于找到真正的明冬,臣弟要娶她为妻。”辜稹元执着道。

  “你呀,怎么净是给朕出难题、找麻烦!”

  辜稹元屈膝朝他跪下,生平第一次对他软言央求,“皇兄,臣弟这生只要她一个,求皇兄成全。”

  “你、你——”辜擎元想狠狠痛斥他一顿,但见他对明冬痴情一片,也不忍再苛责,无奈的叹息一声,“你明日把她带进宫来,朕要亲自确认她是否真是明冬。”为了不让胞弟再错认,这回他要亲自试探对方。

  已得知前因后果的袁氏母子见他来了,明白分开一年多的两人,定是有许多话想说,非常识趣的自动回避。

  “王爷怎么这么快又来了?”袁拾春料到他会再来,只是没料到他会来得这么快。分别一年多,看着眼前那张俊美的面容,往日两人之间的点点滴滴涌上心头,她的眼神柔得似水,胸口一片热烫。

  他迫不及待告诉她,“我方才进宫告诉皇兄,我要娶你为妻。”以后她就能名正言顺的留在他身边,再也不能离开他。

  “你把我的事告诉皇上了?”她没想到他会这么急不可待的去见了皇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