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王爷娶错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袁康氏惊惶的屈膝跪下,替女儿求情,“王爷,求您饶了拾春吧,她一年多前昏迷不醒,直到两三个月前才醒来,脑子还有些糊涂,不是存心想冒犯您的。”

  她这话让辜稹元神色遽变,霍然站起身,“你说什么,她一年多前昏迷不醒,直到两三个月前才醒来?”

  见他愀然变色,袁康氏惊恐的抖着嗓音回道:“民、民妇不敢欺骗王爷,确实如此,街坊邻居都知道这事。”

  辜稹元回头,一把将袁拾春拽到跟前,语气急切的问:“你老实告诉本王,这些糕点你究竟打哪学来的?”

  “就是在民女昏迷不醒的那段时间,梦里有人教我做那些糕点。”她打死不松口,依然这么说。

  辜稹元抬起她的脸,目不转瞬的望向她那双眼,那眼里隐含着怨慰和委屈,就像当年,他强纳她为妾时一样。早在先前第一次见到她时,他就发现了,只是当时没多想。

  他心绪澎湃的翻腾着,犹如巨风刮过掀起的海浪,“本王问你,‘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这诗句你是打哪听来的?”她拦下他轿子那天,曾吟过这两句诗,常四派人去查过,查无这两句诗的出处,换言之,这两句诗就如同他所想,应也是出自明冬所来的那个异界,就像她以前所说的那些故事一样。

  “也是我梦见的。”她以为他早忘了,没想到他还记得这诗句。

  “你梦见的那人……可是叫明冬?!”他两眼紧紧盯着她。

  “我不知道。”听见他说出这个以前的名字,袁拾春垂下眼。

  “王爷认错人了。”她淡淡否认,此时再相认又能如何,他已娶了别人为妻。

  为逼她承认,辜稹元说出证据,“你会所有明冬生前会做的糕点,你知道‘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你还敢咬本王,这世上只有明冬才敢这么大胆,你还不承认你就是明冬吗?”

  她会做那些糕点,知道那诗句,这表示她拥有明冬的记忆,能拥有明冬的记忆,除了明冬还有谁,可他不明白她为何不肯承认?急着想与她相认的心情,像烈火烹油般炽烫。

  闻言,常四震惊的望住袁拾春。

  袁氏母子也为他的话惊得目瞪口呆。

  她死咬着不认,“民女不明白王爷在说什么?那些糕点是民女得梦中仙女所教,那两句诗也一样。”

  见她坚持不肯承认自己就是明冬,辜稹元蓦地抓起她的手,先是狠狠咬了一口,再舔着她的手指。

  她吓了一跳,想把手指抽回却不得,羞恼得脱口而出,“辜稹元,你是狗吗,怎么又咬人又舔人?”

  他松开嘴,但仍牢牢的攒着她的手不放,两眼紧紧盯住她,“你还不承认你是明冬,这世上胆敢直呼本王名讳,还骂本王是狗,就只有明冬。”一模一样的话,在他还是九皇子时她便说过了。

  “我……”在他咄咄的逼视下,她也想起那年她为他烤了一个蛋糕,剥了一块喂他时,他便曾像刚才那般,先咬了她的手,再舔吮她的手指,而当时她骂的,就是适才骂他的那几句话。

  他不让她再否认,斩钉截铁道:“你就是明冬!”这次他相信他绝不会再认错人,滔天的喜悦撞击着他的胸口。

  “啊,我明白了,原来这就是王妃非要杀死拾春的理由!”一直在门外偷听的苏越脱口而出。

  他命令手下把李贤和那些地痞流氓送走后,便带着周随过来袁家,哪里晓得他们一到,就瞧见莱阳王在屋里头,还来不及惊讶是什么事把这尊大神给刮来袁家,接着就看见拾春咬了莱阳王。

  他惊得下巴差点没掉下来,接着听见的事更让他一时没忍住心中所想,脱口说了出来。

  哎呀,知道了这个惊人的秘密,他会不会被莱阳王给灭口?

  听见苏越的话,辜稹元霍地看向他,脸色凶狠,“你说什么,谁想杀她?!”

  那凶戾的眼神令苏越感到危险,颈后寒毛直竖,连忙说出整件事的前因后果。

  “先前一再有人派杀手来暗杀拾春姑娘,我受我家小妹所托,派人来保护她,拾春姑娘这才能安然无恙的活到现在。”末了,他不忘再提了下自个儿的功劳,“对了,就在方才,拾春姑娘的前未婚夫还被人买通,想谋害她,也是我机警救了拾春姑娘。”

  他这番话里,透露出了两件令辜稹元惊怒的事,她竟有未婚夫,还有,竟有人想杀死她。

  “你方才说是谁想杀她?”适才他没听清楚苏越说的人是谁。

  苏越也不直接说出来,刻意扯了几个人的名字,想让他自己去猜,“是陶真听了顾永顺的指使,买通李贤,要谋害拾春姑娘。”

  辜稹元震怒,“陶真!他好大的狗胆,胆敢对本王的明冬下手!还有这顾永顺是谁?”他一时忘了这顾永顺正是他的大舅子。

  “王爷,顾永顺是王妃的兄长。”一旁的常四出声提醒他,刚才苏越脱口而出的那句话,他听得一清二楚,当下便明白,这件事的幕后主使者是顾明惠。倘若这袁姑娘真是明冬夫人,那么顾明惠就有杀她灭口的动机了。

  一个是没有明冬夫人生前的记忆,只知道她一些生活习惯和喜好;一个则是拥有明冬夫人记忆的人,哪个才是真正的明冬夫人,一目了然。

  只是也不知这顾明惠是怎么发现袁姑娘就是明冬夫人,以及她先前又是如何得知王爷在寻找明冬夫人的事,而借机冒充。

  “是她!”辜稹元盛怒中,一掌拍向桌几,摆在上头的茶水和糕点,跟着被拍垮的桌面而摔了下去,“顾明惠,你先欺骗了本王,还想杀害明冬,我饶不了你!”袁拾春就是明冬,那么欲买凶杀她的幕后主使者是谁,已不问自明。

  思及这两三个月来遭她蒙骗,对她百般的呵宠,他恨不得把她碎尸万段。

  “常四,去给本王把那个贱妇给拖来!”辜稹元话刚出口便接着想起,不论如何,这顾明惠总是明冬的妹妹,不好当着她的面处死她妹妹,因此再改口道:“等等,这事等本王回去再收拾她。”

  苏越见事情已水落石出,心忖是否该趁机溜之大吉,但又禁不住好奇,想继续把这场好戏看完,且他此时心中也委实好奇极了,这袁拾春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变成了明冬夫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