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王爷娶错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竟有这事!”听完后,袁维震惊于妹妹竟已前后遭遇几次追杀,“发生这种事,你为何没告诉大哥?”

  “我怕你和娘担心,且也不知对方究竟是谁,我原是打算,等找到那幕后主使之人再告诉大哥。”

  心疼妹妹竟一个人承受了这件事,袁维轻斥了她几句,“咱们是一家人,往后再发生什么事,都要告诉大哥,别再自己一个人扛着。”他接着慎重叮嘱她,“在还没找到那幕后主使者之前,你暂时留在家里,别再出门。”

  袁拾春有些犹豫,“可我还要给那些酒楼饭馆送糕点过去。”为了自身的安危,她也不想出门,可糕点总要有人送,娘年纪大了,加上先前又病了一场,她不放心让她去送。

  袁维立即道:“我来送。”

  两人怕母亲担忧,商量后,还是决定暂时不将这事告诉母亲,对于自个儿代妹妹去送糕点的事,袁维是这么跟母亲说的——

  “拾春到底是个黄花大闺女,老是出门送糕点也不好,以后还是我来送吧。”

  因此这几日,袁维一从王府下了工后,便赶回来替妹妹送糕点到各个酒楼饭馆去。

  这日他刚要出门就见有个小孩送来封信,指名要交给妹妹,他赶着出门,也没多问是谁让那孩子来送信,把信交给妹妹后,提着糕点便离开。

  袁拾春想不出来会是谁写信给她,好奇的拆开来看。

  “怎么,拾春,那信是谁写给你的?”袁康氏坐在一旁,帮着女儿将做好的饼,用油纸每十块一包的包装起来。当年丈夫仍未过世前,袁家的日子还算过得去,曾送女儿去念过几年的私塾,因此女儿跟她大哥一样识字。

  看完信,袁拾春脸色有些古怪,“这信是李贤写给我的。”

  听女儿提起这人,袁康氏不悦的皱起眉,“他都娶了别人,还写信给你做什么?”

  “什么不得已的苦衷,我看他分明就是贪图那张家有钱,这才毁了与你的婚约,迎娶张家女儿,你别理他,把信撕了。”袁康氏不想让女儿去见那薄幸之人,不论是什么原因,他如今都已另娶,就不该再来纠缠女儿。

  “嗯,娘放心,我不会去见他。”袁拾春虽觉这事似是另有内情,但仍听从母亲的话把信给撕了,好让她安心。不管李贤是不是真的有什么苦衷,她一点兴趣也没有,原主已死,此人与她毫无关系。

  然而没想到翌日,他又再让人送了封信过来,信里表示,要亲手将当年两家定下婚约时的信物交还给她,同时也要拿回他们李家给的信物。

  袁康氏得知后,气得啐了声,“原来这就是他想见你的目的,想要拿回当初的信物,他想要,让他自个儿亲自上门来拿。”

  “他说他有愧于咱们家,更没脸见娘,若我肯亲自拿给他,他也会把当初咱们给李家的信物归还给咱们。”总而言之,这李贤就是非见她一面不可。

  袁康氏犹豫了下,最后仍是不让她去见李贤,“别管他,那信物值不了多少钱,你别再去见那个负心汉。”

  “好,听娘的。”袁拾春顺从的答应。

  这日过午之后,苏越与苏宓一块过来取糕点时,袁拾春趁着母亲在午睡,将这件事告诉他们兄妹。

  “我总觉得这李贤一再约我相见,似乎别有目的。”

  闻言,苏越玩味的道:“正好,我此次来找你,也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可是买凶杀我的人有眉目了?”平时都是苏宓过来找她,这次苏越也来了,因此她猜测,事情应是有进展

  “是有点眉目了。”苏越颔首后,先把陶真先前买了枭首阁的杀手,欲取她性命之事告诉她,接着说:“我怀疑陶真背后另有主使他之人,便让人暗中盯着他,结果发现,有一人前后去找了他数次。”

  “那人是谁?”

  “他叫顾永顺。”

  “顾永顺?”袁拾春觉得这名字有些耳熟,稍加思索,便想起他是顾家的长子,明冬和明惠的大哥。

  苏越接着问她,“你可知道,这顾永顺是谁?”

  袁拾春摇头,佯作不知。以她现在的身分,不该认得他。

  正坐在一旁吃着饼的苏宓,闻言出声道:“我知道,他是莱阳王妃的兄长,先前曾住在咱们苏府一段时日,人看起来挺老实的。”

  “我没见过他。”先前去苏府,她确实都不曾见过顾永顺。

  “你去苏府都是去后宅,自是没见过他。”苏越接着往下说:“就在昨天,这顾永顺又去找了陶真,两人在屋里密谈后,陶真便去找了李贤,也不知同他说了什么。”这些都是他派去监视陶真的人传回来的消息,且他的手下也很快查到李贤是袁拾春以前的未婚夫。

  “陶真去找李贤,难道就是他唆使李贤写信约我出去?”袁拾春仔细将苏越所说的话前后想了想,发现这事似乎与顾永顺脱不了干系。

  苏宓纳闷的问:“你们一直在说的这李贤到底是谁?”方才三哥说的那些事,她在来此之前完全不知,三哥没告诉过她。

  “他曾是我的未婚夫,后来毁约,另外娶了别的女人为妻。”袁拾春简单告诉她这件事。

  听完,苏宓替她抱屈,“这男人真可恶,他既然与你有婚约,岂可毁约另娶。”

  苏越则笑道:“拾春没嫁他是她走运,那男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他最近迷恋上一个青楼花娘,为那花娘花光祖产,竟要媳妇回娘家拿钱给他花用,他媳妇不肯,便把她给打得鼻青脸肿。”这李贤平日的作为,他手下也查得一清二楚。

  “这种男人以后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幸好你没嫁给他。”苏宓拍了拍袁拾春的肩,安慰她。

  袁拾春心中微暖,接着忍不住替原主感到遗憾,她当初竟为了这样的人而自尽。

  望向袁拾春,苏越忖道:“近来我派人暗中保护你,陶真找来的人没机会对你下手,怕是因此才想利用李贤把你约出去,再伺机对你动手。”

  听到这里,苏宓连忙拉住袁拾春的手,劝阻她,“拾春,你可别上当去见那李贤。”

  苏越的看法却是与小妹不同,“我倒是觉得她非去不可。”

  “为什么?”苏宓不明所以。

  “咱们正好可以顺藤摸瓜,逮住他。”

  “然后押着他去找陶真对质吗?”抓住这人,那陶真就不能抵赖了。

  苏越摇头,“陶真不是整件事的主使者,他顶多只能算是帮凶。”在得知顾永顺几次去见陶真后,他心中便隐约明白,真正想杀袁拾春的人怕是顾永顺的妹妹顾明惠,因为只凭顾永顺怕是指使不了陶真。

  但他不明白的是,顾明惠为何非置袁拾春于死地不可?这其中是否另有什么隐情?

  “三少爷的意思是说,幕后的主使者是顾永顺?”可她与顾永顺并没有什么冤仇,他为何要杀她?何况她现在是袁拾春,并非明冬,顾永顺压根就不认识她。

  “有些事我尚无法确定,待你明天去见了李贤再说。你放心,我会安排人手暗中保护你。”这次他也会亲自前往。

  翌日,袁拾春举步朝与李贤相约的静心寺走去。

  这静心寺位于城中的东南方,据说两年前静心寺的住持被徒弟给杀死分尸,那凶残的手段令百姓闻之骇然,使得到静心寺上香的香客减少许多。

  走了约莫两刻钟,来到静心寺,袁拾春左右张望,瞧见有个男人朝她快步走来,那男人的长相就跟她先前沉睡不醒时,在原主的记忆里看见的人一样,面貌英俊,身量高痩。

  这人应当就是李贤。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