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王爷娶错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你的意思是说,有人指使他,要他买凶杀了袁拾春?”

  “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其他的可能。”

  苏越颔首,“这倒不是没可能,问题是,那幕后主使者是谁?”

  这事李盘也回答不出,不过想起在调查陶真时,查到的另一件事,便说道:“对了,我们在调查陶真时,发现一件事,莱阳王在两、三个月前,曾去找过陶真。”

  “莱阳王找陶真做什么?”苏越闻言有些意外。

  “陶真是个术士,会不会是找他卜算什么事?”李盘猜测。

  “你这么一提,我倒是想起一件事来,当初皇上查抄陈国舅家的时候,在那里发现敬王遗失多年的一本祖传奇书《镜光宝鉴》,归还给敬王后,敬王又再将这书献给了朝廷,听说这书最后落入莱阳王手里。”

  听到这里,李盘便意会过来,“莫非莱阳王拿了这本宝鉴去找陶真,但他想做什么?”

  苏越再想起另一件事,“差不多也是在两、三个月前,顾明惠来了京城,结果也不知为何,就突然得了莱阳王的宠爱,甚至不顾两人的身分,娶她为妃。”他抬指摩娑着下颚,玩味的寻思着,“你说这两件事之间会不会有什么关联?”

  他忽然思及,莱阳王大婚前,他曾和小妹一块跟着顾明惠去蛇园看那条白蟒蛇,当时他便察觉到莱阳王与顾明惠之间有些怪异之处,那时莱阳王竟对顾明惠说“不要再离开我”。

  之后,他指着笼子里的白蛇,又对她道:“你回来后,没再来看过白娘子吧,你瞧,它比起之前又长大了一圈。”

  顾明惠当时摇首说:“王爷,我不记得它以前有多大。”

  然后莱阳王说:“这白娘子是你看着长大,它似乎认得你,以前每回见你过来看它,它都会朝你爬过来。”

  想到这里,苏越猛然一惊,难不成莱阳王竟是把顾明惠当成了明冬夫人,而顾明惠当时的神态和语气,似乎也并不以为怪。

  想到这里,苏越吩咐李盘,“你去探探陶真的口风,看看当时莱阳王究竟是为了什么事去找他。”

  辜稹元日落时分抵达寅州,在一家客栈里落脚,用过晚膳后,小二送来热水,再送来一小碟糕点,脸上堆着笑,哈着腰说道:“爷,这糕点是咱们掌柜送给您试吃的,倘若您觉得这味道还合口味,咱们店里有贩售,您吩咐小的一声,小的就给您送来。”

  常四接过糕点,摆摆手让他退下,看向手里那碟被切成几片的糕点,微讶的噫了一声。

  辜稹元看向他,“怎么了?”常四性子素来沉稳,鲜少有事情能让他露出讶异的表情。

  常四将糕点端过去,回答道:“这糕点看着竟像明冬夫人生前做过的凤梨酥和杏仁糖酥。”明冬夫人以前常做糕点,他和赵魁都有幸能尝到。

  辜稹元看向那碟糕点,见那样子确实像明冬以前所做的,抬起手想要拿块来尝尝,常四谨慎的出声。

  “王爷,先让属下试试有没有毒。”小二送来的这糕点,太像明冬夫人生前所做,让他心生疑虑。拿出银针试了无毒之后,这才将糕点递过去,“王爷请尝。”

  辜稹元捻起一片凤梨酥送进嘴里,尝了后,他眸里闪过一抹诧异,“这味道竟与明冬做的一模一样!”他再尝了块杏仁糖酥,吃完后,他惊讶的站起身,“这味道也与明冬做的一样。”一个相似还可能是巧合,但这两种糕点味道都一样就离奇了。

  “常四,你也尝尝。”辜稹元吩咐道。

  常四取了剩下的凤梨酥和杏仁糖酥尝了,脸上露出同样吃惊的表情。

  “确实与明冬夫人做的味道很相似。”他忖道:“会不会是有人把明冬夫人的配方给外流了?”

  辜稹元当即交代他,“把那小二叫来,让他再送些过来。”

  常四吩咐守在外头的侍卫,命他去向小二传话。

  小二很快各送了一包凤梨酥和杏仁糖酥过来。

  “客官,您要的糕点给您送过来了。”

  “小二,这凤梨酥和杏仁糖酥是打哪来的?”常四出声问道。

  “噫,客官,您怎么知道这两种糕点叫凤梨酥和杏仁糖酥?”他记得他适才没说呀。

  常四面色一沉,“回答我的话。”他武功极高,散发出来的气势令小二一凛。

  小二赶紧老实回答道:“这是我们东家从京城里的一家饭馆带回来的。”

  “那饭馆叫什么名字?”

  “好像是叫和乐。”

  见小二不很确定,常四吩咐他,“去把你东家叫来。”

  那东家是个五十开外的男人,两鬓都斑白了,瘦长的脸上带着笑,走了进来。

  “听说贵客找在下,不知有何事?”

  常四打量了眼东家,“我家主子问你,这凤梨酥和杏仁糖酥是打哪来的?”

  “老朽日前去京城,在一家叫乐和的饭馆里尝到这两种糕点,觉得滋味不错,因此便买了些回来贩售,不知这两种糕点有什么问题?”东家一眼就看出这对主仆身分不凡,怕是京城里来的贵人,不敢得罪,恭敬的回答。

  “乐和饭馆?那你可知道这糕点是出自何人之手?”辜稹元追问。

  “是谁做的老朽就不知了,恐怕得去问问那家饭馆的人,老朽还在那里尝到一种叫蛋糕的糕点,可惜那种蛋糕不能久放,因此没带回来。”

  他这话一出,常四惊讶的看向自家主子,这家饭馆竟然连蛋糕都有。

  以前明冬夫人在世时,常会为王爷烤蛋糕吃。

  东家不明白自个儿说错了什么,怎么这主仆闻言,竟全都变了脸色。

  常四接着仔细问了那东家乐和饭馆位于何处,须臾后,见再问不出什么有用消息,才让他退下。

  常四沉吟道:“王爷,这事有些不太寻常,怎么那小小一家饭馆,竟会有明冬夫人生前做过的那些糕点?”他接着臆测,“会是王府里的厨子擅自把夫人的这些配方给流出去吗?”

  辜稹元垂眸盯着小二再送来的那两包凤梨酥和杏仁糖酥,不仅味道,就连大小也与明冬生前所做一样。

  辜稹元尝了块凤梨酥,吃在嘴里的滋味,几乎就像是明冬所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