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王爷娶错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三少爷他能查得到吗?”她想起那个看起来有些轻浮的苏越,她也是前阵子送糕点来苏家时,才得知她前次遭人追杀时遇见的那名男子,正是苏宓的三哥,苏家三少爷。

  “哎,你可别小看我三哥,他这人看起来不太正经,但消息可灵通着呢,只要他想知道的事,没有查不到的。”

  “你三哥这么厉害!”

  提起三哥,苏宓一脸骄傲,“可不是,我们苏家几次都是靠着他才能度过难关。就说六年前先皇驾崩,诸皇子陷入混乱的夺位之争时,最后也是三哥剖析了各方的势力,劝我爹支持当时的六皇子,如今的皇上,苏家才能在几波汰换朝中势力的纷争中,屹立不摇。”这几年,有不少曾经的百年世家、王公贵戚,在皇上除弊革新的政策中落马倒下,就连跋扈傲慢不可一世的陈国舅一家,也被皇上给连根拔除。”

  “只是我与三少爷不相熟,这么麻烦三少爷妥当吗?”她有些犹豫,她不过是个平民百姓,也不知这位三少爷愿不愿意花心思替她调查这事。

  “我三哥也喜欢你做的糕点,你先前昏迷那几日,咱们府里的糕点吃完,三哥天天追着我问,你什么时候再“那就有劳苏小姐。”袁拾春温言请托。

  “跟我客气什么,咱们是朋友。”说也奇怪,她觉得每次与这袁拾春闲聊时,都有种奇怪的感觉,就如同先前的明冬夫人一样,让她觉得愉快自在。

  “对了,今日是苏小姐的生辰,我特地为您做了个蛋糕,可方才在逃跑时,不知是否有碰坏。”袁拾春从提篮里取出那个为她做的蛋糕,幸好蛋糕大致上没怎么损坏。

  看着蛋糕上头抹着果酱,还摆了些果干和蜜渍的红黑枣,苏宓眼睛一亮,迫不及待的催促她,“看起来很好吃,拾春,你快切一块给我尝尝。”

  “要不要帮你插上蜡烛,等你许完愿再切?”

  苏宓一阵莫名,“我是过生辰又不是过忌日,插什么蜡烛?”

  袁拾春这才想起,这里只有在忌日时,才会在祭拜的供品上插上香,再点燃烛火,召请过世的祖先前来享用祭品,连忙解释,“这是我以前听个海外来的商人说的,在他们那里,生辰时都会在蛋糕上插上蜡烛,再许愿。”

  “真是奇怪的习俗。咱们这儿不兴这一套,你快切一块给我。”

  袁拾春笑着替她切了块蛋糕,拿碟子盛了,递过去给她。

  苏宓拿起汤勺,挖了口抹着果酱的蛋糕送进嘴里,那好吃得让她两眼发亮,几口就吃完,将碟子递给她,“再来一块,要大块点。”

  不久,整个蛋糕被她给吃掉大半个,吃得她肚皮都撑了,还意犹未尽的舔舔嘴。

  袁拾春离开后,苏越刚好给小妹送生辰礼物过来,瞧见摆在桌案上的蛋糕,嗅闻到那上头散发出来的甜香味,出声问:“这是什么?”

  她得意的道:“是拾春特意给我做的生辰蛋糕。”

  “拾春那丫头做的,那味道定是不错,我尝尝。”苏越动手切了块。

  见状,苏宓不舍的想阻止他,“哎,三哥,你别切那么大块。”

  “这整个蛋糕都被你吃了一大半,你还吃不够吗?”苏越瞅见妹妹一脸舍不得,他笑着刻意狠狠切下一大块,舀了一小口送进嘴里,松软的蛋糕配着香甜的果酱,让他忍不住三两口便把碟子上的那块蛋糕吃完,又再切了一块。

  苏宓见状急了,抢过仅剩的一块,护食道:“三哥,这块是我的,你不准再吃。”

  “亏三哥特地来给你送生辰礼物,连块蛋糕都舍不得给三哥吃。”苏越佯怒的晃着手里拿着要送她的礼物。

  苏宓连忙堆起笑,讨好道:“要不我让拾春再帮我做一个,分一半给你。对了,三哥,拾春她今天过来时,在路上遭人追杀,听说前阵子也发生过一次,你帮拾春查查,究竟是谁想杀她,否则万一她真出事,以后咱们就吃不到她做的糕点了。”

  “噫,她又被人追杀吗?”苏越有些意外。

  “怎么,三哥你知道这事?”

  “她上回遭人追杀时,刚好撞上我,那杀手因此逃走了。”苏越解释。

  闻言,苏宓想起之前听袁拾春提过,三哥曾帮过她一个忙,原来指的是这件事,她纳闷的问:“拾春她又没

  “这事我会帮她查查,你转告她,待事成之后,她可得做个像这样的蛋糕谢我。”苏越提出条件。

  “知道啦,多谢三哥。”

  “当初出钱买凶杀袁拾春的人是陶真,咱们阁里的杀手,先后出手三次都未能得手,李盘因此依规矩退回酬金,不再接这桩买卖。可袁拾春又再遭人追杀,你看这幕后主使者,会不会仍是陶真?”

  枭首阁里,苏越坐在书房的桌案后,长指转动着手里的一只玉杯,思忖的问着站在他身旁的周随。

  京城里没几个人知晓,这专门收钱替人买命的枭首阁,幕后的主人竟是苏国公府的三少爷。

  “袁拾春平日并无与他人结怨,应当没这么多人想杀她。”周随那张端正的面容上一如往常,面无表情。这袁拾春能逃过第三次追杀,还是因为他们的缘故。

  “你也说她一个弱质女子,并未与人结怨,那这陶真为何要买凶杀她?”苏越再提出一个疑点。

  这枭首阁是苏越在七年前成立,当年他刚成亲,结果新婚妻子竟在成亲当夜趁乱跑了。她不想嫁给他,他也不想娶她,因此暗中帮了她一把,让她得以顺利逃走。

  之后他得到消息,她与情夫私奔,但不到半年,两人带走的钱财用罄,那情夫竟移情别恋,想攀附当地一名富家女,两人为此争执,那情夫因此杀死了她。

  尽管当初他是被迫娶她,但他这人素来怜香惜玉,且无论如何,她总是他名义上的妻子,因此他前去为她报仇,收拾了那负心的男人。

  在得知周随是江湖人后,他遂利用周随在江湖中的势力,成立这座收人钱财,替人买命的枭首阁,过一把江湖瘾。

  “可要派人去查一查陶真?”周随问。

  “嗯,你让李盘派人去查查这事。”苏越颔首,接着思量这陶真是个术士,他和袁拾春之间有什么仇怨,竟能让他不惜花钱买凶,想要袁拾春的命?

  翌日,李盘亲自前来回复苏越。

  “阁主,我派人调查后,发现陶真与那袁拾春并无仇怨,甚至在此之前,他也没见过袁拾春。”他原本并没有把苏越这个公子哥放在眼里,当年他之所以加入枭首阁,是看在周随的面子上。

  数年前周随曾有恩于他,因此才会在周随的招揽下,来到枭首阁,替他管理阁里的大小事。后来他发现苏越此人并不像他外表看起来那般是个纨裤子弟,城府深沉,又有见地谋略,处事有分寸,这才渐渐让他对他心悦诚服。

  苏越提出疑问,“那他为何要买凶杀袁拾春,难不成他嫌自个儿的银子太多,所以才想买凶随便杀人?”

  李盘沉吟道:“这事我也不得其解,唯一的可能是,他是替人办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