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王爷娶错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见她话里似是透着丝怨慰,看向他的眼神也带着抹怨嗔,辜稹元细看她几眼,想起几日前的事。

  “原来是你。”那天她哭得满脸都是泪,让他一时没认出她来。方才虽已听常四禀告,知晓她是遭人追杀,才会拦下他的轿辇,他仍刻意开口喝斥她,“你好大的胆子,胆敢冲撞本王的座轿。”此女自上次一见,便给他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异感觉,今日再见,那感觉仍在。

  袁拾春怔怔望着他,她换了一副身躯,再世为人,再站在他面前,两人却如陌路人,相见不相识。

  是当初情太浅,爱太薄,还是因为已移了情、变了心,所以才认不出改容换面的她?

  她隐下心痛,朝他行了一礼,“民女无状,冒犯王爷,还请王爷念在民女是遭人追杀所致,原谅民女。”

  见她告罪认错,辜稹元摆摆手,也没再追究,他素来不是爱管闲事之人,然而此时望着她,却忍不住问:“光天化日之下,是何人追杀你?”

  “民女也不知。”她垂下眼,轻摇螓首。

  “你不知道是何人追杀你?”辜稹元怀疑她是不想说,上次遇见,她受了牵连,遭人挟持,这次却是遭人追杀,见她接连两次厄运临身,莫名勾起他本就少得可怜的恻隐之心,“既然本王撞见了,你大可明言,本王或许可为你做主。”

  她再次摇首,“民女未曾与人结怨,故而也不知是何人想置民女于死地。”

  见她似是真的不知,辜稹元正想再进一步细问时,她福了个身,“民女告退。”不等他允许,便径自离去。

  她不敢待太久,她怕会抑制不住自己酸楚的情绪,怕自己会忍不住像个被人抛弃的怨妇,满脸怨嗔的责问他,为何移情别恋另娶他人。

  情已逝,再多的责问不过徒然,且当初留下是她自己做的决定,与人无关,怨不得谁,他也从未允诺过要等她。

  转身离开时,她失落的喃喃低吟两句诗,“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她不待他恩准便离去,他本该治她一个无礼之罪,然而听见她的喃喃低语,他怔楞了下,望住她的背影疑惑的皱起了眉。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他记得这诗句,明冬当年在为他说那个嫦娥的故事时曾经提过,可她怎么会知晓这两句诗?

  见自家主子一直注视着那女子离去的方向,常四出声问:“王爷,这女子莫非有什么不对劲之处吗?”

  辜稹元没回答,吩咐道:“回去后派人调查,‘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这两句诗是出自何人之手。”他心忖或许是出自哪个文人之手,所以连个陌生的女子都会吟念,但下一瞬又陡然想到,这大行王朝里并没有嫦娥的说法。

  那么适才那女子是从何得知这诗句?

  常四没有多问,恭敬的应了声,“是。”

  明日便要启程前往寅州,此事辜稹元也没空再细想,赶着回王府见妻子。

  回到王府,顾明惠笑吟吟的迎了出来。

  “王爷回来啦。”

  “这……”略一迟疑,顾明惠婉拒了,“王爷是到寅州办事,带妾身同去,怕会耽误王爷办正事,妾身还是留在府里,等王爷回来。”她打算趁这机会,赶在他回来之前解决掉袁拾春,以免夜长梦多。

  他颔首,“也好,本王会尽快赶回来。”

  入夜前,常四前来禀告他,“王爷,属下派人四下查问,也亲自前去拜访几位大儒,无人听说过‘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两句诗,因此查不到是何人所做。”

  “没人听过?”辜稹元轩眉微皱,忖道:“这诗句是明冬生前吟念过,既然没人听过,白日里拦下我座轿的那丫头,又是从何得知?”

  “这……”常四对此也答不上话来,“可要属下派人去把那姑娘给找来问个清楚?”虽不知对方是何人,家住何处,但她在那一带出没,只要让画师绘下她的肖像,便能在附近打听她的下落。

  “王爷要找什么姑娘?”顾明惠端着碗甜汤进来,听见常四的话,随口问了句。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辜稹元心念一动,当着她的面吟念这两句诗。

  顾明惠不明所以的望住他,“王爷在说什么?”

  见她依然没有记起什么,辜稹元不禁有些失望,但不想她因此自责,便摆摆手表示,“没什么。”接着看向常四交代道:“今日晚了,找人的事回来再说吧。”

  “是。”常四躬身退下。

  望向辜稹元,顾明惠柔声启口,“王爷适才所说,可是又与我以前有关?”

  她偎靠在他怀里,神色幽幽,“可惜我还是什么都没能记起来,王爷可否同我说说这件事。”知道越多明冬姊姊以前的事,她才能越好在他面前扮演好明冬姊姊的身分。

  她那幽柔的眼神就仿佛在那个大雪纷飞的日子里,他陪着明冬一块在窗边赏月时,她对他说了嫦娥奔月的故事后,吟念着那两句诗的眼神。

  当时明冬怕已得知自个儿时日不多才会那般,可恨他竟全未发觉,以致……只来得及赶回去见她最后一面。

  忆起往事,即使已找到了明冬,他仍难忍心痛,涩然开口,“那年雪下得格外大,你想赏月,我陪着你走到窗边……后来,你便念了那两句诗……”

  凝望着遗忘所有事情的她,他忽然有种陌生感,不知怎地,眼前竟浮现一双含着怨慰委屈的眼神。

  因先遭人追杀,又再巧遇辜稹元,让袁拾春一路心神不定的来到苏府,由于苏宓与她交好,她直接被带到苏宓的院子里。

  她暂时无心去想,为何又有人来追杀她,她不过是一个小老百姓,是谁这么大手笔,一再花钱买凶要杀她?

  此时她一颗心全都在辜稹元身上,先前离开时,她吟了那两句诗,她曾告诉他嫦娥的故事,也说过那两句诗,在离去时脱口念出,下意识的仍盼望他能认出她来。

  可他无动于衷,他移了情、变了心,或许也把她说过的那个嫦娥的故事给忘了,也许……他连明冬也忘了。

  “拾春、拾春……”苏宓走进小厅,见她兀自发着楞,也不知在想什么,连她来了都不知道,抬手在她面前挥了挥。

  袁拾春这才回过神来,看向她,“苏小姐。”

  “你方才在想什么,想得那么入神,我喊了你好几声,你都没听见。”苏宓关心的问。她很喜欢她做的糕点,进而也很喜欢袁拾春这个人,两人身分虽不同,私心里却已把她当成朋友看待。

  “我……”她没说出遇上辜稹元的事,只把来的路上遭人追杀之事告诉她,“我实在想不明白,究竟是谁一再买凶来杀我。”她把上回遭到追杀的事一块告诉她。

  听完她的话,苏宓很替她担心,“这事可不能掉以轻心,这先后两次,你是好运才逃过一劫,下回可就难说了。”她思忖了下,接着说道:“要不我让三哥帮你查查,究竟是谁想害你?”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