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王爷娶错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大胆的直呼王爷的名讳,你不要命了是吗?”另一名侍卫狠狠踹了她一脚,她不想要命,可也别连累他们。

  袁拾春趴伏在地上,眼睁睁看着辜稹元骑着马从她眼前离开,明明近在咫尺,却远如天涯,相见不能相认,那一声一声的喜乐声仿佛敲在她心上的哀乐,每一声都震痛了她的心。

  等迎亲队伍离开,那两名侍卫放开她,见她泪流满面,不禁也有几分心软,离开前告诫她道:“王爷大婚可不是你能来闹的,快走吧,你再不走,别怪咱们不客气,将你抓进牢里关押起来。”

  她慢慢爬起身,辜稹元适才那春风如意、满脸喜色的表情,深深的烙进她的脑海里,久久不去。

  拖着脚步回到袁家后,体力不支的她大病一场,她发着高烧,还不断呓语着,“……我为你留下来,你为什么娶了别人……为什么……才一年多你就忘了我……为什么……”

  袁康氏见状忧心忡忡,“听见王爷大婚,拾春像疯了似的往外跑,回来后又病倒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袁维忖道:“娘,会不会是王爷的大婚刺激到拾春,让她想起李贤毁婚另娶的事,所以才会这般?”

  想起女儿先前便是因为李贤毁婚另娶而服毒自尽,袁康氏满脸愁容。“我看等拾春这病好了之后,再请媒婆给她找个合适的对象,也好让她忘了李贤的事。”

  袁维颔首道:“若不是李贤毁婚另娶,原本拾春去年就该出嫁了。”

  “维儿,今年若是给拾春谈亲事,你的亲事就得再往后延,你不会怪娘吧?”

  袁康氏歉疚的看着儿子。

  本来这双儿女的婚事她都盘算好了,可偏偏一年多前女儿出了事,花光了家底,也花光她为儿子存的那笔准备用来讨媳妇的钱。

  所幸这几个月靠着拾春做糕点,赚了些银子,她原是想,若是再存上几个月,便够给儿子娶亲,等儿子的婚事定下后,再来谈女儿的。

  袁维体谅的道:“娘,我的婚事不急,还是先给拾春找婆家吧,等有了夫家,兴许她这心结便能解开。”

  王府喜筵上,坐满了朝中三品以上的大臣和王公贵戚,亲自前来为胞弟主婚的皇帝已提前一步离开,没了那尊大佛压着,宾客们都放松下来,享用着丰盛的酒菜,有不少人端着酒杯跑去向新郎官敬酒。

  换了平时,辜稹元才懒得搭理他们,但今天是他大喜之日,他终于迎娶了挚爱之人为妻,满心欢喜,因此来者不拒,一杯接着一杯饮下宾客们敬贺的酒。

  “今晚本王高兴,所有人都给本王放开肚皮尽情吃喝,不醉不归。”

  “不醉不归。”见素来阴晴不定的莱阳王此时这般豪气,底下的宾客也开心应诺。

  半晌后,辜稹元回到喜房时已醺然半醉,他难得好脾气地任由喜婆摆弄,进行着一连串繁琐的仪式,最后与顾明惠喝下交杯酒,喜婆这才与一干仆妇丫鬟退下。

  他兴高采烈的抱着顾明惠一口一句的喊着,“明冬、明冬,咱们终于大婚了,你成了本王的王妃,高不高兴?”

  顾明惠羞涩的轻点螓首。

  他醉眼朦胧的望住眼前那张清丽美艳的脸庞,忽然皴起眉,发现那张脸不是他心心念念的那张圆润的脸庞,不悦的推开了她。

  “你是谁?明冬呢,你把她藏到哪里去了?”他四处找着,从桌案底下一直找到床底下,“明冬、明冬,你在哪里……快出来,别同本王玩了,再不出来,本王要生气了。”

  见他竟然醉得连她都认不得,顾明惠眉心微蹙,掐紧了手上捏着的一条红色丝绢。

  四处找不着心爱之人,辜稹元神色狠戾的猛然掐住顾明惠的颈子,“你快把明冬交出来,否则本王杀了你!”

  被他凶狠的勒住颈子,顾明惠脸色涨红、惊惶的扳着他的手,“王、王爷,我就是明冬啊,您快放手!”

  他松开手,凑到她眼前,仔细端详着她的面容,暴怒道:“明冬才不是长这模样,你休想欺骗本王!”

  惊见他又要抬手掐她时,顾明惠慌张的提醒他,“王爷忘了吗,明冬已经死了,但又复生变成了我。”

  “是这样吗?”辜稹元眯起醉眼,歪着脑袋想了想,似是想起了这件事,整个人神色一柔,再次拥抱住她,“没错,本王想起来,你就是明冬,本王好不容易才找到的明冬,明冬……”喃喃唤着深爱之人的名字,他整个人趴在她身上,醉死过去。

  顾明惠抬手扶住他,神情晦涩的盯着他那张俊美的脸庞。

  明冬、明冬,即使醉成这样,他心里记得的仍是以前那个明冬,无视于今晚妆扮得清艳绝伦的她……

  想起先前在苏府见到的袁拾春,她眸光掠过一抹厉色。

  “……上回我已同你提过,枭首阁的杀手出手三次都杀不了她,已退回了这桩买卖。”

  趁着莱阳王妃回苏国公府省亲,陶真乔装成顾明惠的舅父,在她大哥的掩护下混了进来,此时两人就在一间屋子里密谈。

  一年多前,父亲过世,她返乡奔丧,原打算过了丧期之后再回王府,不想却收到明冬姊姊病殁的消息,随着这消息传来的,还有莱阳王因为她的死,盛怒之下,斩杀了伺候她的十几名下人。

  她担心自己回去也会遭到波及,遂没再回王府。

  就在两个多月前,小弟跌断腿,娘为了给小弟看大夫,打起明冬姊姊生前那些首饰的主意,让她回王府去拿几件首饰回来变卖。

  她心忖明冬姊姊都死去一年多,王爷这怒气应当也消得差不多,进了京后,心中又有几分担忧,遂想先去找世叔陶真卜算一下此行的吉凶。

  不想来到陶真住处附近,意外瞧见莱阳王从陶真住处离开,好奇之下,她进去问了陶真这事。

  陶真当时正得意着自个儿运用先前看过的那本《镜光宝鉴》上记载的术法,为莱阳王卜算出他欲寻找之人的下落,一时口快,将事情的原委告诉她——

  “莱阳王来找我,是让我为他已故的爱妾,卜算她如今的下落。”

  “明冬姊姊不是已死了吗?”她闻言讶道。

  “哎,这你就不知道了,这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他的爱妾虽然外表是你的明冬姊姊,却又不全然是。听王爷说,这明冬夫人乃异世之人,意外来到咱们这里,如今她肉身虽死,但魂魄则回到了她原本的世界去了,王爷想找她,故而来问我要如何才能找到她。”他桴着下颔的胡子,得意洋洋说着这事。

  闻言,她惊异得不敢置信。“竟有这种离奇的事!那陶叔可算到,王爷要如何才能找到明冬姊姊?”

  “根据我推算的结果,莱阳王的爱妾应就在他身边不远。”

  她被他的话弄糊涂了,“这是什么意思,陶叔你不是说,明冬姊姊她是异世之人,已回到异世去了?”

  陶真忖道:“怕是她没能回去,又如先前一样,魂魄附身到了某个人身上。”

  她想起适才瞥见莱阳王离开时步履匆促,似是赶着要去办什么事,臆测道:“所以王爷刚才行色匆匆,是为了要赶回去找明冬姊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