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王爷娶错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下人很快送来饭菜,她没什么胃口,只吃了几口便吃不下。

  “怎么吃这么少,再多吃些。”辜稹元皴起眉,替她挟了几道菜,要她吃完。

  她勉强塞进嘴里,囫囵吞枣的咽了下去,见他还要帮她挟菜,她连忙出声阻止他,“我真吃不了,你看我整日躺在床上也没怎么动,吃不了这么多,我们去赏月吧。”

  见她是真吃不下,辜稹元也没再逼她,拥着她走到窗边,丫鬟已搬来两把椅子,他扶她坐下,让丫鬟将窗子推开。

  屋外冷风呼呼的刮进屋里,明冬冷得缩起脸,偎入他怀里。

  辜稹元搂着她劝道:“天气冷,要不等哪天天气好些再来赏月。”

  明冬轻摇螓首,她恐怕没办法陪他再多看几次月亮了。

  “难得我今天有心情,就今天吧。”她偎靠着他,眸光望向高挂在寒夜星空中的那弯弦月。“外头的月亮好美,弯弯的,像个勾子。”

  在辜稹元眼里,这月亮一年到头都是相同的,并不觉得今晚的月亮比往常美,他只觉得她今天有些异样,对他格外的亲近。

  望着那弯月牙,明冬想起一个故事,“在我的故乡那里,有一个古老的神话故事,说这月亮上有一座广寒宫,上头住着一个仙女名叫嫦娥,她偷吃了丈夫的长生不老药,这才飞升到月亮上头。”

  他替她拢了拢大氅的前襟,随口问:“她为什么要偷吃丈夫的长生不老药?”

  “她的丈夫名叫后羿,当时天上忽然出现十颗太阳,大地都要被这十颗太阳给烤焦,后羿是个神射手,他看见百姓们被这突然出现的十颗太阳给害得民不聊生,田地里的作物也都被晒干,决定拯救世人,于是拿着他的弓箭,将那些多出来的太阳一颗一颗射下来,最后只留下一颗。”

  “他拿的是什么弓箭,竟能射下太阳?”这些年来她给他讲了不少故事,都是这里不曾听过的。

  “他用的弓箭是天神送给他的神弓,所以才能射下太阳。”回答了句,明冬接着说:“后羿立下如此大功,解救了百姓,于是在百姓拥戴下,他成为国王,没想到这后羿当上国王之后,竟傲慢自大,开始施行暴政,百姓被那些苛政给残害得民不聊生。”说到这里,她抬眸望着他,问道:“王爷可还记得,当年先皇驾崩,当今皇上准备参与夺位之争时,我说要收服百姓的心,首先要做到哪几件事?”

  “让百姓有饭吃,有衣穿,有地方住,有钱花。”她说的话他都记得,皇兄登基后,首先施行的便是减轻傜役赋税,另外再将朝廷闲置的土地拨给百姓,让他们有土地可以耕作。

  “没错,只要填饱人民的肚子,人民就不会造反。”没想到他还记得她当年说的话,明冬欣慰的笑了笑,接着再往下说。

  “可这后羿成为国王之后,却不体察百姓疾苦,甚至为了要长生不老,永远当国王,劳师动众的派人到昆仑山,去向王母娘娘求取长生不老药,几经辛苦,终于把药求到了,嫦娥担心后羿吃下这长生不老药,会变本加厉的推行暴政,于是便找了个机会,偷走后羿的长生不老药服下,没想她的身子就这么飘起来,一路往月亮飞去,成了广寒宫的仙女。”

  听完,素来习惯在她故事里找碴的辜稹元说道:“那嫦娥真蠢,若是当初让那后羿服下长生不老药,后羿飞天成仙后,百姓不也能得救吗?”

  明冬默然一瞬,笑出声,“那嫦娥服药前,怕是不知道她会直接飞到月亮上,要是事先知道,她大概就不会偷吃那长生不老药。”她接着喃喃吟出两句诗,“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吟完便困得靠在他怀里。

  辜稹元抱起她,走回床榻,小心将她放到榻上,他睡在她身侧,拉起被褥将两人盖上,见她闭着眼似是睡着了,他抬起手抚摸着她僬悴的面容。

  她的亲近令他欣喜,但是不知为何,他心头隐隐笼罩着一抹不安,仿佛将要发生什么事。

  因此翌日一早,他再召来太医,为她仔细诊过。

  太医发现她的脉象比起前两日又更微弱几分,为她换了帖药。

  太医离开后,明冬拽了拽辜稹元的衣袖,提议道:“王爷,外头没雪,咱们出去打雪仗。”

  辜稹元轻斥,“这么冷的天打什么雪仗,你还嫌自个儿的身子不够虚弱吗?”

  她比昨日更憔悴苍白的脸色,让他无法答应,“不成,太冷了,等你好了再说。”

  “要不王爷帮我堆个雪人,一个就好。”她摇着他的手央求着。

  他受不了她这般软语央求,没坚持住退让了,“好吧。”

  他是答应了她,却不让她出去,只让她坐在窗边,而他就在窗前的空地上,用着这几日下的积雪帮她做雪人。

  他在窗外堆雪人,她身上披着件墨色大氅,趴在窗边,一边教着他要怎么做。

  “你先堆出一个大圆球,再捏个小圆球放上去……不是那样……这样不行,球要堆圆一点才会像啦……”

  外头辜稹元弯着腰抓起地上的雪,手脚有些笨拙,被她一直纠正,他有些不耐烦的轻斥了句,“你再啰嗦,本王就不做了。”

  见他堂堂一个王爷,手忙脚乱在外头为她堆着雪人,明冬噗哧笑了出声,“要不我给王爷说个故事好了。”她嗓音轻轻响起——

  “从前有一个女子,收了一个少年当徒弟,他们之间日久生情,彼此相爱,可他们的师徒之恋不被当地的人接受,男子的亲人想办法要拆散两人。两师徒经历了一番波折,最后少年与他师父在一次意外中了毒,少年的毒还有解药可解,可他师父已毒入经脉,无药可解。少年对他师父一往情深,生死相许,他师父为了让徒儿活下去,便在一处悬崖前的石壁上刻下一些字,与他相约十六年后再见,便纵身跳下悬崖。”说到这里,她注视着他,眼神里充满了依恋。

  杨过与小龙女分离十六年还能再相见,但她与他……怕是再无相见那一日了。

  听她没再往下说,他抬头望向她问,“后来呢?”

  她轻轻一笑,再往下说:“那徒弟的伯母怕他想不开,便依照他师父留下的话,配合的编出了个世外高人来,骗他说他师父是被那高人带去驱毒,要十六年后才能治好回来。”

  “那徒弟真的相信了?”他一边问,一边拿了一团雪在手里揉捏成棍状,塞到雪人的脸上当鼻子。

  “石壁上是他师父亲手刻下的字,他师父从没欺骗过他,他因此信了。十六年后,他终于得知那高人的事是他伯母编出来骗他,他来到当年石壁旁的悬崖边,王爷猜,他最后有没有跳下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