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王爷娶错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应当不会吧,拾春提过苏府的人待她极好,那日拾春在苏府突然倒下,还是苏小姐亲自送她回来,我瞧苏小姐也很关心拾春,还留下来陪着拾春好半晌才走,这两日也天天上门来看她。”苏宓送拾春回来时,曾把事情的经过详细告诉他们,她脸上的关心之情不似作伪。

  袁维再说道:“大夫不是说,也许是她先前服毒自尽时,那些毒药没有拔除干净,让咱们再给她服几帖清毒的药试试看。”

  袁康氏沉重的叹息,“希望老天保佑,让拾春能早日醒来。”见女儿脸上沁出了不少汗,她去拧了条湿巾子,给女儿擦着脸。

  此时的袁拾春陷在过去的回忆里——

  “怎么又要喝药?”明冬躺在床榻上,看见侍女送来汤药,整张脸皱了起来。

  “太医说您这是旧疾复发,得喝十天半个月的药才成。”那侍女笑着回答。

  “我哪有什么旧疾,只是有些胸闷,不小心昏过去而已。”她轻声抱怨,因寒冷将两只手紧紧缩在被褥里,

  “您昏过去那会儿,可把王爷吓得变了脸色呢。”回想起那日王爷可怕的脸色,那侍女还有些胆颤心惊,“太医说是您当年替王爷挨了那剑伤到根底,这几年又没好好调养身子,心气虚弱,血行不足,脾胃又失调,加上这会儿天冷,血脉一时之间紧缩,才会这般。”说到这儿,那侍女温言软语劝道:“夫人还是快把药喝了吧,才能早点好起来。”

  不想让下人难做,明冬认命的从被褥里伸出手来,捏着鼻子饮下汤药,喝完苦得她吐着粉舌,吩咐侍女,“快拿一块饼给我。”

  那侍女笑着捧来一碟饼给她,这饼是夫人先前自个儿做的,加了桂圆肉。

  吃了块桂圆饼,总算略略消除嘴里的苦味,明冬眉头舒展开来。

  “明冬姊姊,我帮你缝了副手套,你试试合不合手,不合的话我再拿去改。”

  顾明惠从房外走进来,手里捧着一副浅紫色手套,清丽的脸庞上带着抹温婉微笑,将那副手套递过去给她。

  “这么快做好了,我试试。”明冬接过,准备戴上时,觑见手腕上那串辜稹元先前特地为她求来的一串黑檀木佛珠,她轻轻摸了摸那黑得发亮的佛珠,想起那天他为她戴上时,明明是关心她,却用着霸道的语气命令她,“以后不许再给本王生病。”

  她有些哭笑不得,“这种事哪由得了我?”

  “等你这回病好了,以后跟着本王练武,身子就会健朗起来。”

  “王爷饶了我吧,我都这把年纪,骨头硬邦邦的练不了武了。”

  “别想贪懒,本王会教你简单的招式。”

  她明白她这次突然昏倒吓到他了,她一开始也并不以为意,只以为是天气太冷,一时适应不了所致。

  可这两日,冥冥中,她隐隐有种感觉,这副身子身上的元气仿佛已将耗尽,等最后一丝元气散尽,这副身子便将彻底死去。

  可这种话她不敢告诉任何人,尤其是辜稹元。

  收回眼神,她缓缓将冻僵的十根手指头塞进那副绣着几朵白梅的手套里,摊开手掌瞧了瞧,朝妹妹颔首,“大小很合适,辛苦你了,明惠。”

  “明冬姊姊怎么同我这般客气起来,难得能替姊姊做些事,我高兴都还来不及呢。”顾明惠在她床榻边坐下,眉心微颦,露出一抹关切,“我明早便要回去给爹奔丧,希望回来时明冬姊姊这病已痊愈。”

  “可惜我病了,没办法跟你一道回去送爹最后一程,你回去路上小心些。”明冬接着吩咐侍女拿一百两银子给妹妹做盘缠及安家费后,整个人再缩回被褥里。

  疲惫的阖上眼前,她朝侍女吩咐了声,“我想睡会儿,王爷回来再叫我。”

  “是。”服侍她的侍女应了声。

  等明冬再醒来时,已入夜,睁开眼,就瞧见辜稹元坐在床榻旁。

  “王爷回来了,怎么不叫我?”她坐起身。

  见她冷得瑟缩着身子,辜稹元抓起被褥给她仔细盖上。“见你睡得熟,便没叫你。”

  “以后王爷回来,即使我在睡,也要叫醒我。”她越发感觉到,她这不是病,而是气数将尽,这副身子就像是戳破了洞的气球,体内的元气一点一点往外泄,她怕再睡下去,也许会再也见不到他。

  轻扬的眉尾泄露了他在听见她这句话的好心情,“你就这么想见本王?”

  她轻轻颔首,“是啊。”她有种预感,她这副身子怕是撑不了太久,看一眼就少一眼,想到与他之间还有很多事没做过,她忍不住握住他的手,问:“今晚有月亮吗?”

  他将她戴着手套的手包覆在掌心里,“有,怎么,你想看月亮吗?”

  她圆润的脸庞漾开微笑,“我突然想起来,咱们似乎没一块赏过月,今晚一块赏月好不好?”

  “外头很冷,你想赏月,咱们先在窗边赏,等夏天时,再陪你到院子里赏。”

  她轻应着,“好。”掀起被褥要下床,登时冷得打了个寒颤,不过强忍着没缩回被褥里。

  见她冷,辜稹元立即命丫鬟拿来一件大氅,给她密密的裹上,“丫鬟说你还没用晚膳,先吃了再去赏月。”

  “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