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王爷娶错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天气炎热,她和几个苏府的女眷坐在花园的亭子里,一边吃着她今日送来的糯米凉圆,一边听她说故事。

  袁拾春笑道:“苏小姐别急,我这故事还没说完呢。”“这苏东坡回去后,便高兴的告诉他妹妹这事,结果苏小妹听完后,却告诉她哥哥说,你输给佛印大师了还自鸣得意。”

  “噫,他哪里输了?”苏宓纳闷的问。

  其他几个苏府的女眷也好奇的看着袁拾春。

  袁拾春轻笑的往下说:“苏小妹告诉她哥哥,这佛印大师心中有佛,所以看众生皆是佛,可哥哥你心中是牛粪,所以也就把佛印大师看成牛粪,这谁高谁低,自见分晓。苏东坡觉得妹妹说的话有理,遂觉得很羞愧。”

  “哈哈哈,这苏小妹真是聪明,就同我一样。”苏宓听完,得意的说。

  她大嫂宋氏笑道:“是呀,咱们苏家小妹最聪慧,三岁就会识字,太君还曾说若是宓儿是男儿身,只怕能拿个文状元呢。”苏家只有苏宓这个女儿,苏国公和太君都宠着她,她也刻意与小姑交好。

  她二嫂也接腔说:“可不是,听说宓儿不满周岁时就会叫爹呢。”她性子不像大嫂那般圆滑,后来学会凡事跟在兄嫂后头说,大约便不会出错。

  苏宓看出两个嫂子刻意讨好她,觉得无趣,拉着袁拾春再问:“你可还有其他的故事?”她上头有三个兄长,大哥和二哥都已成亲,三哥苏越原也成亲了,可就在他成亲那天,新娘子竟跑了,让他一度成了众人的笑柄,也不知是不是因着这事,这些年来三哥迟迟不肯再成亲。

  “还有一个,也是这苏东坡和佛印大师的故事。”

  “那你快说。”方才听了她说的那个故事,让她对这两人很感兴趣。

  “苏东坡经过上回的事后,深切反省自己,过了一段时日,觉得自己禅定的功夫已足够深,遂写下一首诗——‘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莲。’他写完,觉得这首诗作得真不错,便差了书僮,把诗送去给佛印大师欣赏。那佛印大师看完后,笑了笑,在他送来的诗上写下两个斗大的字送给他,苏姑娘可猜得到,这佛印大师写了什么?”说到这里,袁拾春卖了个关子,望向苏宓问。

  苏宓猜测,“佛印大师修为那么高,定是写了什么好话吧。”

  袁拾春摇头,“佛印大师写的两个字是:放屁。”

  “他堂堂大师,怎么会写出这种不雅的字来?”苏宓一脸错愕。

  “佛印大师这么做自有他的用意。”

  “是什么用意?”苏宓追问。

  “这书僮带回信,苏东坡以为佛印大师这回定会对他诸多赞赏,兴匆匆的打开信,结果看见竟是放屁这两个字,把他气得火冒三丈,立刻渡江去找佛印大师理论。”

  “后来呢,后来呢?”苏宓听得兴起,抓着她直问。

  “佛印大师早料到他会来,锁上门外出去了,不过他在门上头留下一副对联,上头写着:八风吹不动,一屁打过江。”

  听完,苏宓拊掌大笑,“哈哈哈哈,八风吹不动,一屁打过江,这对联写得真妙。”

  其他的女眷也都笑了,凉亭里一片笑声。

  昨日刚住到苏府来,准备在这里出嫁的顾明惠,听见笑声,好奇的询问正领着她熟悉苏府的一名女管事。

  “那是谁在笑?”她望向笑声传来的一座六角凉亭。

  女管事瞧了瞧,恭敬的回答,“听声音似乎是小姐和两位少奶奶。”

  听闻凉亭里的是苏家女眷,顾明惠打算过去与她们寒暄几句,吩咐道:“咱们过去瞧瞧。”

  “是。”女管事不敢违拗她,领着她过去。

  此番随顾明惠同来的还有八个莱阳王府的侍婢,在一群侍婢的簇拥下,她来到凉亭,望向里头的苏府女眷,含笑启口道:“宓妹妹和两位嫂子在这儿说什么,笑得这般开心。”先前来拜见义父时,她已见过苏家两位媳妇。

  见到即将成为莱阳王妃的顾明惠,苏宓的两位嫂子不敢怠慢,急忙起身相迎。

  “咱们在这儿听拾春姑娘说故事呢,今早咱们原是要过去拜见明惠小姐,可刚巧您还未起身。”

  顾明惠再过几日便要嫁给莱阳王,如今她是苏国公的义女,将会从苏府出嫁,因此昨儿个便住进苏府,为出嫁之事做准备。

  昨日莱阳王亲自送她前来苏府,整个苏府上上下下老老少少全都盛情迎接她。

  顾明惠温言解释自己晏起的事,“这些日子为准备婚事,夜里都忙碌到很晚才就寝,今儿个才会晏起了,让嫂子白跑一趟,真是对不住。”

  苏家大嫂热络的回道:“明惠小姐客气了,这大婚前难免忙碌,咱们都是自己人,今后苏家就是您的娘家,有什么事吩咐一声便是。”她的婚事苏家原也全力帮着张罗,不过莱阳王约莫是忧心苏家准备不周,特地再派了一、二十人过来帮忙,倒让他们苏府的人插不上手了。

  “可不是,咱们都是一家人,您可别再这般客气。”苏家二嫂也一脸殷切,顾明惠即将成为莱阳王妃,这苏家上下个个都想与她交好,她也不例外。

  “多谢大嫂、二嫂。”顾明惠温文有礼道谢后,望向苏宓正要开口,瞅见一旁的袁拾春,先前在苏府没见过她,遂出声问:“这位姑娘很面生,不知是哪位?”

  “这位是袁姑娘,袁姑娘擅长做糕点,近日咱们苏府的糕点都是请袁姑娘做的。”苏大嫂殷勤的端起桌上一碟点心递给她,“这就是苏姑娘做的糯米凉圆,外头是用糯米粉做的,里头包着红豆馅,滋味不错,明惠小姐尝尝。”

  听见她姓袁,顾明惠柳眉不着痕迹的轻遵,看向那圆圆小小一颗糯米凉圆,她捻起一颗送入口中,入口后熟悉的滋味在嘴里化开,她抑下心中的骇然,不动声色的看向袁拾春,笑道:“滋味确实不错,不知袁姑娘这些糕点是打哪学来的?”

  她喜吃甜食,因此特地去上了几期烘焙课,但这种事自然不能老实说,她搬出对其他人的说词,回答她,“有些是从糕点铺子偷学来的,有些是自己瞎做的。”

  回答完,她无意间瞥见她戴在手腕上的那串黑檀木珠串,隐约觉得那珠串有些眼熟,不禁多看了几眼。

  陡然之间,脑袋就仿佛火山熔岩炸开,所有掩埋在深处的记忆,全都被翻起来,让她一时承受不住,头痛欲裂。

  “拾春,你怎么了?”一旁的苏宓察觉到她不对劲,连忙问。

  “我、我……”她张嘴想说什么,但头疼得连站都站不稳,来不及开口,整个人便猝不及防的倒下。

  ***

  “这好好的,为什么会又昏过去呢?”袁康氏坐在床榻旁,看着已昏迷三日的女儿,难过的抹着眼泪。

  女儿前阵子好不容易苏醒过来,以往任性的她变得懂事又孝顺,她既欣慰又高兴,谁知道好日子才过没多久,又……

  “娘别太忧心,兴许妹妹很快就能醒来。”袁维神色凝重的出言安慰母亲。

  这段时间妹妹尽心照顾母亲,又帮着他分担家计,着实让他肩头上的担子轻松不少,如今又像一年多前那般无知无觉的不醒人事,让他心疼又着急。

  袁康氏突然思及一个可能,神色陡变的抓着儿子的手,“维儿,你说拾春会不会是在苏府时遭人给害了,否则她好端端的出门,怎么会回来时却变成这副样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