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王爷娶错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他隐隐觉得这其中似乎漏掉了一段重要的事。

  辜稹元拥着顾明惠,指着笼子里的白蛇跟她说:“你回来后,没来看过白娘子吧,你瞧,它比起之前又长大了一圈。”

  她朝他浅浅一笑,轻摇螓首,“王爷,我不记得它以前有多大。”

  思及她还未想起以前的事,辜稹元眼里掠过一丝黯然,告诉她以前的事,“这白娘子是你看着长大,它似乎认得你,以前每回见你过来看它,它都会朝你爬过来。”

  “是吗?”顾明惠神色茫然的望着那条还缠绕在假山上的白色蟒蛇。

  思及一事,辜稹元将戴在手腕上的一串黑檀木佛珠摘下,给顾明惠戴上。

  顾明惠不解的望着他,“王爷,这是……”

  “这串黑檀木佛珠原是本王替明冬向法华寺的云来大师求来,明冬一直戴着,直到她……”接下去的事,辜稹元没说,即便已找到明冬,他仍然难以面对她那时死去的事。

  当时在咽下最后一口气前,她摘下这串佛珠递给他,“唉漏服油,对不起,我没办法再陪着你,以后就由这串佛珠代替我陪你……”

  他直到不久前才得知“唉漏服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那时的他又喜又悲。

  对于他未竟的话,顾明惠也没再追问,含笑道:“多谢王爷,我一定会好好珍惜这串佛珠。”

  辜稹元爱宠的牵握起她的手,“走吧,几套头面首饰已做好,你去瞧瞧喜不喜欢,若是不满意,本王再让他们重新做。”

  苏氏兄妹默默跟在后头,苏宓有些不满的瞪着辜稹元和顾明惠的背影,明冬夫人生前,他不肯立她为王妃,她死了,竟把她的遗物送给她妹妹,她忍不住为明冬夫人感到不值。

  由于枣泥核桃糕前阵子卖了些银子,袁拾春特地请人帮她打造了只平底锅和盖子,这里虽没有烤箱,但用平底锅也可以代替烤箱,只要把火候掌握好,就可以用来烤蛋糕和做面包。

  最近她便用平底锅烤了老婆饼、蛋黄酥和一些蛋糕,分别送到大哥为她谈好的几个饭馆酒楼和茶铺去寄卖。

  生意还不错,这才一个多月的时间,扣掉饭馆、酒楼的抽成,她净赚大约五两银子,比起大哥一个月的薪俸都还要多,她高兴的去找大夫给娘开调补身子的药,一拿到药方,便跑去抓了半个月的药,每天炖给娘吃。

  还打算给大哥存老婆本,当初为了她,花光了袁家的家底,那些钱是娘原本存着要给大哥娶妻用的,钱没了,大哥自然没办法娶老婆。

  在现代,二十二岁还年轻,但这大行王朝的人,一般男子通常二十岁左右就会婚娶,女子则差不多在十六七岁出嫁。

  大哥都二十二岁,早该成亲了。

  送做好的老婆饼前往春余酒楼的路上,袁拾春一路上想着这些杂七杂八的琐事。

  “孟叔,我带了老婆饼过来,总共有三十个,麻烦您点点。”她另外再塞了两个给他。

  袁拾春做的糕点一向可口,那约莫五十岁的老帐房高兴的收下,接过提篮,很快清点完,就在这时,进来了三个姑娘。

  穿着一身粉色绣荷花衣裙的苏宓走过来,好奇的伸手拿了枚老婆饼看,“噫,这是什么?”她边问,边动手打开外头包着的油纸。

  “这是老婆饼。”袁拾春回答她。

  苏宓看见油纸里包着一枚白色的圆形醉饼,随口再问了句,“好吃吗?”

  “姑娘可以尝尝看。”袁拾春微笑的应了句。

  苏宓见那饼似乎很可口,张嘴吃了一口,觉得滋味不错,很快把手上那圆形的酥饼吃完,指着提篮里剩下的老婆饼说:“味道不错,这些我全要了。”

  “好咧,苏小姐是要小的派人给您送到苏府去,还是您要自个儿带回去?”老帐房堆着笑脸问。

  “用不着送到苏府,我自个儿带走。”她刚好要去探望一个朋友,可以送些过去。“对了,上回那枣泥核桃糕可还有?”

  “剩下的今儿个全被买走了。”老帐房摇头。

  “那明儿个你让人送五斤到苏府去。”她来这里,正是为了买那枣泥核桃糕。

  “好咧。”老帐房存了个心思,没告诉苏宓,那枣泥核桃糕正是此时站在一旁的袁拾春所做,通过酒楼转卖。

  苏宓身旁的一个丫头低声对她说了几句话,她看向袁拾春,问:“这些老婆饼可是你做的?”

  “没错,是我做的。”袁拾春心里多少明白,刚才帐房先生为什么没告诉这位苏姑娘,那些枣泥核桃糕是她所做,他没说,她也不好自己开口,但现在是苏姑娘主动问她,她便老实回答。

  得知确实是她所做,苏宓也不啰唆,直接向她下订,“那你回去再多做三十个,送到苏家去。”

  接到这笔订单,袁拾春有些意外,“好,请问姑娘府上是……”适才从帐房先生的话里,她只听出她姓苏。

  “苏国公府。”回了句,苏宓接着好奇的问她,“你这饼为何叫老婆饼?是哪个老婆婆做的吗?”

  “不是,这是以前有一户人家,因为公公生了重病,需要银子治病,那媳妇为此自愿卖身为奴。她的丈夫与她十分恩爱,为赎回妻子,就做出了这种饼来,最后靠着这饼赚了钱,赎回妻子,所以才叫老婆饼。”

  苏宓疑惑的问:“那时他的妻子已经很老了吗?”

  袁拾春这才想起,这里的人没人称妻子叫老婆,只得点头笑了声,“没错,苏姑娘真聪明。”

  被她这么夸赞,苏宓得意的翘起嘴角,“本小姐自然聪明。”她心情一好,又再追加二十个老婆饼,付了银子后,提着一篮子的老婆饼离开。

  苏宓一走,袁拾春连忙向老帐房告罪,“孟叔,适才苏小姐问我,我不好不说。”

  “无妨无妨,你做的糕点确实好吃。”老帐房笑了笑,没怪袁拾春擅自向苏宓透露那老婆饼是她做的,酒楼的贵客多得是,不差苏家这一家,因此他再送给她一个顺水人情,“你明儿个既然要送老婆饼到苏家去,那五斤枣泥核桃糕,就顺便送过去吧。”这是表示苏家的这笔生意,就让给她了。

  袁拾春微微一愣,陡然明白过来他的意思,感激的谢过,“多谢孟叔。”

  老帐房笑着摆摆手,“甭谢,往后再多做些好吃的糕点送来就是。”

  “……有一天,有个叫苏东坡的文人去找一位佛印大师一块坐禅,坐了一会儿,苏东坡便问那佛印大师说,大师瞧我现下这坐禅的姿势像什么?佛印大师就回答他,我瞧施主的样子像是一尊佛,苏东坡听了之后暗自得意,就对佛印大师说,可我瞧大师的坐姿像坨牛粪,那佛印大师也不生气,笑咪咪的双手合十说了声阿弥陀佛。”

  苏宓听到这儿,骂了句,“这苏东坡好坏,竟然说那大师像坨牛粪。”

  袁拾春送了几次糕点来苏家,每次苏家的女眷都很喜欢,遂让她每隔几天便送来一次。

  苏宓因此与她渐渐熟稔起来,偶而遇到她送糕点过来时,便会拉着她说几句话,她曾好奇的问过她那些糕点都用了哪些材料,要怎么做。

  没想到这袁拾春不像别人一样,把这种事捂得死紧,不肯透露,反倒一一详细告诉她作法,以及用了哪些食材,这让她对袁拾春更高看一眼。后来发现袁拾春会说故事,得空时便让袁拾春说些故事给她听,今儿个刚好见到袁拾春送新做的糕点过来,便又拉着人说故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