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王爷娶错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这些嫁妆待惠妹出嫁时,便会一块送到王府来,惠妹瞧瞧可还有欠缺什么,我回头再命人置办。”

  顾明惠接过单子朝他温声道了谢,“义兄、义父为我置办这些嫁妆,怕是费了不少银子,明惠委实无以报答,今后但凡有什么需要明惠做的,请义父和义兄直说无妨。”

  她明白苏国公之所以这么积极,全是为交好辜稹元之故,而有了苏国公义女这个身分,让她在人前算是有个能端上台面的身世,所以她与苏国公不过是各取所需,互惠互利的关系罢了。

  苏越脸上堆起笑容,“欸,既然爹认了你为义女,咱们就是自己人,今后可不要再说这些客套话,爹可是把你当亲生女儿一样,置办这些嫁妆。”这顾明惠与她姊姊明冬夫人圆润的长相不太一样,她一张瓜子脸,面容清丽秀雅,看着让人赏心悦目。

  “哼,假惺惺。”跟着兄长一块过来的苏宓坐在一旁,撇着嘴哼了声,她这话不只暗骂顾明惠,也在骂自个儿的兄长,在她眼里,这两个人都很虚伪。

  这顾明惠虽然长得比她姊姊明冬夫人美艳几分,可她看着就讨厌,她以前曾见过明冬夫人,当时她很嫉妒被莱阳王宠爱的她,因此对明冬夫人语气里有些不敬,可明冬夫人并不以为忤,把她当成妹妹一样拿着吃食哄她,还说了笑话给她听。

  她这人没别的长处,但对方是善意或是恶意相待能够很清楚的察觉,那明冬夫人不像有些人,表面上温柔端方,私下却满肚子坏水。

  她是真不计较她的无礼,还有明冬夫人做的糕点,好吃到现下都还念念不忘。

  幸好最近她在一家酒楼里,再次尝到了跟那时味道相仿的糕点,总算得以解解馋。

  “宓儿,不得无礼。”苏越轻斥了小妹一句。

  苏宓朝他吐了吐舌,“我是在说大哥你,又不是在说明惠姊姊,你紧张什么?”她还没蠢到当着顾明惠的面招惹她。

  “你若是闲着无聊,到那边看鱼去。”苏越担心小妹再说出不得体的话,赶她去赏鱼。

  苏宓没听他的话,跑过去状似亲昵的搂抱着顾明惠的手臂,“我听说王爷养了条大癖蛇,我想去看蛇,明惠姊姊可以带我去吗?”她想知道莱阳王究竟看上这顾明惠哪一点,竟然要迎娶她为莱阳王妃,这待遇连明冬夫人生前都没有,她到死都只是个妾,她忍不住替明冬夫人有些不平。

  “这……”顾明惠本要婉拒,另外找个下人带她过去,不想苏宓径自接着再道。

  “我听说这条蛇是明冬夫人让王爷收留下来的,我很想瞧瞧那蛇究竟长得什么模样,明惠姊姊带我去开开眼界嘛。”苏宓一脸天真无邪的撒娇道,必要的时候,她比谁都会装。

  顾明惠被她缠得脱不了身,又听她提及明冬,只得答应道:“好吧,我带妹妹去看看。”

  她起身,领着苏氏兄妹走往蛇园。

  由于蟒蛇长得十分巨大,辜稹元拨了南侧的一块地方,打造了个巨大的笼子,将蛇养在里头,里面十分宽敞,植了好几株树,还造了一座假山让白蛇攀爬。

  来到蛇园,苏宓隔着笼子,目不转睛的看着整个蛇身缠绕在假山上的白色蟒蛇,惊叹道:“这蛇好大啊!”

  苏宓顾着看那条蟒蛇,没留意到顾明惠离得远远的,脸上露出些许畏惧和嫌恶之色,但细心的苏越注意到了,却也没多想,毕竟泰半的人对蛇都会感到畏惧。

  “明惠姊姊,这条白蛇可有名字?”苏宓回头问她。

  “它的名字——”顾明惠话尚未说完,便有人接腔道。

  “它叫白娘子。”回答这话的人是辜稹元,他刚回府,得知顾明惠领着苏家兄妹到蛇园看蛇,遂也跟着过来。

  听见他的声音,顾明惠转过身,欣喜的叫了声,“王爷回来了。”

  苏家兄妹也连忙朝他施了个礼。“见过王爷。”

  难得能看见莱阳王,苏宓心中高兴,兴匆匆接着再问:“王爷,这条蛇是母的吗?”

  找到了明冬,这段时日辜稹元心情一直不错,回答她,“听养蛇的下人说是公的。”

  “那为何要取名为白娘子?”苏宓好奇的再问。

  “是明冬取的,先前刚养它时,也不知是公是母,明冬见它通身都是白色,就叫它白娘子。”

  当年她给白蛇取这名字时,曾告诉他白娘子与许仙的故事。说完这故事,明冬还曾问他——

  “要是看见我变成蛇,你会活活吓死吗?”

  “本王才不会这么没用。”

  “也是,依王爷的性子,应当会直接拔刀砍死我。”

  “胡说,本王绝不会这么做。”

  她似有些意外,接着恍然大悟,“我知道了,因为王爷不怕蛇。”

  他恼怒她不明白他的心意,“不管你变成什么,本王都不会伤害你。”

  那时听见他的话,她微微一怔,接着踮起脚,在他额心上轻啄了口,向他说了句谢谢。

  回想起往事,辜稹元不自觉的抬手轻轻抚摸着当年被她吻过的额心,失去她的这一年来,他仿佛连心都跟着她一块死了,幸好他又再找回她。

  他忍不住舒臂将顾明惠拥入怀里,喃道:“不要再离开我!”

  顾明惠柔顺的依偎在他怀里,细声回道:“我不会离开王爷。”

  苏氏兄妹看见这一幕,惊讶的相觑一眼。

  亲眼见到他这般宠爱顾明惠,苏宓适才瞧见他的好心情顿时消散,闷闷的低垂下头。

  苏越则玩味的琢磨着辜稹元适才说的那句话——不要再离开我——这意思是她以前曾离开过他,又再回来

  就他打听到的消息,这顾明惠两年多前曾来京城陪伴她姊姊明冬夫人一年的时间,后因父丧返乡奔丧,然后不久明冬夫人便过世,也不知道是不是收到了姊姊去世的消息,还是有其他原因,这一年多来顾明惠没再回来,直到前阵子突然出现,然后莱阳王便奏请皇上为两人赐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