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王爷娶错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先前得知辜稹元命人为顾明惠打造几套头面首饰,苏家刚好得了这枚宝石,遂主动表示,可将这枚罕见的宝石让给他做首饰,但这不表示苏家打算白送给他。

  辜稹元淡淡瞟了他一眼,“本王给的那些聘礼,还不够抵偿这颗宝石吗?”

  那二百一十八抬的聘礼,先前便全都抬进了苏家,这枚宝石虽贵重,但他送的聘礼也价值不菲,足够买上好几枚这样的宝石。

  苏越澄清,“王爷给的那些聘礼,咱们也没全收,还分了一半给顾家,对了,我爹让我问王爷,这大婚那日,顾家那边会有人来吗?”

  “本王会派人去接明冬的母亲和兄长过来,届时他们就暂住在苏府,送她出嫁。”他对顾家人没好印象,本不想看见他们,但不管怎么说,他们总是明惠的亲人,她出嫁,娘家人总得在。

  苏越留意到他话里提的是明冬,而非他要娶的明惠,心中微觉奇怪,他狐疑的忖道,莫非因为两人是姊妹,他这才一时说错吗?

  辜稹元将那枚宝石交给首饰坊的人,吩咐他们打造成首饰后,便出了首饰坊。

  苏越也跟着他离开,热络的朝他再开口道:“王爷这是要回府了吗?我爹吩咐我顺道去探望义妹,让我问问她有没有欠缺什么,叫我给她置办。”

  苏越也快步跟上了马车,似是没听出他话里的嘲弄,笑咪咪道:“哎,我爹只有她这么一个义女,哪能不上心。”当初皇上让苏家认下顾明惠为义女,直把老爹乐得阖不拢嘴,能够藉此同莱阳王攀上关系,这好处可不少。

  他接着再说:“不过我亲妹在得知王爷要娶义妹为妃时,倒是伤心得哭了三天三夜。”

  辜稹元面容俊美,又贵为莱阳王,他小妹在两年前第一眼见到他时,就芳心暗许,但那时辜稹元身边已有明冬夫人,辜稹元为她连王妃也不纳,只专宠她一人,让小妹又羡又妒。

  没想到备受他宠爱的明冬夫人会红颜早逝,她这一死,小妹以为她的机会来了,哪里知道,失去了明冬夫人,辜稹元本就阴晴不定的性情变得更加残暴,杀了不少府中下人。

  爹娘哪里敢让小妹嫁给他,就算他们肯让小妹下嫁,只怕辜稹元也瞧不上她,这段期间,皇上没少劝过他纳妃,都教他拒绝了。

  没想到最后他竟会看上明冬夫人的妹妹。

  瞧他为大婚之事亲力亲为,便可看出他对顾明惠是真的上了心。

  “哭了三天三夜,她怎么没哭瞎?”见他说话这般浮夸,辜稹元讽问。

  苏越笑道:“幸好在瞎掉前,这泪总算让她给哭完了。”哭三天三夜是假,但小妹伤心失望确实是真。

  就在两人回王府途中,另一边,袁拾春捧着脑袋,待剧痛渐渐退去后,紧蹙的眉头才逐渐舒展开来,对脑子里忽然又多出的一段记忆,因为先前已有一次经验,这次倒也没那么惊讶了。

  她转过身时,瞟见站在两步距离外的男子,认出他是方才那位少爷的随从,有些意外。

  “公子有什么事吗?”她不知这人来了多久,适才头痛的模样是不是全被他给瞧见了?

  “三少爷不放心姑娘,命我送姑娘到市集去。”周随端正的脸上,面无表情道。

  她没想到那个看起来有些轻浮的少爷倒也体贴,微笑的婉拒,“不用了,这里离市集已不远,我自己过去就可以了,请代为向你家少爷致谢。”

  “少爷命我送姑娘过去。”周随十分坚持,要完成自家主子的命令。

  见状,她只好接受,“有劳公子了。”

  两人一前一后走往市集,一路上没说一句话,送她来到市集后,周随没多留,转身便离开。

  袁拾春张口要向他道谢,见他理也不理她,扭头就走人,只好摸摸鼻子咽回要说的话,提着篮子走进人来人往的市集里。

  买完菜要回永平坊时,她有些担心会不会再遇上那名杀手,一路上小心翼翼的左顾右盼,一回到袁家,便赶紧拴上大门,拍了拍胸脯。

  这样子正巧被袁康氏瞧见,关切的问她,“拾春,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只是走得有点喘。”娘身子不好,她没敢让她得知自己遭人追杀的事。

  将菜提到灶房,把买回来的菜都收拾好,她回想起之前头疼时,脑子里多出来来的那段记忆。

  里头的人同样是那个叫明冬的女孩和辜稹元。

  这段记忆里,明冬已成了辜稹元的妾。

  她好奇的想知道,后来那明冬出了什么事,为什么她会突然倒下。

  明明不是发生在她身上的事,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她的记忆里,且每次都是在见到辜稹元后,这件事难不成跟辜稹元有什么关系?

  “失手了?你们枭首阁的杀手不是说个个武艺高强,怎么连区区一个弱女子都杀不了?!”屋里,一名蓄着山羊胡子,约莫四十几岁的男人,神色不满的诘问。

  李盘一张福泰的脸仍笑呵呵,没因他的责备而不悦,取出一袋银钱,搁在桌上,好言解释。

  “咱们阁里的杀手身手自然是好的,但那姑娘气运极强,派出去的杀手连续三次刺杀都被她躲过去,依咱们阁里的规矩,下手三次不成,便不会再出手,在下奉阁主之命,特来归还酬金。”这种事自枭首阁成立七年来,鲜少发生,约莫只发生过两、三次。

  “你的意思是说这笔买卖不接了?”男人怒问。

  “没错。”

  “岂有此理,你们都收了我的银子,岂能说罢手就罢手。”男人恼怒道。

  “所以咱们不仅退回酬金,为表歉意,还多加了一成。”李盘仍咧着嘴笑,临走前还不忘为枭首阁拉生意,“这桩买卖虽黄了,不过倘若您还有其他想杀之人,咱们仍很乐意为您效劳。”说完,他随手按了下桌面,起身离开。

  在屋里来回踱步片刻,他提笔写了封信,折成拇指大小,封入一枚蜡球里,吩咐下人去送信。

  锦瑟院是莱阳王府最宽敞最雅致的宅院,同时也是明冬夫人生前的居所,辜稹元先前也一直住在这里,直到前阵子顾明惠住进来,他才搬到旁边的逐风院去。

  虽已认定顾明惠便是明冬,但她失去了过往的记忆,他担心惊吓到她,故而搬了出去,待两人大婚之日才再搬回锦瑟院。

  这日苏越送嫁妆的清单来给顾明惠过目,顾明惠在偏厅见他,两人名义上虽是义兄妹,但到底不是亲兄妹,为了避嫌并没让他进到后院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