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王爷娶错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深夜时分,永平坊家家户户都熄了灯火就寝,只有虫鸣声此起彼落。

  一条人影翻墙进入袁家,落地时,陡然响起一阵凄厉的狗吠声——

  “汪汪汪汪汪——”

  那人没瞧见有条黑狗就睡在院子里,竟不慎踩到它的尾巴,来不及收回脚,他的小脚肚便被那狗给狠狠咬住不放。

  为了脱身,那人恼怒的举起拳头,朝狗脑袋挥去,黑狗吃疼的哀叫一声,松开了嘴,但随即愤怒的对着那打它之人咆哮,“汪汪汪汪汪……”

  袁家和郝家的屋里同时燃起了灯火。

  “黑子怎么叫得这么大声,该不会是进了贼子吧?”郝大娘和袁维分别拿着木棒出来查看。

  这黑狗原是郝家养的,但自袁拾春“醒来”后常常拿吃食喂它,因此它常跑到袁家来串门子,最近由于天气热,郝家院子又堆满杂物,它有时夜里也会跑来睡在袁家院子里。

  那人见惊动了屋里的人,不得不翻墙离去。

  郝大娘比袁维早一步来到院子,她两手一撑,便俐落的翻过两家之间的矮墙,一手举着盏油灯,瞧见黑子对

  她猜测道:“刚才八成是进了贼子,黑子才会吠叫得那么大声,可惜把那贼子给吓跑了,没能逮到他。”

  晚一步出来的袁维纳闷的道:“咱们这儿又没什么可偷的,这贼怎么会闯进来?”

  郝大娘忖道:“说不得那贼子是个新手,不敢去偷那些大户人家,先跑来咱们这儿练练手。”

  两人怎么也想不到,适才不是进了什么贼子,而是来了个欲夺命的杀手。

  袁拾春在睡梦中被狗吠声吵醒,迷迷糊糊间,不知自个儿又逃过一劫。

  晨曦初露,寂静了一晚的永平坊热闹了起来,有人开始升火做饭,有人在管教哭闹的孩子,有人推着板车准备出门做买卖。

  做了早饭,一家三口吃饱,送大哥出门后,袁拾春把家务做完,同母亲说了声,便提着一只菜篮子要出门买菜。

  永平坊来来往往的人,不少都是住在附近的街坊邻居,见到相熟的人,难免都要寒暄个两句,袁拾春同几个婶子打了招呼,出了巷口,拐往去市集的路。

  哪知脚下冷不防绊了颗石子,狼狈地摔了一跤,正要爬起来时,她发现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就插在她身旁几寸之处。

  她一楞,顺着那只握着匕首的手望去,迎上一双冷漠的眼,心头咯噔一声,接着瞅见那人拔起匕首,电光石火之间,明白对方是要杀她,她整个人惊跳起来,以平生最快的速度,拔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大声呼叫

  那杀手没料到方才正要从她背后下手时,她竟会突然跌了一跤,避开了他的杀招,让他暴露了行踪,现在既已露了馅,他索性急追而去,准备一刀将她给杀了。

  这已是他第三次朝她出手,他们杀手楼有个规矩,事不过三,但凡出手三次仍未能得手,意味着老天爷不让这个人死,往后便不能再动手。

  袁拾春回头瞅见那人追了上来,吓得使出所有的力气,夺路奔逃,也顾不得再喊救命。

  危急之际,她爆发惊人的腿力,跑得飞快,但对方追得更快,眼看就要追上她,她吓得心脏都要蹦出来,死命的往前跑,拐弯时,冷不防撞上了人,整个人反弹开来,跌坐在地。

  “哟,我就说今儿一早喜鹊在叫,八成有什么好事,果然出门没多久,就有人对本少爷投怀送抱。”一道含着笑意的嗓音响起。

  “今早那是乌鸦在叫。”跟在他身后一名面容端正,身量高大的随从面无表情的出声纠正他。

  “胡说,本少爷听见的明明是喜鹊叫。”苏越不悦的强辩了句,接着看向跌坐在地的袁拾春,俊秀的脸庞上瞬间堆起笑容,殷切的询问,“哎呀,姑娘可有摔着?”

  “公子,有人想杀我!”袁拾春气喘吁吁的说了句,惊惧的回头看了眼,发现那杀手竟不见了。

  苏越抬眸朝她看的方向瞥去一眼,没瞧见什么可疑的人,瞅了眼跟在身旁的随从,那随从朝他颔首,适才确实有个人追杀这姑娘,在见到他们后,便迅速离去。

  “那人不见了,他刚才拿着把匕首一直追着我,也许是看见有人,所以跑了。”见那杀手没再追上来,袁拾春顿时松了口气。

  他带笑的眼神恣意的将她从头到脚扫了一扫,这小丫头模样清清秀秀,脸上还长了几颗雀斑,不是什么大美人,但瞧着倒也顺眼。

  袁拾春被他扶起后,看向他,这人五官俊秀,但神情看起来有些轻浮,让她忍不住想到“纨裤子弟”这四个字,担心那杀手会再追过来,她略一犹豫,颔首道:“那就有劳公子了,我要去市集买菜。”她刚才逃命时,带出来的菜篮子仍牢牢抓在手里没扔掉。

  苏越笑道:“正好我与人相约之处也在那个方向,姑娘请。”

  “多谢公子。”她心头还吓得怦怦乱跳。

  路上闲着无聊,苏越随口问了句,“姑娘可是与人结了什么仇,才会遭人当街追杀?”

  她轻摇螓首,想不出来是谁想杀她,她并未与人结仇,不过也许这仇是原主先前结下的也说不定。

  见她摇头似是不想说,苏越也没再问下去,接近市集时,苏越瞟见停在前面一家首饰坊前的马车下来了一名男子,连忙对她表示,“我约的人已到,我让周随送姑娘去市集。”

  袁拾春顺着苏越的目光看向辜稹元,眼里闪过一抹惊讶,这人正是先前她在那间花茶铺子前见过的男子。

  忆及上回脑子里多出来的那段记忆,再想起先前大哥曾形容过莱阳王的长相,她忍不住出声求证,“那位可是莱阳王?”

  苏越颔首答道:“没错。”莱阳王大名鼎鼎,京城里见过他的人不算少,他并不意外她知道,他意外的是,她的表情,看起来似乎……有些奇怪。

  又来了!袁拾春强忍着脑袋像要炸开的疼痛,匆匆朝苏越道了声谢后,赶紧走往市集的方向。

  等离开一段距离,这才靠向一面墙壁,拿脑袋撞着墙面,试图缓解那突来的剧痛,一幕幕陌生的记忆,又再凭空出现在她脑海里——

  雕饰华丽的殿宇里,一名穿着绛紫色宫装的宫女,行色匆匆的走在回廊上,瞧见一名太监,急声询问:“赵魁,有见到王爷吗?”

  “王爷在书房里。”回答后,他善意提醒要离开的她,“明冬,王爷心情似乎不太好。”言下之意是,若没什么重要的事,现下最好别去找王爷。

  她停下脚步,蹙眉问:“我听说王爷要纳我为妾,这事是真的吗?”

  瞧见她此刻的脸色,犹豫了下,赵魁颔首,“是有此事。”

  明冬着恼道:“他怎么可以没问过我的意思,就擅自决定这事?”

  “明冬,他是咱们的主子。”主子想做什么,哪里需要征得下人的同意。

  深吸一口气,明冬抑下心头涌起的怒火,“我去找他。”她顾不得他现下心情是好是坏,一心只想尽快见到他,快步朝书房的方向而去。

  赵魁有些担忧的看着她的背影,他看得出来主子很在意明冬,先前明冬为主子挡下刺客那一刀,性命垂危时,主子焦急得衣不解带的日夜守在她身边。

  只是后来也不知发生何事,主子开始浑身透着抹阴戾之气。

  之后六皇子登基称帝,晋封主子为莱阳王,他原以为以明冬的出身,纵使当不了王妃,王爷至少也会给明冬一个侧妃的身分,不想他竟只纳她为妾。

  也怪不得明冬得知此事,会这般气恼。

  来到书房,经守在门口的侍卫通传后,明冬走进书房里,一双眼里满是不忿,开口便道:“我不要当你的妾。”气恼之下,她连敬称也没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