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王爷娶错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嗯,王府不同寻常人家,一应物品全都要最好的,不提后头其他的花销,单是给新娘子置办的首饰、衣物与嫁裳,就足足花费了三万两银子,另外给女方的聘礼,也多达两百一十八抬。”

  袁康氏闻言咋舌,“王爷大婚怕是比起先前国师和平乐侯大婚时花销更多。”

  数月前,国师季长欢与平乐侯欧清晖在皇上撮合下,互相迎娶了对方的妹妹为妻。

  “听说皇上在王爷大婚那日,还会亲临为王爷主婚。”这消息袁维是从王府一个管事那里听来的。

  “这荣宠可不得了,这怕是当今皇上登基以来的头一遭吧。”袁康氏惊诧道。

  能让皇帝亲临主婚,昭示着莱阳王有多得圣宠。

  袁维吃下最后一口包子,说道:“王爷不仅是皇上的亲弟弟,在当年的夺位之争时,还是九皇子的王爷保护皇上躲过数次暗杀,皇上对他的情分自是不同。”

  袁拾春心头猛地一跳,“你说莱阳王是九皇子?”

  “这事全京城都知道,怎么拾春你忘了吗?”袁维不明白小妹为何这么惊讶。

  “这……皇家的事我先前没多留意。”袁拾春抑下心中的讶异,试探的再问:“那皇上是不是排行老六?”

  “没错。”

  得到肯定的答复,袁拾春心中暗自惊疑,难道先前她脑袋里突然多出来的那段记忆,里头的六皇子和九皇子,正是莱阳王辜稹元和现任皇帝?!

  这么一想,她忍不住再问:“大哥,这莱阳王长得什么模样?”

  “王爷生得俊美无俦,那眼睛鼻子和嘴巴,简直像是经过能工巧匠精雕细琢刻出来的,就是肤色苍白了点,尤其在明冬夫人过世后,他脸上更是毫无血色,阴气沉沉。”

  听见他话里提到一个熟悉的人名,袁拾春惊愕的脱口而出,“你说明冬……夫人死了?”

  袁维觉得奇怪,“你不知道这事?”这件事早传得京里人尽皆知。

  袁康氏倒是替女儿不知此事想到了一个理由,“明冬夫人过世前,拾春便出了事,也难怪她不知道。”

  袁维经母亲一提,也想起小妹去年初春,因未婚夫毁婚另娶之事,羞愤自尽的事,这事是发生在明冬夫人过世前一个月。

  接着母子俩对视一眼,担心再提及她未婚夫毁婚之事,会令她想起伤心事,袁维连忙扯开话题。

  “娘、拾春,你们可知道王爷要迎娶的王妃是谁?”

  “听说是明冬夫人的妹子。”袁康氏接着回答。

  “没错,说来也奇怪,先前明惠姑娘在明冬夫人未过世前,曾陪伴明冬夫人一年,那时也没见王爷对这明惠姑娘另眼相看,结果那日她返乡奔丧再回来,王爷竟突然对她百般呵宠,还为了她,特地去请皇上赐婚。”顾明惠突然飞上枝头变凤凰,让王府里的众人暗地里有不少猜疑。

  “也许莱阳王忽然发现,这明惠姑娘才是他的真爱。”袁拾春漫不经心,随口说了句。她心里还在想着,那日她突然头痛,脑袋里莫名其妙多出一段记忆,更离奇的是,那段多出来的记忆里的人,似乎就是莱阳王和皇帝,还有那个已经死掉的明冬夫人。

  袁维觉得小妹的话挺新鲜,笑道:“我倒觉得说不定这明惠姑娘去学了什么邪术,迷惑了王爷呢。”

  一家人再闲聊几句,袁维用完早饭,便赶着去王府做事。

  袁拾春收拾好碗筷,接着拿着几件脏衣服到后院去清洗。在现代用惯洗衣机,刚开始清洗这些衣物时,她有些笨手笨脚,幸好现在是夏天,衣料轻薄,洗起来倒也不难,若是换成冬天,厚重的棉袄怕是没那么容易清洗了。

  她忍不住暗自祈求,盼望老天爷能在入冬前,把她送回去;希望在她回去后,还能再与学长约会。

  她可是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向暗恋四年的学长告白才换来的约会。

  学长文武全才,书念得好,篮球也打得好,对人也彬彬有礼,当初在大学时,可是炙手可热的风云人物,不少女孩都想摘下这株校草。

  但也不知为何,大学四年,学长身边一直没女朋友,没想到毕业后,她应征进入一家公司时,发现两人成了同事,他还是她的上司。

  半个月后,她鼓起勇气用手机录了一段告白传给他,她当时丝毫不敢奢望他会回应她,只是想把自己的心意传达给他,如果他无法接受,她也就能死心的结束这段没有指望的暗恋。

  学妹,这个星期六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慢跑?

  那一整晚,她像在看什么珍宝似的,不断对着那简单的一行字傻笑,学长约她一起去慢跑,这是不是表示他接受了她的心意,所以才会约她。

  那晚,她不停的幻想着以后两人开始交往的情景……

  想到这里,袁拾春叹了口气,回不去,多想什么都没用,她拎起洗干净的衣服,要晾到竹竿上。

  就在她起身时,一枚针状物擦过她手臂,掉落在她适才坐着的井边。

  晾好一件衣物,她弯腰再从木桶里拿取另一件时,又一枚针状暗器从她头顶飞掠而过,坠落在不远处的地上。

  埋伏在院墙外头的杀手见一再失手,准备亲自动手时,与袁家隔着一道矮墙的郝家,传来郝大娘的大嗓门。

  “春丫头,你在晾衣服啊。”随着话落,身量高壮的郝大娘也跟着出现在矮墙那一端。

  袁拾春微笑的应了句,“是啊,刚洗了衣服在晾。”

  “春丫头啊,你前几日做的那叫什么核桃糕的,滋味真不错,咱们家虎子和豹子都爱吃,我家还有剩些核桃,要不你全拿去做了。”似是想起那味道,郝大娘说着,哂了咂嘴。她丈夫在边关,当个不大不小的校尉,平常只有她一个人在家里照顾两个儿子。

  袁拾春一口答应,“好,做好我再给您送些过去。”

  袁拾春浑然不知自个儿托了郝大娘的福,捡回了一条小命。只在事后,在院子里发现那两枚针状物时觉得奇怪,不知打哪来的,却也没多想,丝毫不知有人想要她的小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